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4章 夜战1
    那声音极其轻微,在周围人的哄笑中更是显得无足轻重,只要稍微不用心,就会把它忽略过去。

    不过,海呼里毕竟是久经战阵的老猎人,虽然他那被酒精和女人脂粉味麻痹过的大脑同样没反应过来,但身体却本能的感觉到危险,并以令人惊叹的敏捷抢先作出反应——他把已经喘不过气来的女孩随便一扔,然后转身向火光照不到的阴影处跳去。

    一支重箭擦过海呼里的脸颊,带起一阵火辣辣的刺痛,直接命中正在咧着大嘴,傻乎乎看他如何玩女人的兀鲁的鼻子,凤翅状箭头穿透兀鲁的颅骨,在他后脑勺上钻出长长的一节。

    海呼里躲在阴影处,震惊的看着依旧站在那里的兀鲁,那本谋克的第一勇士双目圆瞪,脸上的表情似乎依旧不敢相信自己已经死了~~~。

    不敢相信的不止这倒霉鬼一个,刚才还围着海呼里大声起哄的鞑子们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弓子铺中突然变得鸦雀无声,静的甚至能听到远处野狗乌鸦渗人的笑声……。

    还有大队偷袭者穿过草丛靠近时的沙沙声。

    海呼里转头望向羽箭射来的地方,他看到一个身上挂着杂草枯枝的稻草人,正提着一张粗大的战弓,看着自己。

    “汉狗!敌袭!”海呼里用尽全身力气,大声提醒自己的部下。

    “开火!快开火!”身上披着稻草伪装的徐世杨,用丝毫不比海呼里小的声音嘶喊着,显然同样处在相当紧张的心境中。

    安全如郊游一般的劫掠,大量浊酒和放松的心情,使鞑子兵的警惕性早就降到最低,以至于大部分士兵直到这时才勉强反应过来。

    战斗经验尚浅的赶紧扔掉手中的酒碗和羊肉,四处寻找武器。

    最老练勇敢的那几个人,干脆抽出腰刀或飞斧、铁骨朵之类的防身兵器,仗着酒劲和对汉人的蔑视,直接起冲锋!

    现场一片混乱,徐世杨又焦急的喊了两次“开火!”,依旧得不到什么回应,直到反应最快的鞑子老兵已经冲过去,几乎伸手就能抓住他的时候,异变突起!

    轰!

    平地一声炸雷,灼热的气浪滚滚而来,海呼里清楚的看到,刚才冲的最快的几个大金兵,在一阵突如其来的火光中,仿佛被大风刮过的枯草,呼啦一下全都摔倒在地!

    惨叫声代替了冲锋时高亢的呐喊,那稻草人一样的家伙又大声喊了几句,不过现在吵吵嚷嚷的,海呼里也听不清他说了什么。

    当然,他说什么都不重要,因为一排同样在身上挂满枯草的袭击者出现在海呼里眼中,他们身量不高,看似都是些半大孩子,没有盔甲,也没有刀剑之类的兵器,只是每人都在右臂腋下夹着一根奇怪的铁管子,左手上还拿着忽闪忽闪的火种,正在向那铁管子上面凑~~~。

    海呼里不知道那是什么,不过既然被袭击者拿来对着自己,那就一定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东西!

    这个金国谋克在匆忙混乱中也想不到应该用什么对抗这些从未见过的武器,于是,他只能保守一点,高声命令:“放箭!射死他们!”

    海呼里的谋克是个不满员的单位,精锐老兵数量本就不多,而且大部分已经倒在刚才那令人震惊的第一击中,其他新兵反应比老手们差的很远。

    听到命令后,有些人开始寻找自己的弓箭,另一些人不知是因为混乱中没听清,还是干脆认为这时候不应该停下来射箭,总之,又有十几个人挥舞武器冲向敌军阵线。

    然后就是一阵噼里啪啦的爆响,傻乎乎冲到敌人近前的金兵齐刷刷倒下一片。

    那第一个出现的稻草人顺势又射了一箭,命中一个拿着腰刀的金兵脖子。

    这人大概就是这货胆大包天的袭击者的头儿,因为他明显比别人都高出一头,而且体型雄壮,不像整天在地里刨食的汉人农民那般瘦弱。

    这轮射击过后,那家伙把手中的战弓随便一扔,从腰间抽出一柄汉人中很少见的长刀,指着弓子铺大声怒吼:“冲锋!”

    不远处的草丛里,乌压压钻出一片敌兵,影影绰绰看似有几百人之多!

    海呼里全谋克也不过2oo丁,这次南下他只带了1oo人,在后方又留下4o人看守抢掠到的物资,此时身边只剩下6o人。

    两轮莫名其妙的打击过后,金兵这边已经被击倒2o多个,还未开打,伤亡就已经过三分之一,而且先倒下的大部分还是谋克里最强、最有威望的那些老兵。

    鞑子毕竟不是真的三头六臂天降神兵,作为封建军队,哪怕是巅峰时期的封建军队,在被突袭中的混乱中也无法承受这么重的伤亡,因此已经有了崩溃的迹象。

    只是,十几年来对汉人的蔑视,以及自知即使此刻逃走,也无法单人独身回家的心思,依旧支撑着他们做最后挣扎。

    大群汉人奋力呐喊着冲进弓子铺,此时,鞑子这种不设围墙的扎营习惯帮了他们一把,剩下的金兵只能射出1、2箭,就被迫抽出腰刀近战。

    汉兵没有盔甲,但金兵此时也来不及穿甲。

    汉兵主要武器是一些锄头、镰刀等农具或伐木劈柴的斧子,甚至还有那些半大孩子把铁管当锤子乱砸,但大部分金兵也来不及找出趁手的兵器,只能用腰刀飞斧等护身短兵近战。

    金兵困兽犹斗,战斗技巧、经验都不是进攻者可比,但汉兵人数优势太大,基本处在3至5人对付一个金兵的情况下。

    黑暗中双方都没有阵型可言,两只小部队就这样搅和在一起,笨拙的拼死厮杀。

    海呼里躲在火光照不到的阴暗地方,手里提着虎牙刀,如同等待扑击的恶狼一般,镇静的扫视全场,仔细寻找着什么。

    作为一个女真老战士,海呼里一眼就能看出这次来袭的汉人都是一群乌合之众,他们咋咋呼呼,3、5个人围攻一个只有护身短兵的大金兵,顷刻间居然也拿不下来。

    如果不是一开始那两次奇怪的火光打倒2o多个大金勇士,双方摆开阵势硬碰硬,海呼里有信心一波打崩这群胆大包天的汉狗!

    这样一群人也敢来夜袭大金军队,只有一个可能——那个一开始出现的稻草人!那个大个子一定是这帮汉狗的主心骨!

    杀了他,只要杀了他,再把他的脑袋挑到枪尖上,这帮乌合之众一定会崩溃,局面就能逆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