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29章 包围
    徐世杨这么说,胡老头反而不像刚才那么怕了。

    “是,放心吧,少爷,俺以后再也不会了。”他从容的点点头:“俺保准听少爷的话,俺永远跟着少爷!”

    胡兰山不怕徐世杨火,就怕徐世杨冷笑。

    根据胡老头以往的经验,徐世杨对自己人火,更多的是恨铁不成钢。

    但如果他对什么人冷笑,那就是他想要那个人的命。

    之前的鞑子如此,刚才的郑天寿郑掌柜也不会有什么不同。

    果然,听到胡兰山表了一通忠心,徐世杨的邪火消散不少,他随手把老头丢在一边,命令道:

    “知道就好!现在,你去找8屯的栾堡主和9屯的孙堡主,让他们带上兵器和亲信的壮丁来找我。”

    “遵命。”

    ‘找他俩?我就知道你不会放过那郑天寿。’

    胡老头甚至有些得意自己早早猜出徐世杨的想法。

    “徐二!”

    “堡主!”前面带着一帮刚从食人魔嘴里救出来的孩子向临时营地走去的亲卫赶紧跑过来。

    “叫咱们的人也做好准备,还有,通知刚来的解珍解宝兄弟,让他们带好兵刃!”

    “遵命!”徐二接到命令后,没有直接离开,而是开口问道:“堡主,要不要跟大老爷和二老爷说一声?”

    这里毕竟不是15屯,而是徐家大老爷的地盘,在这里对付来贸易的人,容易让别人产生不好的联想,进而影响以后的集市。

    “另外派个人去通报一声就行了。”

    徐世杨想了想,无论如何还是得给自家长辈留点面子。

    虽说已经决定要给浮来山开战,但除了徐家核心的坞堡主之外,别人还不知道这个消息。

    老爷们还指望着能伏击罗道人一下呢。

    ‘干掉浮来山的三当家,也算不小的战果。’徐世杨心安理得的想:‘而且,让别人以为两家开战是因为我跟郑天寿的私人矛盾,对隐藏真实目的也有好处。’

    ……

    浮来山的三当家郑天寿,今天的心情很不错。

    他拉来徐家集市上卖的菜人,被徐家那个不知吃错了什么药的少年堡主一口气全包圆了。

    而且,用的是银子!

    这年头,银子这玩意可少见,一口气拿回去几十两,恐怕连大当家都会眼红吧?

    当然,其中很大一部分属于大当家,其他几个掌柜也得分一点,但剩下的部分,肯定是自己这买卖的当事人拿到最大好处。

    有了银子,以后就算山寨有什么不测,自己也有退路。

    甚至,如果银子足够,他完全可以在山寨还在的时候,找机会跑到江南去,买一块水田,安安稳稳当个富家翁!

    所以,拿到徐世杨的银子后,郑天寿带着一帮同来的亲信吃了一顿重箩蒸饼(就是馒头)算是收买人心,然后……,然后就直接离开徐家第一屯,准备回山寨。

    至于买盐的任务……,呵呵,那事其实不着急。

    反正,他们这些头领和亲信的积年老匪始终是不缺盐吃的。

    至于其他那些为了求个活路而上山的从匪,谁管他们死活?

    还是银子重要!

    郑天寿怀里揣着两个蒸饼,提着一葫芦浊酒,洋洋得意的向徐家坞堡的北门走去。

    他的身后,跟着1o个积年老匪,以及2o多个跟过来干杂活的新手。

    这些都是郑天寿的“自己人”,也是他在浮来山安身立命的本钱。

    特别是那些老匪,跟着郑天寿一起吃过两脚羊,一起睡过小娘,都是过命的交情,他搞到合适的装备,也会尽量装备这些老匪——这些人的性质相当于亲兵。

    如果失去他们,郑天寿在浮来山的地位就会大大下降,所以,他也很愿意给这些老匪一点小恩小惠。

    “兄弟们,今天爷高兴!等回到山寨,咱们去后山挑几个干净的小娘,好好乐乐!”

    浮来山有三个主峰,分别由三个头领把守,郑天寿自己把守飞来峰,他所说的后山,自然是指飞来峰的南侧,那里住着刚上山的新手,很多人还有家眷,其中很有些干净的女人。

    老匪们平时很喜欢去那里找乐子,欺压起来跟对山下人也没什么区别。

    “谢掌柜的赏!”

    新手们哆哆嗦嗦跟在最后面,一句话都不敢说——他们自己就住在后山。

    老匪们则哄笑着应和郑天寿,甚至已经开始互相打趣,讨论着晚上应该找谁家的妻女过夜了。

    一行人一边嚼着香甜的白面蒸饼,偶尔还抿一口酒,就这样勾肩搭背的狂笑着走出坞堡的大门。

    他们是如此得意,以至于完全没有察觉,原本应该因为开集而熙熙攘攘的坞堡北门,此时是如此肃静,以至于多了一种肃杀的气氛。

    把守坞堡大门的徐家屯丁,站在土墙上,手持软弓木枪,紧张的看着这伙强盗走出自家坞堡,很多人捏着枪柄的手指都攥的白了。

    吱呀一声,木制大门在郑天寿背后关闭,屯丁还加上两道沉重的门闩。

    “嗯?”郑天寿这才察觉情况似乎有点不对头:“咋回事?这时辰咋就关门了?”

    老匪们也都疑惑的看向自己背后的土墙,在这个角度,他们只能隐约看到墙垛间高高竖起的木枪枪头。

    密密麻麻,似乎足有几十杆。

    “不好!徐家要干咱们!”

    仿佛被一桶凉水从头浇到尾,浮来山的三当家把手中的酒葫芦一扔,呛的一声拔出腰刀,恶狠狠的盯着紧闭的徐家大门。

    其他土匪一时半会还没反应过来,有人愣愣的看了警惕的三当家一会,这才跟着拔出武器备战。

    1o多个积年老匪,死死盯住墙头,生怕上面扔下滚石木雷或者射箭,虽说坞堡只有狩猎狐兔的软弓,但土匪也没有披甲,一身单薄的衣裳挨一箭还是有可能要命的。

    一群人缓缓的,缓缓的向土墙的射程之外倒退,直到撞上别人为止。

    “混蛋!这个时候什么呆?”

    郑天寿低声咒骂,然而他这一回头,却像那些懵懂的新手一样,也愣住了。

    就在不远处,大约一百多手持武器的徐家坞堡兵,正从三个方向,缓缓的向郑天寿一伙压过来,他们与坞堡土墙一起,对土匪形成一个包围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