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37章 人生大事
    赵琳这次没能达成最重要的目的,但也不是完全空手而归,反正看她那模样,对徐世杨的承诺还是满意的。

    于是她心满意足的走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容嬷嬷,直到赵琳离开,才再次开口:

    “少爷,这姑娘长的挺俊俏。”

    “呵呵,一个没长大的丫头片子。”徐世杨对此不以为然。

    容嬷嬷想了想,感觉这说法也对。

    于是她暗示了另一个目标:

    “这丫头还没长成,以后再说。不过她那个姐姐,叫赵珊的,今年16了,正合适。”

    “容嬷嬷你到底想说啥?”

    “少爷,您快要成丁了。”容嬷嬷低着头,看不清她的表情,不过从语气上来看,谈及这个问题,她非常坚定:“少爷的正妻得找个大户人家的姑娘,您可以先收个小的。”

    ‘晕!怎么这年头都有催婚的?’

    “容嬷嬷,现在不是谈论这种问题的时候!”

    “现在不是,啥时候是?”容嬷嬷摇摇头,人生第一次反对徐世杨的观点:“少爷,您要打仗,这是你们男人的事,老身管不着,但老身知道,战阵之上,刀枪无眼……,老身想,您至少应该先留个后。”

    “呃……。”

    “少爷还是听老身一次吧,这男人,只有成了家,才算真男人,才知道自己创下的偌大家业是为了谁。”容嬷嬷抬起头,直视徐世杨,那气场,居然压的他有些畏缩:“老身已经老了,少爷有了孩子,甭管嫡庶,老身也就可以瞑目,去下面见小姐了。”

    持论甚正,难以反驳啊。

    “这事……,容我再想想吧。”徐世杨下意识想要回避问题。

    “还想什么?少爷这么重视人口,怎么就不先想着给徐家多填几个丁口?”容嬷嬷甚至都有点鄙视徐世杨了:“长房的大哥儿同样还没娶妻,妾都纳了三房了,孩子也有两个,听说小的现在肚子里还有一个,少爷可不能再拖了!”

    实际上,虽然出点不同,但容嬷嬷说的确实是正经道理。

    越是乱世,人口就越重要,值得信任的子侄辈更是重中之重。

    实际上,徐家在这方面就有所欠缺——睦字辈三兄弟,一共只有6个儿子,其中3个还没成年,以至于家里15个坞堡,居然有9个外姓堡主。

    而徐世杨本人,既然已经打定主意要跟这世道刚到底,未来他就要直面盗匪、流民、其他坞堡以及各路鞑子,可以想象,必然会有很多危险的战斗等着他。

    不管成功与否,他都需要一个能被大家承认的接班人,以稳定军心。

    一个没有后代的领袖,会给核心下属一种有可能人死政熄的感觉,非常不利于团结。

    在这种大前提下,徐世杨前世残留的那点,对男女感情的小布尔乔亚思想,实在是不止一晒。

    “行!那就有劳容嬷嬷,给那姑娘说一声,问问她愿不愿意。”

    既然如此,徐世杨决定从善如流。

    感情吗,以后慢慢培养吧。

    “她有什么不愿意的?堡主要她做妾是看得起她!”容嬷嬷不屑的说。

    “不!一定要得到她本人的同意!”这一点,徐世杨不打算妥协。

    他要释放民族主义,重新培养汉人的自尊,这种伤同胞尊严的事,坚决不能开口子!

    可以伤那姑娘的心,但绝对不能伤她的自尊。

    哪怕是形式主义,也得把面子给足!

    “行,只要少爷同意,这事就听少爷的。”最核心的问题解决后,容嬷嬷也不介意在细节问题上做些退让,何况,她确实不认为那赵珊会不同意。

    “还有一点,堡里马上就要出兵打仗了,现在一切以战争为优先,纳妾的事,等这一仗打完再说。”

    “是,少爷,老身知道轻重。”

    ……

    公孙胜负责管理的火药工坊,在坞堡东北角的一个单独院落里,为了防火防爆,这个院落有专门的夯土墙,并且附近没有任何其他建筑物。

    院落内,还专门铺了厚厚的细沙,并在四周角落里摆放着一排排盛满水的水桶。

    平时,公孙胜就带着他的几个徒弟住在这个院落空闲房子里,今天,公孙胜不知为何,突奇想要请人吃饭。

    如今这个年头,任何能吃的东西都很宝贵,请客吃饭,几乎成了堡主级别的专利。

    因此,接到公孙胜邀请的几个人,都很痛快的来蹭这顿免费晚餐了。

    为了这次宴席,公孙胜花费了大量私财,专门从坞堡的库房里换来了一只野鸡、一只野兔和3斤猪肉,一坛浊酒。

    加上爽口的野菜和可劲造的重罗蒸饼,组成了一顿恐怕徐世杨都得眼馋的丰盛大餐。

    而公孙胜今天宴请的人,只是亲兵队的徐二,新来的解珍解宝兄弟,以及失去了参加坞堡高层会议资格,因而显得格外失落的张铁匠几个人而已。

    “来来来,诸位兄台,尽量吃,别客气!”公孙胜招呼几人分别落座,他的徒弟给客人们倒上浊酒。

    “咱们同在一个村子,给堡主干活,从今往后就算是兄弟了!以后,咱们几个可要好好亲近亲近!我这里,先干为敬!”

    说着,公孙胜端起酒碗,一饮而尽。

    徐二微笑着一言不,跟在公孙胜后面把酒灌进肚子,然后毫不客气的夹起一块大肥肉,吃的满嘴流油。

    解珍解宝兄弟互相看了一眼,作为初来乍到的坞堡民,他们有些不明白这公孙胜为啥跟他们这么亲近。

    只是伸手不打笑脸人,酒肉的威力也很快压倒心中的疑惑,兄弟俩陪着笑脸,跟在公孙胜后面把碗中酒喝干。

    只有张铁匠,似乎对公孙胜的想法毫不关心,端起碗随便喝了一口,拿起一个蒸饼,一块块撕下来,有气无力的嚼着。

    “张老哥,你有心事?”放下酒碗,公孙胜微笑着问:“还是说,我这酒肉不合胃口?”

    张铁匠抬起头,木然的看了公孙胜一眼,过了好半天,他才犹犹豫豫的开口道:“公孙先生……,你平日最得堡主信任,你说,堡主让那李木匠掌管堡中所有工匠,是不是对俺……,是不是对俺有什么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