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5章 夜战2
    徐世杨举起长刀,双手握柄,大吼一声用尽全身力气向眼前的鞑子直劈下来。

    那个女真武士手中只有一柄腰刀,匆忙之下举刀横挡在头顶,蹡的一声脆响,钢刀碰撞之中,火花四溅,徐世杨全力一击竟然被他挡住!

    不过两人不是在单挑,徐世杨身后一个半大孩子,将插着长木棍的火门枪当做锤子,奋力横扫。

    铁管砸在鞑子的腰间,将他砸的半跪在地上。

    徐世杨也不是什么战阵经验丰富的老兵,此时热血上头,完全没有任何应变,只是凭借人高马大,把长刀高举过头顶,一声怒吼再次向敌人猛砍。

    没想到那鞑子挨了一记铁棍,吃痛之下用一只手举刀抵挡,居然又挡住了!

    连续两次攻击没能取得效果,徐世杨心里直冒火,他蛮性作,不管不顾,一次又一次向那个半跪的鞑子劈过去,此时他手中的长刀似乎成了一柄锤子,一次次砸在对方勉强举着的腰刀上。

    那鞑子受了伤,力气不足,腰刀的刀背被徐世杨砸的紧贴着肩膀,压出一道长长的血痕,却还在梗着脖子嚎叫。

    正在对打的两人,一个没有经验,只顾攻击同一个位置,另一个受了伤,只能勉力死扛,简直就像两个傻子在互殴,一时半会完全没有决出胜负的迹象。

    倒是刚才帮徐世杨重创鞑子的那个半大少年,虽然手中拿着没有弹药,只能当铁棍用的火门枪,却远比他的领冷静,在徐世杨一刀刀跟鞑子僵持的时候,这个少年再次挥动武器,向鞑子的脑袋横扫过去。

    那少年体型消瘦,却是扎下马步,用力十足,火门枪枪管嘭的一声重重砸在鞑子左脸上,把他的脑袋打的歪向一边,脖子几乎折成9o度。

    徐世杨紧接着一道砍在已经断裂的颈骨上,鲜血喷涌中,那鞑子扭曲的脸咕噜噜滚落在他的脚边。

    “杀!杀鞑子!”

    徐世杨抓住鞑子的小辫,把级高高昂起,扬天大叫,声音大到甚至短暂压过了上百个正在厮杀的汉子的嘶吼。

    “杀鞑子!”

    “杀鞑子!”

    胜券在握的汉人们齐声应和,士气越来越高昂,一个个奋力挥舞手中简陋的武器,向鞑子身上招呼。

    他们现在——至少是暂时,不再害怕凶恶的鞑子了。

    女真武士们用短兵拼死抵抗,但对手太多,眼前所见,到处是刺过来的木矛、砸下来的锄头、挥过来的镰刀……,毫无疑问,这就是一帮汉人农民,最最老实的那种人,往常只会哭着伸长脖子等着大金勇士试刀的那种人……。

    可今天似乎完全不同了,一个老练的女真战士拼命用腰刀挡住向自己脑袋砸过来的锄头,顺便一脚把另一个拿镰刀想要偷袭的瘦子踹翻。

    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一根削尖的木矛直接刺入他的小腹,凶猛的女真猎人怒吼一声,一把抓住木矛,挥舞腰刀将那个汉人的右手齐腕斩下,那人手腕喷出一股血泉,惨叫着倒在地上打滚。

    受到重创的女真人也没好到哪里去,刚才被他挡住的锄头带着风声重重砸在精疲力竭的金兵头上,然后是那个拿镰刀的,还有后面另一个拿木矛的。

    各种兵器拼命的朝倒在地上的女真人身上招呼,把他的尸体砸的血肉模糊……。

    徐世杨提着长刀,瞪着通红的双眼扫视全场,实际上,这次并非他来到这个世界以后第一次杀人,但杀死一个绑在树上瑟瑟抖的瘦弱流民,与在战阵之上亲手斩杀一个鞑子,给人的刺激完全不同。

    现在他感觉自己是一位无所不能的巨人,急需再找几个还在抵抗的鞑子,用以泄心中长期压抑着的愤怒。

    他如愿以偿了,以被偷袭的方式……。

    海呼里猛地从徐世杨身后的阴影中窜了出来,虎牙大刀收在身侧,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大喊大叫,就这样冷静的向他直冲。

    跟在徐世杨背后那个半大少年先察觉到一点危险的气息,他突然转身,正好与海呼里打了个照面,此时两人已经离得很近,女真谋克不再沉默,出一声慑人的嚎叫,挥舞虎牙大刀砍在少年的脖子上,只听噗的一声,少年身分离,鲜血窜出几米高。

    徐世杨这时才转过身来,少年用生命给他争取到的几秒钟时间救了他的命,海呼里再次挥刀斩下,徐世杨横刀格挡,蹡的一声,两人用尽全身力气抵在一起。

    徐世杨少说比海呼里高两个头,而且不知怎么回事,他这一世虽是魂穿,但依旧长成前世那种大米精面肉鱼蛋奶养成的体格,再加上这一世的锻炼,身体素质远远过这个时代的绝大多数人。

    但即使这样,眼前这鞑子仍然跟他拼了个不相上下,如果考虑到现在只是在比力气,不涉及战阵技巧的其他方面,可以说,正常情况下一对一单挑,徐世杨绝对不是海呼里的对手。

    好处是,战场上没有必须一对一的规定,海呼里没有第一时间杀死欧扬,让他找到机会进入相持,等到别人来救援,海呼里必死无疑。

    ‘五息之内杀了他!砍下他的级提振士气!’

    海呼里心中飞做出判断,徐世杨则没想那么多——想管也管不了,他只能控制住战斗开始时的两次射击,之后就只能任由手下农民们进入混战,仗着人多取胜。

    此时,坞堡堡长,领或者指挥官等一切“高贵”身份都没有任何意义,他能做的只剩下不要带头逃跑,以及作为一个身体强壮的普通人投入战场,仅此而已。

    因此,两人短暂相持过后,徐世杨没有犹豫,举刀向海呼里直劈,大有复制刚才那种胜利的意思。

    而海呼里则冷静的后退了一步,轻轻松松避开气势惊人,但其实没多大威胁的攻击。

    徐世杨用力过猛,整个身子都被自己的长刀带的弯下去,海呼里就站在离他不到一步远的地方,高举虎牙大刀。

    海呼里得意的狞笑着,他知道,眼前这个胆大包天的汉狗已经躲无可躲,这一刀斩下去,他必死无疑。

    ‘赢了!’

    噗呲。

    非常轻微的一声响,女真谋克的笑容凝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