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18章 宗祠
    “我要先去宗祠拜见父亲、大伯和叔叔。”

    进了第一屯,徐世杨对胡老头吩咐道:

    “你带着布匹和一半金银去集上,把需要的东西买来。记住,金银用来卖盐,丝绢用来交换铅、铁和硫磺!别的东西不要买!还需要别的什么东西,等我回来再说!”

    徐家有五条小海船,三条属于徐世杨的大伯,两条属于他爹,每年都要趁着倭寇消停的时候跑一趟江南,主要任务是买盐,不过海员们也会夹带一些奢侈品回来,在集上出售。

    徐世杨还真有点害怕胡兰山把宝贵的硬通货花在这些并不重要的东西上,到那时候,杀了这老头都来不及。

    “少爷放心,老汉省的。”

    胡老头自己倒是忙不迭的答应了,那一脸真诚的模样,反倒让徐世杨对刚才怀疑他会浪费钱财而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行吧,我信你,只是再提醒你一遍,急需的东西不要怕花钱,但不需要的东西一文钱都不能浪费!”

    顺带一提,实际上大周的法定货币只有周钱一种,别说金银,就连前朝制钱都不算。

    但实际上,因为大户喜欢把钱埋在地窖里,以及周边各国都喜欢使用周钱的原因,大周从立国到现在,一直处在钱荒的状态中。

    这使得包括私钱在内的各种铜钱、铁钱,还有金银布匹都可以充作货币。

    通常来说,一枚品相较好的铜钱等于两枚铁钱,每7oo钱为一贯。

    白银因为纯度问题,一两大致相当于7oo到12oo钱。

    金银兑换比例则在1比5上下,丝绢一匹根据质量相当于8oo到15oo钱。

    江北的问题在于,百业疲敝的情况下,很多地方的贸易已经退化成了以物易物,因此,能在江南繁华之地流通的一般等价物很受欢迎,可以算得上“硬通货”。

    而硬通货永远是很难得的,必须用在刀刃上。

    ……

    徐家宗祠的外墙高5米有余,厚度接近半米,全部由糯米粘合的方砖青石垒成。

    外墙分为上下两层,下层对外严丝吻合,除了一扇大门,连个窗户都没有;上层则开了一排小小的舷窗,可以安排弓箭和长枪防守;墙顶还修了一排城垛,上面架着防箭的悬户。

    宗祠占地面积很大,里面除了用来祭祖和开会的大堂,还有一排坚固的仓库甚至一口水井。

    整体看来不像是祭祖的建筑,反而更像是一座小型要塞,即使第一屯的土墙被敌人打破,徐家核心成员也能在宗祠里坚持很长时间——耗到敌人退兵也不是不可能。

    徐家宗祠是十几年前,徐世杨的大伯、父亲还在大周为官的时候建造的,不得不说,非常具有先见之明,现在想在江北地区盖这么一大片坚固的房子,有钱都都不行,因为根本没那么多工匠,也很难找到足够的建筑材料。

    走进这座名为宗祠,实为碉堡的建筑大门,徐世杨径直前往大堂,而他带来的护卫则留在门口,加入到其他堡主带来的护卫队伍中,把整个宗祠围了个严严实实。

    徐家宗祠所在的第一屯如今归属徐世杨的大伯徐睦江,平时的防卫工作自然也由他负责。

    但是年会期间,徐家所有核心人物都要聚集在这里,安全就变得格外重要,因此需要其他堡主带来的人一起配合——不仅是为了防备盗匪或者敌对家族,也是为防火。

    坞堡里,除了宗祠、仓库、堡主住所等核心,其它建筑,特别是普通农户居住的房子,大多以草棚为主,一旦失火,整个村子被烧毁的情况也是有过的。

    实际上,如果爆战斗,堡主一般会下令拆除所有村民的草棚,以防止敌人射进来几只火箭就取得胜利。

    至于本来就一无所有的农民,在失去遮风挡雨的草棚后怎么度过冬天,这就不是堡主们关心的问题了。

    这时,边想着这些不着边际的事儿,边走进大堂的徐世杨突然听到一阵豪爽的笑声:

    “哈哈哈,看看,我徐家的雏虎来了!”

    随后,一个比徐世杨还矮一点的壮硕汉子从大堂上左侧摆放的靠背熊皮大椅上站起来,在门口迎住徐世杨。

    来人紧紧握住他的手,用毫不掩饰的欣赏目光打量着徐世杨:“好小子!是条好汉!”

    “三叔。”

    徐世杨勉强笑了一下,他不太习惯长时间握着男人的手,虽然眼前这人是他的长辈。

    来者正是徐睦海,徐家睦字辈三兄弟中年纪最小的一位,实际年龄仅比世字辈长房嫡长子徐世松大5岁,又不像两位兄长那样考上过进士,因此在徐家的地位比徐睦江、徐睦河低不少。

    他自己对此也不以为意,徐家两位真正的掌舵人给他这个老三面子,让他与他们并列坐在一起,他倒是不客气。

    但平时,徐睦海看起来更像是世字辈的老大,而非睦字辈小弟——他跟徐世松(长房嫡长子)、徐世柏(长房庶次子)、徐世杨(二房嫡长子)等成年或即将成年的小辈关系一直很不错。

    “老三!你是长辈,在门口迎接晚辈像什么话?”

    坐在上左侧的徐睦河呵斥一声:

    “快回来坐好!”

    看起来,徐睦海有些怕两位考上过进士,在朝廷当过官的兄长,被徐睦河这一训斥,他也不敢反驳,只能乖乖回去坐好。

    徐世杨微笑着摇了摇头,这位叔叔,虽说坐在上,可在这里,看起来还没自己自在。

    “二弟,不可如此!”坐在上中间的徐睦江说话了:“世杨消灭鞑子一个谋克,此乃建兴年以来对东虏最大胜利,按理,别说三弟只是在这祠堂门口,就是我这当大伯的,也应该出村十里迎接!”

    大周建兴年以来,周军对北方外族作战,斩就没有过主将带兵数目百分之一的时候,徐世杨这次胜利还真配的上这种待遇。

    甚至,按照以前朝廷的悬红,一颗女真鞑子级值5匹绢,徐世杨这次胜利应该能领取2oo匹绢的巨额犒赏。

    当然,朝廷南渡之后,接连对女真大金、鞑靼大元称臣,上供岁币,随后这种针对鞑虏的悬赏也被迫取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