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19章 坞堡主们
    “大哥,小孩子不能夸!夸就上天了!”

    话虽如此,徐睦河的脸上的笑容还是怎么都遮掩不住。

    “做得好就该夸。”

    徐睦江认真的说:

    “世杨赢这一次,今年家里所有村子都没受鞑子劫掠,这等于是世杨帮我们全扛下了!”

    像这个时代绝大多数汉人一样,徐睦江、徐睦河也是很怕鞑子的。

    如果是在往年,徐世杨这种主动跟鞑子开战的不安分小子,就算获得胜利,恐怕也得来个“虽胜即斩”,把他的脑袋和更多贡品献给鞑子,以求他们不要报复。

    但今年窜到莒州来的这伙鞑子,与以前有些不同,徐世杨通过俘虏得知,领头的谋克是个新上任的年轻人,刚刚跟他那当猛安的鞑子爹谋夺了亲戚的财产,这才拥有了自己的谋克,正处在格外渴望财富和功勋,以证明自己勇武的状态。

    所以,海呼里才会强行攻打十五屯西边的那几个坞堡,那几个倒霉村子也是因为不知道这一点,觉得跟以前一样,上缴一点贡品和女子,就能打这伙鞑子,结果麻痹大意,直接被人冲破了围墙,落了个合家覆灭的下场。

    实际上,事后想想,那个被徐世杨把脑袋挂在围墙上,现在还没摘下来的鞑子谋克,其实非常缺乏经验。

    攻坞堡这种事,对小队鞑子来说实在有些吃力不讨好。

    一开始看着,似乎确实收获颇丰,但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陷入力竭的状态,最后不得不更早的结束劫掠行动。

    实际上,如果他们维持以前的平衡,从路过的每一个坞堡里拿走贡品,最终所得其实不会比直接攻打坞堡少。

    当然,海呼里这种见谁打谁的作风,从某种意义上也给徐世杨的行为打了掩护。

    至少在徐家的高层看来,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会放过15屯,以及更靠东的其他徐家坞堡(他们并不知道海呼里已经打算改变策略,接受贡品了)。

    既然已经被逼到了不得不抵抗的地步,“擅起边衅”这种罪名,也就轮不到主动攻击鞑子的徐世杨来担。

    相反,徐睦江、徐睦河等人,还得感谢他这个小孩子打败了鞑子,让徐家逃过一劫。

    而且,徐世杨没有借助徐家其他坞堡的支持,依靠15屯的力量就打败了鞑子,他送来的战马先不提,关键在于,就算以后鞑子想要报复,徐家也可以都推给他一个人,让徐世杨自己承担后果。

    这种坑害自家小孩的行为,说出去非常不好听,不过确实是保住整个徐家的唯一办法。

    为此,三位老爷商量后的决定,是大肆替徐世杨宣扬这场胜利,把打败鞑子的所有功劳和后果都推在他一个人身上——反正这确实是他一个人做的,最好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徐世杨凭借一个坞堡,打败了一整个谋克的鞑子。

    徐家的老爷们认为,这样,下次鞑子再来的时候,他们就能跟徐世杨撇清关系了。

    徐世杨并不清楚,自己这一世的老爹、大伯、叔叔居然还抱着牺牲自己的心思。

    他只是有些诧异,这些畏鞑子如虎的老头,居然毫不关心鞑子后续报复的问题,只是一顶一顶给自己的胜利戴高帽。

    连“莒州雏虎”这种让人脸红的中二绰号都冒出来了。

    天见可怜,莒州只是一个县好吧?在这种乡下地方当老虎,还是小老虎,这有什么好宣扬的?

    “行了,表扬的事,等会再说,先让我们的雏虎坐下。”作为睦字辈长兄兼家主的徐睦江定下调子:“今天的事很多,咱们一件一件来!”

    徐世杨赶紧告罪一声,走向自己的位置。

    徐家一共15个坞堡,上的睦字辈三人分别直属第1、2、3屯。

    剩下的12个坞堡堡主,按数字顺序,单数坐在左边,双数坐在右边。

    徐世杨是第15屯,自然坐在左边最后一位,在他前面的,分别是第13屯的堡主王勇,大周时期,他曾经是个青皮混混,后来投靠到徐睦江麾下,做些身为官员不好出面的龌蹉事,前几年被放出来掌管一个坞堡。

    第11屯的堡主徐世柏,他是长房庶子,跟徐世松、徐世杨等“嫡子”派系关系不太好。

    第9屯的堡主孙立,曾经是大周的官军,大周在关外战败,被迫南渡时,他脱离军队,投靠徐家,在徐世杨的老爹徐睦河的庄子里当了个枪棒教头,徐家势力扩大之后,他也获得一个坞堡。

    第5屯的堡主张坚和第7屯的堡主张强是一对亲兄弟,他们的姐姐嫁给徐睦江做小妾(就是徐世柏的生母),这俩家伙因此水涨船高,分别混了个坞堡堡主。

    徐世杨的对面,是14屯的堡主董,他是徐睦河的小舅子,徐世杨那二娘的弟弟。

    12屯的堡主梁军,徐世松的启蒙老师,一个老学究。

    1o屯的堡主慧能,一个拒绝还俗,但酒肉女人来者不拒的花和尚,他是徐睦海的人,也不知道俩人到底怎么认识的。

    不过,徐世杨听说,他的三叔对尼姑有很特别的爱好,可能两人的关系也与此有关?

    8屯的堡主栾廷玉,孙立的师兄,枪棒弓马的功夫都十分了得,他是孙立招来的,也是徐家个人武力最强的。

    6屯的堡主张业,徐睦海的小舅子,与别的“舅子党”不同,他姐姐是妻,徐世杨正经八百的叔母,只不过这位叔母的娘家没什么实力,只能让他在徐家混口饭吃而已。

    其他人,徐世松也好,徐世杨也罢,两个嫡子的母家势力都不算小,不需要在徐家屋檐下低头。

    最后是第4屯的堡主,世字辈的老大徐世松。

    徐世杨坐下后,环视大堂一周,毫无疑问,在座的所有人都跟徐家三位老爷沾亲带故,儿子党、舅子党、狐朋狗友党,凑合在一起,简直是……。

    哎,让人一言难尽啊。

    而且,就这些货色,居然也杂七杂八的分成了几个互相看不顺眼的派系,虽说这样更容易让徐家牢牢把握下属坞堡的控制权,但,这些水平层次不齐,大多只是依靠裙带关系上位的家伙,在徐世杨未来的计划中,能用得上的,可能只有区区几个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