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10章 20个
    徐世杨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起身,这个时候他还是感觉脑袋晕沉沉的,他把脸直接塞进冰凉的水桶里,几秒钟之后再抬起来,使劲甩甩,然后拿块棉布用力擦脸。

    过了好一会儿,这个年轻的堡主才算勉强清醒一点。

    徐世杨提起他的长刀——这是坞堡中唯一一柄制式长刀,他的老爹送给他的礼物之一,走出自己住的小院,径直来到晒谷场上。

    现在正是深秋(鞑子都是这个时候来),收割已经完成,闲的没事干的堡民里三层外三层把晒谷场围了个水泄不通,人群里层是那些充当亲兵的孩子,一个个挺胸叠肚,提拄着火门枪当警棍用,负责维持秩序。

    晒谷场中央,跪着那些被俘的鞑子,一共21个人,全都光着脊梁,垂头丧气的。

    刚刚被俘的时候,他们还保持着鞑子的骄横,有几个会汉语的,还大声叫骂威胁堡民,结果被一顿乱棍揍得鼻青脸肿,现在都不敢说话了。

    堡子里的管家,胡兰山胡老头可怜兮兮的跟徐世杨身后。

    他是徐家的老人,从徐家第二屯(徐世杨老爹的屯堡)抽调出来到十五屯充当管事,理论上应该算是屯堡里的二号人物。

    但他带着粮食和酒肉去见鞑子的时候,徐世杨根本没告诉他屯丁会去偷袭。

    虽然战斗中他死里逃生,战后面对徐世杨也没多想,但回到家冷静下来以后,这老头开始止不住后怕——在他看来,徐世杨这是根本不在意他的死活,或者说,这条年轻的头狼根本就是想借鞑子的手要自己的命!

    原因吗,很简单,没有人喜欢身边有一个能制约自己的老人,哪怕这个老人是他爹送给他的。

    所以,胡老头决定从今往后,绝度不去违逆徐世杨一丝一毫,哪怕明知道他做的不对,不合规矩也不去劝诫。

    徐世杨根本没想到这老头有这么多小心思,他确实不喜欢胡兰山,但也不至于非得要他的命。

    那天派胡老头去给鞑子送东西,本来就是因为这就属于胡老头的工作——不管是鞑子、大流民群体还是山贼土匪路过,都是他去讲价钱,各路好汉都能说的上话,他不去谁去?

    至于不向他透漏战斗计划,那就更正常了。

    徐世杨专门让他带上20坛土烧,本来就是为了麻痹鞑子,如果这老头知道作战计划,稍一不留神透漏出去,出击的这150个民兵可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至于胡老头会不会因此被自己害死……,呃,前面说过了,徐世杨确实不喜欢他。

    在这个世界上,谁死了都算不上什么大事。

    徐世杨懒得理会胡老头到底在想什么,他对着一个亲兵喊了一声:“徐大!”

    “在!”

    那个叫做徐大的少年赶紧站到徐世杨面前。

    与其他屯堡的堡主喜欢用好勇斗狠之辈充当亲兵不同,徐世杨一直坚持使用这些自己亲手训练出来的孩子作为亲兵,也充当他控制整个村子的触手。

    这些孩子中有一大半是徐世杨招募来的流民,他们都没有父母长辈,按理来,他们已经没有长大的机会了。

    徐家别的堡主都不喜欢这种永远吃不饱(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很正常),干活却没啥力气的小崽子,徐世杨也就不客气的全都笑纳了。

    到了十五屯,徐世杨让他们全都跟着自己姓徐,然后以数字命名,大二三四五这样按来时的顺序一溜排下去。

    这个徐大是十五屯最早进来的流民孩子之一,难得性格老实本分,十分听话,对算是救了他一命的徐世杨充满感激,也十分忠诚。

    徐世杨已经把他当做亲兵队长看待,因此,一些琐事尽量安排他去做,也算是培养他的能力。

    “我教给你的数字,你能数到几了?”

    “回大人,20!”

    徐世杨一直试图在自己的屯堡里推行阿拉伯数字,这些文盲少年学的不算快,但比其他人要好不少——别的堡民能认出3就算勤学了……。

    不过,今天这样,20倒也够用,毕竟只有21个俘虏。

    徐世杨抽出长刀,走到俘虏堆里,随便选择一个,一刀劈了下去。

    一个面带惊恐的脑袋滚落在他的脚下。

    堡民发出阵阵惊呼,但也没有引发什么混乱——这世道,谁还没见过百八十个死人?

    “现在只有20个了。”

    徐世杨对徐大说:

    “你来给他们排队,然后从里面随便挑5个人杀了。”

    “杀5个人?”

    徐大错愕的问了一句。

    20个壮劳力,徐世杨一句话就要杀5个,未免有些可惜。

    “杀5个!”

    徐世杨冷冷的重复这自己的命令:

    “剩下的人再分3组,每组5个人,拉去干重活!”

    20个鞑子,对一个小小的屯堡来说,数量实在太多了,如果今后有其他鞑子来攻,很难说他们会不会群起响应。

    那就不如直接用雷霆手段,现在就震住他们。

    十三年前,大周的军队主力北上,与关外涌入的女真鞑子军队决战,结果惨败,17万大军幸存者十不足一。

    从那个时候开始起,北方各路蛮夷:辽东来的女真,草原来的鞑靼,西北来的党项,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鞑子,一次次涌入中原的花花世界,杀戮、劫掠。

    朝廷军队一败再败,对鞑子们没有一点办法,以至于最后甚至不得不撤出旧京南渡,将整个江北丢给异族糟蹋。

    如果不是各路鞑子之间也是打得不可开交,如果北方有一个统一的外族政权——不管是鞑靼还是女真,甚至党项,有能力控制几成无主之地的江北沃土,徐世杨觉得,就江南那帮废物点心,恐怕早就像自己前世的南宋南明一样被鞑子灭亡,导致神州陆沉了。

    即使那个被徐世杨蔑称为南周的政权还能苟延残喘,之前十几年的军事失败,也已经磨掉了汉人的自信心。

    女真说他们满万不可敌,汉人不敢反驳,因为打不过女真。

    鞑靼说他们天下无敌,汉人不敢反驳,因为打不过鞑靼。

    甚至党项说他们对汉人可以以一敌五,汉人同样不敢反驳,还是因为打不过党项。

    还有羌人、吐蕃人、回鹘人,还有被女真征服的渤海人、契丹人,甚至渡海而来,趁乱打秋风的高丽、扶桑海盗。

    只要是外族,都觉得他们可以在汉人身上狠狠咬一口,都觉得汉人经过十几年的失败,根本不敢反抗!

    汉人也确实不敢反抗,如果鞑子不攻击坞堡,不把汉人逼到走投无路的境地,那些平时人五人六的堡主们只会双手奉上女子钱粮,请求路过的鞑子们高抬贵手。

    这也是海呼里如此大意的重要原因——徐世杨像其他汉人头目一样上缴了赎命钱,因此海呼里觉得他跟其他汉人头目一样是个懦夫。

    可惜,他并不知道,徐世杨的身体里住着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灵魂,这个灵魂穿越前正处在青年期,爱好军事和历史,是个典型的民族主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