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14章 各自的心思
    “另外,咱庄子上养不起那许多战马,对吧?”

    徐世杨没有胡老头那么多顾虑,大大方方的说:

    “这没什么好忌讳的,穷就是穷,养不起就是养不起,知道这不好看不好听,以后都努力干,争取下次养得起就行了。”

    战马不同于驮马,不耐粗饲,没有好料喂养一定会掉膘,这对昂贵的战马来说是严重的浪费,然而,人口几乎瞬间翻了一番的十五屯还真拿不出那么多人吃的东西喂马。

    也许别的屯堡主会更重视战马一点,宁愿饿死人也要养好马,但徐世杨的观点肯定不同。

    “少爷大才。”

    这一声赞比刚才公孙胜诚恳多了。

    在胡老头看来,这证明徐世杨没有因为打败一次鞑子就膨胀起来,他还能看到自己的不足。

    作为一个村子小小的军阀来说,这已经难能可贵了。

    也许,这个胆大妄为的少年人未来的成就不止是一个坞堡?

    如果是那样,作为村里最早跟着的老人,他说不定也能代管一个堡子……。

    胡老头开始忍不住畅想起未来。

    “既然是送,那就不能小气了。”徐世杨懒得管胡老头想什么,他随便一摆手大方的说道:“你去准备准备,大老爷三老爷那里都要有。我那几个兄弟也要有!”

    他又想了想,说道:“这次得了12匹战马,老爷们各孝敬2匹,我那几个兄弟每人送一匹,我自己留1匹就行了。”

    徐家现有三位老爷,大老爷徐睦江是家主,但是坞堡的性质决定了,他对二房、三房所属的庄子控制力很低,属于听调不听宣的那种。

    不过,既然是家主,大房现在有7个坞堡,实力自然也是徐家三房中最强的。

    二老爷就是徐世杨的老爹徐睦河,掌握5个坞堡(含15屯),徐世杨自己这个十五屯一年前还是二老爷的财产,但因为有个后娘的关系,他离家很早,拿走十五屯后,徐世杨其实算是徐家一股独立的小势力。

    三老爷徐睦海实力最弱(现在最弱的应该是徐世杨,不过他是小辈,理论上还被看做二房的一员而已),名下只有3个坞堡。

    三位老爷之外,到了世字辈,徐世杨目前还有两个哥哥,三个弟弟,都还没有分家,但哥哥们也都各自管着一个坞堡。

    按照徐世杨的分配方法,老一辈每人两匹战马,同辈的,包括他自己在内,不论年龄大小每人一匹,很公平。

    “五少爷也要有吗?”胡老头问了一句。

    徐家五少爷徐世柳,就是徐世杨他二娘的儿子。

    用稍微狗血一点的说法,两人正在争夺徐家二房那点家产。

    “给。”

    徐世杨没有任何犹豫。

    这也没什么好犹豫的,再怎么争,那也是兄弟,闹大了只会让人笑话。

    何况,徐家二房的财产最后到底怎么分,二娘那个女人说了不算,正到了需要分家的时候,还得三位老爷,再加上徐家族中的耆老商议决定。

    在眼下这种时代,女人是完全没有言权的。

    徐家自己内部争产的事,胡老头根本不敢多说什么,实际上,刚才那句话就有些多余了。

    现在既然已经定下,胡老头赶紧点头应和下来。

    “小老儿这就去办。”

    “到时候你跟我一起去。”

    “遵命。”

    胡老头答的很平稳,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给大老爷们送礼这种事,让自己跟着,就是巩固他老胡在家族中的地位啊。

    “回去吧,你去问问大家各自工作中都急缺什么,一并报给我。”徐世杨对与会的其他人挥挥手:“这次还得了些金银,开集的时候,去找找能不能买到。”

    “是!”

    ……

    离开徐世杨的宅院(这里的正屋也被当做坞堡里的会议室),公孙胜低着头,边走边琢磨着自己的心事。

    ‘胡老头,真的还没失宠啊。’

    这个前道士有些失望的想:

    ‘这样,我的机会可就不多了。’

    现在的中原地区,还算兴旺的家族都不只有一个坞堡,比如徐家,作为莒州地方豪族,手下有15个村子,但家族核心男丁,算上徐世杨也不过只有6个人(他的三个弟弟尚未成年,实际上徐世杨也只能算个半丁)。

    因此有9个村子不得不安排给外姓人代管。

    在新的少爷出生并成年之前,这种情况不会改变。

    而眼下公孙胜最大的野心,就是在徐家混到一个类似堡主的地位——这需要他支持的徐世杨掌握有更多的坞堡,以及他自己在徐世杨手下有压倒竞争者(现在主要就是胡兰山)的能力。

    ‘得想想办法。’公孙胜捋捋自己下巴上的山羊胡,仔细思量着:‘我得让旁人觉得我更有独当一面的能力。’

    ……

    锦州。

    这里曾经是大周朝抵御辽东方向外族入寇的重要防线,但朝廷南迁后,这座华北的大门就成了任辽东鞑子随意往来的中转站。

    此刻,残破的锦州城外,车马萧萧,人声鼎沸。

    一万五千多女真士兵,正从这里出关回家。

    处在半废弃状态的官道上,一队队阵列严整的女真骑兵正得意洋洋的向东北方向前进。

    道路两旁,是这次入关掠来的无数汉人百姓,他们在女真无甲辅兵的看压下,或推着小车,或背着包裹,替强盗们运送抢掠来的财物,一步步艰难向前。

    庞大队伍的最后方,大金国勃极烈纥石烈志宁下属的一个名叫海林保的猛安(千户),正骑在马上,焦急的看向南方。

    这时,几个女真甲兵骑着马呼啸而来,领头的蒲辇(五十户,也叫牌子头)对海林保大声吼道:“烈志宁主子遣奴才来问,你部为何还不出关!驻留此地是何意?”

    海林保叹了口气,他停留在这里已经过3天了,在大军不断出关回家的现在,自然比较显眼,纥石烈志宁派人来问问实属正常。

    于是,这个女真猛安大声回答:“请回禀烈志宁主子,奴才的兵尚未集结完毕!”

    那人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不要等了!即刻出关!”

    说完,转身就走,完全不给海林保分辨的机会。

    大金军纪森严,勃极烈2o天前下达集结出关的命令,现在还没回来,按律当斩,所以,完全不用等了。

    哪怕那个还没回来的人,是他海林保的亲儿子。

    海林保转头问自己的亲兵:“海呼里还没回来?”

    这不是他第一次问这个问题,但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样。

    “回主子,没有。”

    “临行前,他说,他要去哪里?”

    “分开前,海呼里主子说,他要去莒州那边看看。”

    海林保冷冷的重复道:

    “莒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