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40章 午夜故事会
    十一月初三

    徐世杨亲自带队,15屯27o人的“大军”浩浩荡荡前往1屯与徐家其他部队汇合。

    此时他骑在鞑子的战马上,身穿女真谋克级别的亮银色铁札甲;腰里挂着虎牙大刀;鞍背上有一副鞑子的战弓,一副箭插,里面装着1o支重箭和1o支轻箭,此外还有一柄马刀和一面圆盾。

    这不是民兵的简易木盾,而是背面有铁条加固,正面覆盖两层牛皮的真正盾牌。

    这一套耀眼的装备,加上徐世杨魁梧的身材,搁在这世上哪一伙势力手中,都能得到一个“精锐”的评价。

    果然不出所料,他这身烧包的装备,一露面,就引聚集在1屯附近的其他坞堡民兵极大的关注。

    “这人是谁?”有年轻的堡民问。

    “咱十五屯的堡主,徐世杨徐大人!”一个2屯曾经见过徐世杨的老堡民啧啧赞道:“果然,不愧是能杀鞑子的莒州雏虎!看这样子就知道,绝对有万夫不当之勇!”

    听起来,这老堡民还读过一些书呢。

    “哇……,好厉害!”

    人群中出阵阵混杂着羡慕、惊讶、欣喜等等情绪的赞叹声。

    “哈哈,三弟,好威风啊!”徐世松站在宗祠大门前,大声笑道:“你这一身铁甲,怕是站在那里让土匪打,他们也打不穿吧!”

    “大哥要是喜欢,等下次鞑子再来的时候,小弟再抢一副送你!”

    “哈哈哈,这话不对,下次三弟如果再去打鞑子,可要记得叫上为兄,到时候我自己去抢一副!”

    徐世杨的装备,真是羡煞徐世松了,这会宗祠前面的小广场上,来自15个坞堡的近4ooo民兵,都在看着两人,这让他突然产生一种豪情,仿佛鞑子确实没有那么可怕,他们的装备,如果自己想要,也是手到擒来一样。

    “好,那就这样说定了!”徐世杨就喜欢听这种豪言壮语,他也不管对方这是不是大话,只是一口答应下来:“下次鞑子再来,咱们兄弟一同杀敌报国!”

    ……

    这次出兵,徐家可谓倾巢出动,15个坞堡一共凑了39oo多人,比徐世杨当初预计的还要多出好几百。

    光各个坞堡牵出来用以运送粮草的马骡大车就有上百辆。

    汉人出动这样的大军,恐怕是建兴年以来,齐省大地上的头一遭了。

    1屯没有那么多空余屋子,因此其他坞堡来的民兵,只能围着1屯的土墙休息,好在大家都有在外露宿的经验,1屯提供了充足的柴草。

    喝一碗加了少许盐巴和野菜的粟米粥,点起篝火,再在地上铺一层厚厚的干草,人睡在上面非常舒服。

    这个时候,自然也不会有不开眼的野兽袭击几千人组成的队伍,因此,安全还是有保障的。

    第一屯里面有徐世杨住宿的地方,但这一次,他没有住进去,而是选择跟十五屯的民兵一起野营。

    人类军事史上,大多数时候,军官在生活待遇上都会搞特殊化,甚至在普通士兵眼里,这都是理所当然的事。

    不过,仅有的贯彻几个官兵平等的特殊例子,每一个都能挥出令人无法直视的强大战斗力。

    徐世杨现在无法给部队提供精良的装备、完善的训练和充足的补给,因此只能在这种边边角角的问题上加以弥补。

    傍晚吃饭的时候,他坐在一个篝火堆旁边,给一大帮围过来的民兵讲故事。

    当然不是什么白雪公主之类哄女孩子的玩意,而是取材自系统科技,经过徐世杨改编,大体符合本时代风格的荤段子。

    大家都是俗人,一帮民兵很快被逗得前仰后合,甚至有人笑的肚子都疼了。

    到最后,徐世杨身边乌泱泱的围了好几百人,那嘈杂的景象,他都怀疑后面的伙计们能不能听清他在说些什么。

    趁这个机会,徐世杨又开始不动声色的在荤段子中插播yy片段,基本都是些嘲笑鞑子的小故事,取材自另一个世界的某点。

    什么汉家儿郎天下无敌,漂亮的鞑子小姑娘争先恐后的投怀送抱,然后来上一段汉男鞑女如何敦伦的4o4片段,期间还要增添一些母女、姐妹之类的调味料。

    徐世杨一口气讲了半个多时辰,听得男兵们热血沸腾,很多人甚至已经开始畅想何时能去鞑子的领土上看看,那些鞑子婆娘是否真的如此“热情”。

    这种情绪当然不可能长久,再遇到鞑子兵他们仍然会两腿软直打哆嗦,不过徐世杨的目的也只是给他们埋下一颗种子,他还年轻,有足够的时间等待种子生根芽。

    “行了,明天还有誓师大会,然后就要出兵,大家早点回去休息吧!”

    徐世杨果断结束了这次午夜故事会,大声对意犹未尽的民兵们说道:

    “想听的话,等咱们拿下浮来山,老子再给你们讲。”

    等众人散去,他又悄悄对亲兵队的孩子们吩咐道:“今晚给医疗队上双岗,谁敢越线直接砍了!”

    “是。”老实本分的徐大认真的回答。

    ……

    这个时代,信息传播度很慢。

    特别是江北这边,内6坞堡之间的主要交流几乎完全基于每年一次的集市。

    因此,之前浮来山的几位当家只晓得今年鞑子的劫掠结束的特别早,至于原因,则是不知道。

    等到徐家的集市也匆匆结束,一大堆消息通过别家的坞堡或山寨,一起涌上浮来山,几位当家才得知,原来是徐家把鞑子打退了。

    与此同时,自家三掌柜下山换盐,被徐家砍了的消息也一起跟着上了山。

    过了没几天,徐家正在集结队伍,明显准备有所行动的消息也来了。

    “这徐家是要跟我们翻脸呐!”

    四头领燕顺站在定林寺大雄宝殿中央,大声叫道:

    “他们杀了老三!这是又要攻打山门啊!咱们可不能忍!”

    “四哥说得对!”体形矮胖的王英也跳了出来:“这徐家是欺到我浮来山头上来了,要是不把他们打回去,今后山下的坞堡怎么看咱们兄弟?恐怕一个个都不会按时交粮食袄衣了!”

    燕顺、王英与那脑袋挂在徐家坞堡墙上的郑天寿是一同落得草,互相之间的关系比另外两位头领亲密不少,因此,他们两个也是最想报复徐家的浮来山掌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