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9章 得失2
    战阵之上,有收获就一定也有损失,这次野战,徐世杨的坞堡民兵阵亡13个人,几乎相当于出击部队的一成,另有9个人受伤。

    阵亡的人中,有2个是徐世杨的亲兵,其中一个被最后窜出来的女真谋克斩首,另一个在冲锋的过程中被鞑子的重箭射中胸膛。

    徐世杨忍不住暗暗骂道:“这些狗鞑子,射箭真准!”

    被近距离突袭的情况下,鞑子们只来得及射出一、二十箭,但具体统计,死于这波攻击的屯丁足足有7个人,占阵亡总数的一半还多。

    如果不是徐世杨在一轮射击之后果断进入近战,如果他过分相信火器的威力,在旷野里跟鞑子对射,这次的胜负方肯定会颠倒过来。

    徐世杨坐在布匹堆上,暗自总结刚刚结束的战斗:

    ‘火器确实很好用,火门枪不像我前世想象的那么弱,30米内威力和准确度不次于重弩,但不能指望普通屯丁能在战场上准确完成装填、点火、射击的整个过程,而且火绳跟火药距离太近,新手使用太容易出问题,不小心把自己点了就搞笑了。’

    火器肯定是未来战争发展的方向,但现在这东西最多只能算个刚出生的婴儿,如果不是徐世杨现在既没有充足的强弓硬弩,也没有合格的弓箭手,他根本不会装备这劳什子火门枪。

    好在,初级火器的第一次实战表现尚可,至少让徐世杨寄予厚望的孩子们有了一种可以有效杀伤敌人的手段。

    这就足够了。

    ‘还有那门木炮,近距离射击效果相当给力,按这个标准再造几门,真正的野战炮出现之前可以用这玩意先顶着!’

    木炮的声光效果拔群,离得近了,一炮轰出去3斤碎石子对无甲的敌人杀伤效果也不错,战斗中那唯一的一炮非常幸运的揍倒整整10个敌人,虽然大部分都未立刻死去,但也全部失去了战斗力,战后被一一补刀,十分轻松。

    当然,缺点也非常明显——徐世杨不敢用它发射实心弹丸,更不敢用同一门炮发射第二次。

    使用的那门松木炮在完成第一轮射击后,立刻就被扔在一边,战斗结束后徐世杨也不打算回收,而是命人把铁箍拆下来带走,木质炮身就地当柴火烧了……。

    好在这玩意材料来源广泛,生产工艺异常简单,哪怕一门只开一炮,多造几门也不会有人心疼。

    不求每次都能取得类似这一次的战果,如果每门炮能打中3个敌人,加上对敌军士气的打击,也已经超出预期了。

    ‘下次作战一定要多造几门,对缺乏远程攻击手段的屯堡来说,这是现阶段最有效的火力补充。’

    徐世杨就这样靠在布匹堆上,迷迷糊糊思索了一整夜,等到天蒙蒙亮,他一直提在嗓子眼上的心也终于真正放松了一点。

    所有人吃饱喝足休息好后,就算被新的敌人突袭,也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

    “立刻拔营回堡!”

    徐世杨大声命令,精神振奋的民兵们一起用力吆喝着回应他。

    ‘纪律才是最大的问题,现在这支队伍就是标准的乌合之众,别说近代军队甚至现代军队,连封建军队都算不上,比盗匪流民也强不到哪里去!’

    徐世杨悲哀的想着:

    ‘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所有的一切都必须改革!’

    但也不能一蹴而就,环境和基础都不允许,必须一点一点的来。

    ……

    回程路上并未产生任何波折,因为鞑子来的时候,就连土匪强盗也不敢随便下山,自然也就没人在这个时候窥视徐世杨的坞堡。

    队伍在留守堡民的围观和欢呼声中缓缓通过徐家十五屯围墙大门。

    徐家作为莒州地方豪族,现在掌握着15个坞堡,名字就叫徐家一到十五屯,这其中最后的十五屯,原本属于徐世杨的老爹,10个月前又被当做礼物送给他,成了徐世杨的个人财产。

    这是一座标准的坞堡,或者用更通俗的词汇描述——土围子。

    夯土围墙宽达1米,高足有5米多,坞堡民兵可以直接站在墙顶防守。

    围墙四角还有同样夯土的堡楼,上下都开有狭窄的小窗,可以用弓箭或长矛对外攻击。

    徐世杨下属的所有村民都居住在围墙里,徐家十五屯所有最重要的建筑物——徐世杨这位堡主的居所、各种仓库、工坊也都在围墙里面,此外还有两口水井。

    如果有盗匪攻堡,民兵只要把大门一关,再堵上几块大石头,就能坚持很长时间,磕掉贼人几颗大牙也不是不可能。

    现在这年头,还能有点正常人气的,恐怕也只剩这些有自保能力的土围子了。

    “各回各家,另外把新来的人安排在晒谷场上,让他们先住那些鞑子的帐篷,女的就先安排在土地庙里,总之先住下。”

    进了堡,徐世杨彻底放松下来,他懒洋洋的命令道:

    “抓住的那些鞑子,全都绑在树上,先晾着。所有缴获,找胡老头和公孙先生登记入库,谁敢偷拿老子砍了他!”

    他昨天刚刚经历一场真正的战斗,又一夜未睡,现在困得厉害,只能先睡一会,然后再处理后续工作。

    徐世杨接手徐家十五屯的时候,这个屯堡有115户人家,不算徐世杨本人,一共有屯丁171人,半丁55人。

    另外,还有女子122人,男女孩童85人,老人12人。

    一共445个人。

    在这个时代的江北,通行的规则是男性18岁成年,到50岁之前,都要按时纳粮并为保甲服各种劳役。

    14岁到17岁,以及50岁到55岁的男性,算是半丁,理论上可以只向堡主缴纳一半份额的粮食,并减免几项最沉重的劳役。

    当然,那是日子还过得下去的屯堡才有的概念,现在大部分屯堡干脆直接取消半丁概念,把所有能动的男人都当成丁口,一样的完税纳粮,一样的沉重劳役。

    徐家不想过份压榨堡民,因此一直大力收拢小股流民,这些成群结队游荡在中原大地上的人群数量众多,为了活命,他们有时也会攻打坞堡,甚至易子而食都并不罕见。

    能活到现在的流民,韧性不敢说强,但至少也不能算弱,是非常好的人口增长点。

    大的流民群体是危险的野兽,但小点的群体在坞堡堡主们眼中却成了肥肉,徐世杨曾经参加过本家几次针对流民的行动,这段时间又给他分了100多丁口和100多其他人口。

    再去掉这段时间死去的堡民,昨夜之前,徐家十五屯一共有630人,其中作为主要劳动力的丁口和半丁300人。

    以人口而论,这是一个很平常的北方坞堡,相对来说既不强盛,也不算弱小。

    不过,算上昨夜从鞑子手中夺回来的人口,徐家十五屯人数已经超过一千,丁口半丁约有500,已经算是一个强盛的村子。

    若是论起战斗力,恐怕他一个堡子就能打别人两个。

    ‘算是走出了第一步。’

    睡着前,徐世杨迷迷糊糊的想:

    ‘幸好我没有选择退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