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24章 未来1
    看着父亲目瞪口呆的样子,徐世杨没来由的产生了一点自豪感。

    而且,这种感觉,似乎不是来自现在的灵魂,而是身体的反应——就像是一个中二熊孩子,第一次得到父亲的承认一般。

    徐世杨是魂穿,原本他以为,自己对徐家和这些亲戚是没什么感情的,就像面对一帮同僚和上司,而非亲人。

    就像上次主动出击袭击鞑子,徐世杨想的也是:大不了把自己这条小命交代了,可没去想如果自己失败,徐家会不会受到什么牵连。

    因为那不重要。

    可是,现在,徐世杨突然觉,自己的身体也并非对自己的行为完全没有影响力。

    这大概就是血脉的力量?虽然这影响力很小。

    ‘真麻烦,以后还得对亲戚们好一点。’

    ‘不,主要是今后得顾及原主的思维。’

    幸好徐世杨对徐家人也没什么恶意。

    至少现在没有。

    父子两人各有心思,过了半天,徐睦河才略有些犹豫的问道:“三哥儿,你不想要那两个村子?”

    “当然不,我要打仗,力量当然是越强越好。”徐世杨毫不犹豫的回答:“如果有可能,我甚至想拿到徐家所有坞堡。”

    徐睦河皱着眉头,接着问:“那……,你是一个村子都不想给五哥儿?”

    这是事实,但话不是这么说的。

    “父亲,你给小五的未来,就是两个坞堡?”徐世杨故意挑着眉毛,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问道:“小五适合做什么,您真的不知道?”

    也许是家学渊源的缘故吧,徐世杨的这位弟弟非常适合去科举。

    他的大伯和父亲,都多次感慨:如果现在还是大周的时代,小五一定能考上进士,成为徐家世字辈的佼楚。

    可惜,如今的江北,一个铁匠都比一个书生有用,徐世柳如果不是徐家人,这一辈子最大的成就可能也就是在某个坞堡里获得一份书办的工作。

    “五哥儿适合读书。”徐睦河说道:“可如今的江北,读书有什么用?”

    “江北没用,江南有用啊。”徐世杨笑着说:“我在想,如果过几年,我真能打出个名头……。”

    “到那时,家里可以送小五去江南,拜文相公为师,在那里科举。”

    所谓文相公,是南周朝廷主战派的总后台,当过宰相,是真真正正的相公!虽然现在已经致仕,但影响力依旧十足,主张收复江北旧地的文臣们,不管属于那个派别,都把他当做精神领袖。

    如果徐世杨在今后对鞑子的战斗中,真的能打出一点威风,他毫无疑问会受到江南主战派的欢迎,到时候,求文相公手下自己的弟弟,让他在江南读书、科举,也不算一件难事。

    徐睦河骤然醒悟过来,这确实是自己小儿子最好的出路!

    江南富甲天下,而且没有战乱之忧,从小在自己这个进士的指导下,八股成绩极好的徐世柳,在文相公手下进修几年,考上进士的可能性非常大!

    到那时,五哥儿在江南的锦绣繁华之地外放个州县,或者干脆就在临安行在做官,都比在残破的江北管几个随时覆灭的小村子强百倍!

    “此事……,可行!”徐睦河沉吟着说道:“我在江南也有一点人脉,到时候也能帮上点忙。”

    朝廷南迁时,他留在江北的说辞,是不愿让家乡沦落胡尘。

    实际原因正相反,徐家当时没有南迁的主要原因是:两位老爷都认为大金即将入主中原,他们准备做个从龙之臣,只是后来草原鞑靼的元军入侵大金的辽东老家,进入中原的金军主力被迫回师辽东,这才是徐家没能做成汉奸的主要原因。

    再后来,关外局势愈混乱,各路鞑子互相攻伐,谁都没法在中原站稳脚跟,江南的大周又安稳的过了十年,有了一点回光返照的迹象,徐家实在看不出来谁才能代表“天命”,害怕站错队,这才是徐家没能做成汉奸,最终作为一个独立的小势力坚持到现在的主要原因。

    当然,当时的这种龌蹉心思,如今除了徐睦江、徐睦河两兄弟,世上谁都不知道。

    如今两兄弟,在江南仍是以进士身份,回到家乡组织义兵,坚持汉家衣冠的勇士,被江南主战派视为自己人。

    这也是徐家那5条小破船能在江南通商,还能挣点钱补贴家用的最大原因。

    可惜的是,徐家在江北十年,对鞑子没有一点能拿得出手的战绩,很快就泯然众人矣,这个时候去找文相公,恐怕连相府大门都进不去。

    如果徐世杨真的能打出一点成绩来,这情况自然就完全不同了。

    甚至,文相公“突然”想起还在江北抗战的英雄,主动邀请其中有志青年在其麾下的书院中读书都不是可能!

    “这确实是五哥儿最好的出路!”徐睦河热切的说:“如果三哥儿你能斩下一千,不,五百鞑子级,不管是哪一路鞑子,为父就能确保五哥儿在江南的前程!”

    徐世杨笑笑,没有答话。

    过了好一会儿,徐睦河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个小子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来着。

    自己这等于是在让大儿子为小儿子的未来拼命!

    徐家二老爷突然感到深深的愧疚,徐世杨的娘已经过世很久了,那个江北地主士绅家庭出身的女人给自己留下的印象已经有些模糊——与现在那位江南小家碧玉出身,风情万种的的新夫人完全没法比较。

    再加上徐世柳确实善于读书,这些理由,让徐睦河倾注在二儿子身上的感情,远比给长子的关注要多得多。

    可是,再怎么说,徐世杨也是自己的嫡长子,作为父亲,有必要这么厚此薄彼?

    ‘我之前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

    人一旦产生愧疚,很多原本坚持的事情,就会做出妥协。

    “五哥儿的事,就这样定下,今后为父也会盯着他的学业。”徐睦河说道:“可是,你打算怎么办?你是嫡长子,为父想知道,你对自己的未来,有什么想法?”

    徐世杨诧异的看了自己老爹一眼,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一直不太待见自己的老爹突然关心其自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