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28章 老规矩
    “谁?谁吃人肉?”

    徐世杨突然从近乎疯狂的暴怒中冷静下来,只是问话的语气愈冰冷了。

    “徐家谁吃人?”

    “少爷少爷,咱家没人吃人,您千万别听他瞎说……。”胡老头手忙脚乱的解释:“吃人的都是盗……,都是山上的好汉,跟咱们徐家的人没关系。”

    “呵呵,胡老头,你说这话也不嫌臊得慌,你们徐家人是不吃人肉,可把人一点点逼死跟直接吃了他们有啥区别?反正都是个死。”

    没看出来,这大汉还挺会强词夺理。

    “而且,这些菜人都是他们爹娘自愿卖给俺们的,又不是抢来的,这可比你们抢流民好多了!”

    “郑掌柜,你可少说两句吧!”

    胡兰山被徐世杨的脸色吓坏了,他清楚的记得,那天派自己给鞑子送东西的时候,堡主的表情跟今天一模一样。

    当天晚上,那些鞑子就把脑袋丢了。

    没错,这郑掌柜是个狠人,可再狠能狠得过鞑子?

    “胡老头,你怕什么?”那郑掌柜笑嘻嘻的说:“你放心好了,俺不会拿你那傻儿子当菜人。”

    ‘我怕的不是你!’

    胡老头惊恐的瞥了徐世杨一眼,这位小堡主的脸色让他愈回想起那天15屯杀鞑子时的景象。

    胡兰山觉得,郑掌柜应该是没法活着走出徐家坞堡的大门了。

    “话又说回来,这位小堡主,您真的要买这些菜人?”

    这不知已经死期临近的郑掌柜似乎很喜欢挑衅徐世杨。

    “小堡主想尝尝鲜?真有眼光,俺跟你讲,这菜人就是要吃1o岁上下的雏儿,肉嫩,也不容易煮烂,做得好了,比牛肉都好吃……。”

    “你很喜欢吃人?”徐世杨问。

    “那当然,小堡主没尝过吧?俺跟你讲……。”

    “别废话,都卖给我,什么价?”

    “真的都要?”那郑掌柜惊讶的问:“你吃得了吗?”

    “知道别人怎么称呼我吗?”徐世杨冷冷一笑,说道:“‘莒州雏虎’。我‘吃’的人不比你少。”

    这郑掌柜有一点说的没错,对那些将死的可怜人来说,被坞堡主压榨致死,和被土匪直接杀了吃肉,其实没多大区别,反正都是死。

    这样想的话,徐世杨“吃”过的人,真的已经不少了。

    “‘雏虎’?”

    那郑掌柜被这个绰号吓了一跳,在徐家叫这个外号,应该不是单纯的二世祖,而是有点本事的吧?

    “小人乃浮来山罗道长门下三掌柜,人送外号白面郎君郑天寿,敢问小堡主姓名?”

    “你没必要知道,直接说价格。”

    徐世杨没心情跟这种人玩江湖好汉的把戏。

    郑天寿却是收起轻视的心思,认真的回答:“我这里一共32个菜人,都是1o岁出头的孩子,每个可以出1o几斤肉。”

    “我来是为了卖掉菜人换些盐,不过小堡主是徐家的人,就不必那么麻烦了,一个菜人1o斤盐,如何?”

    在山上,吃盐始终是个大问题,这也是土匪愿意与徐家这样有南方人脉关系的地方豪族达成互不侵犯默契的重要原因之一。

    “你要吃盐自己去买。”徐世杨转头对胡兰山说道:“给他银子。”

    “少爷,真要买啊?”

    “给他钱,买了!”

    “哈哈,爽快!”郑天寿大笑着说:“不愧是徐老爷家的雏虎!痛快!闲暇时请到浮来山一叙,在下奉送小堡主一对小娘,无论是吃还是玩,保准都是逸品!”

    “浮来山是吧?”徐世杨咧开嘴笑了一下:“没问题,我很快就去,放心,很快。”

    ……

    徐二带着一群面无人色的孩子,向徐世杨的临时住处走去。

    徐世杨自己背着手,缓缓的走在队伍的最后。

    “老胡。”

    “少爷……。”

    胡兰山暗暗叫一声苦,他现在一点也不想跟徐世杨说话,怕又把自己派出去麻痹敌人。

    但没办法,徐世杨叫他,不回应更不行。

    “徐家的集市上为啥有人卖菜人?活着的菜人敢卖,死了的人肉有没有人卖啊?”徐世杨语气不善的问:“还有,徐家都有谁吃过人肉?”

    “少爷,您真的误会了,咱家真没有吃人的……。”

    徐世杨刚才是确实是想岔了。

    坞堡民确确实实是不吃人的,但生产水平比坞堡还要低的山大王们,有很多甚至已经把人肉当成了主要肉食来源。

    这位郑天寿郑掌柜,今天来赶集,其实是为了把菜人卖给别的盗匪,换来徐家能用得着的物资,再去徐家的店铺里换取宝贵的盐——缺乏硬通货又不愿意用粮食换盐的情况下,只能采取这种笨办法,有时候甚至需要倒好几遍手,才能换到需要的物资。

    胡老头把这些缘由告诉徐世杨后,他倒也松了一口气——吃人是直接击穿底线的罪行,完全无法原谅。

    如果徐家真的有人吃人,不管什么原因,也不管他是谁,徐世杨一定会清除他。

    既然徐家确实没有食人魔,那罪孽就显得轻一点了。

    虽然只是轻一点点而已。

    “以前,家里跟土匪的勾连,比我想象的深不少啊。”

    “少爷,这都是老规矩,虽然明面上不说,但大老爷二老爷也都是知道的。”

    他们当然知道,那郑天寿卖人的地方,就是集市的“高档商品”区,离得不远就是徐家的盐铺,老爷们要是不知道才是怪事。

    只是,他们明显默认了这种反人类罪行。

    “少爷,今天这事,怎么跟大老爷和二老爷说?”胡老头偷偷瞄了徐世杨一眼,小心翼翼的问:“那郑掌柜是浮来山罗道长的人,您这样……,这样其实是坏了以前的规矩……。”

    徐世杨一把揪住胡老头的衣领,冷冷的说:“你知道之前我为什么不喜欢你吗?”

    胡兰山被他的眼神吓到了,他一句话都不敢说,只是拼命摇头。

    “因为我讨厌你这种拿人不当人的态度!以后别跟老子说什么‘以前的规矩’,那都是以前!现在什么事都是老子说了算,以前的规矩不好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