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22章 那就打土匪吧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徐家作为一个掌握几万人口,数千壮丁的军阀级家族,确实是怕鞑子的,但他们并不怕土匪。

    之所以与罗道人勾结,主要是因为,无法彻底打死他的情况下,被土匪连番骚扰所付出的代价,高于每年那几十石粮食和百多件袄衣。

    另外,打土匪窝子,预期收入也不足,可能付出的牺牲却不小,所以大家都没什么动力。

    毕竟,现在这种时代,土匪过得也确实不是水浒传里那种“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大秤分金银”的日子。

    要是土匪的生活真有那么舒适,罗道人何至于被每年几十石粮食收买?

    嗯,可能也就罗道人和山寨的几个头目能混点好东西,剩下的,强盗丁壮和匪眷也能算某种战利品,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所以,根本不用指望能从土匪那里缴获什么好东西,粮食方面很可能还会亏损。

    不过,徐世杨有不同的观点。

    或者说,他的立足点与徐家其他人都不相同。

    对徐世杨来说,几千丁壮,对未来几年,面对女真鞑子可能的报复有很重要的作用,这一点就值回票价了。

    当然,这话没法对别人说,因为这会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所以,他刚才指出的是消灭罗道人所能获得的其他好处——扩大家族所属的耕地面积,同时多开一个浮来山分基地。

    只要消灭浮来山上的土匪,家族以后就不必拘泥与严格控制每个坞堡的人口数量,过5oo丁口就得想办法分出一部分人建设新坞堡。

    今后,坞堡可以养活的人口,会比现在多得多,每个坞堡的实力,自然也会比现在强大不少。

    不建或少建新坞堡,对于那些还没能获得堡主位置的人来说,是个噩号,但对已经掌控了一个村子的人来说,却是一件好事。

    而目前在做的诸位,都是堡主。

    涉及到自身利益,想明白这种事并不困难,特别是那些子孙没有坞堡继承权的外姓堡主来说,尽可能扩大现有权利是极具现实意义的好处。

    通俗点来说,坞堡最终都是徐家人的,他们需要趁现在能独当一面的徐家人手不足的时候,尽可能为自己捞到足够多的好处。

    现在,不分派系,凡是外姓堡主,都在用热切的目光看向上坐着的三位老爷。

    特别是栾廷玉、孙立这样对自己的本事有些信心的,一个个都有些跃跃欲试。

    “如果你能破开盗匪的寨墙,我觉得,这事倒是可以一试。”

    徐世松说道:

    “只是,浮来山的地和缴获,怎么分配?”

    徐世松是整个徐家,除了徐世杨以外最好战的人,没有之一。当他听说自己三弟主动出击鞑子并获胜后,心头也是一阵火热,非常非常想尝试一下。

    等徐世杨答应送给他一匹战马,打仗的念头就怎么也抑制不住了。

    ‘都是徐家嫡子,三弟能做到的,我也行!’

    现在没有鞑子,那么,退而求其次,打打莒州附近最强的土匪,也不是不可以。

    实际上,徐世松之所以好战,还有一点别的原因——他即将成亲了,未婚妻是日照县附近的地方豪族,算是与徐家门当户对。

    不过,作为一个男人,徐世松很不希望自己能够给未来妻子的,都是别人赠予的——坞堡、属下还有上好的战马。

    他希望,等他明年开春去提亲的时候,能够给岳家送上一些自己挣到的,能拿的出手的好东西。

    也许,这些好东西,现在就在罗道人山寨的仓库里?

    “大哥,咱们都是一家人,说这些未免生分了。”徐世杨微笑着回答:“所有战利品,按出兵人数平分如何?”

    “那你不是吃亏了吗?你要承担最危险的打寨墙任务。”

    “为了咱们徐家,我吃点亏算什么?”

    两兄弟为还没到手的战利品谦让,仿佛土匪的山寨已经被攻克了一般,上的徐睦江和徐睦河互相看了一眼,脸上都带着一丝无奈的表情。

    在所有的堡主中,他们可能是最不想打的人,因为他们都有还未成年的儿子,未来需要新的坞堡安身。

    当然,也可以选择剥夺分给外姓的坞堡,只是这样做需要承担不小的风险。

    不过,现在大堂中这种情况,所有外姓堡主明显都想打,徐姓堡主中,徐世松、徐世杨更不用说,徐世柏想反对,但他必须考虑一下两位舅舅的感受,何况,徐世柏也是堡主,扩大堡主的势力,对他也有好处。

    这样一来,除了三位老爷,其他堡主都有打的意思,他们三个反而有些孤立了。

    “先说下一个议题吧。”

    最后,还是徐世杨的爹徐睦河出面把话题移开:

    “打仗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打与不打,如果要打,该怎么打,都不是顷刻之间能定下的,这事可以以后再谈,不急于一时。”

    “二叔!打仗哪有不急的!”

    老爹话,徐世杨自然没法多说什么。

    但这时候,已经下定决心的徐世松立刻站起来,接着话茬大声叫道:

    “要不然就不打,继续忍那狗p罗道人骑在我们徐家头上,要不就早打,大打,趁现在刚刚秋收,咱们手里都有粮,赶紧灭了他!”

    眼看着剿匪战争已成定局,三位老爷中最弱的一环,徐睦海小声说道:“我也觉得如此,要不就不打,要不就赶紧打,打完了咱们好安稳过日子。”

    徐睦海没有什么野心,他没考上过进士,只是因为幼子比较受宠的原因,在已经过世的老太爷那里继承了3个坞堡的家产。

    他的妻族也没什么势力,连正牌的小舅子都得在手下混饭吃,自然也不能之外得到什么外援。

    因此,徐睦海平日里的行为,就显得放浪形骸了一点,对他来说,只要徐家能继续存在,其他的都无所谓。

    反正不管大房二房如何明争暗斗,他三房都得做小伏低。

    与其参与这宗祠大堂内的明争暗斗,还不如讨好未来的家主(徐世松),顺便早点结束这里的争吵,回自己庄子,跟那几个磨人的小尼姑好好乐一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