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2章 夜间
    夜深了。

    莒州城三十里外的荒野上,开始回荡老鸹渗人的叫声。

    成群的野狗在曾经的田陌间游荡,那因吃多了死人肉而变得通红的双眼如同鬼魅一般在齐腰深的杂草丛中闪烁。

    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断壁残垣。

    走在荒野间,随处可见散碎的人骨。

    偶尔有什么野物从骨骸上一掠而过,踏碎骷髅后惊起一片绿油油的鬼火,让人脊背凉。

    汉人的朝廷南渡已经12年了,江北万里沃土经过鞑虏、土匪、流民、军阀的连番洗掠,如今已经变成这幅鬼域模样。

    人口十不存一,百业凋零,田地荒芜,野兽行走与道。

    如果世上真有地狱,那么不用刻意去找,直接看看现在大地上这幅样子就可以了。

    其实,莒州毕竟处在齐鲁半岛边缘地带,不是各路鞑虏和好汉们的主要目标,因此相比还算是安靖,偶尔还能看到一些戒备森严的屯堡里冒出点点炊烟。

    如果有人从这里再向西走百余里,真正进入中原大地,那么他就能明白什么才是地狱都不能及的光景。

    如今的江北,不管在什么地方,天一黑,任何人都不敢孤身一人走在田野里。

    不说那些更加凶悍的野兽贼寇,就是成群结队野狗,现在也敢直接攻击落单的行人。

    当然,如果夜间露宿在野外的是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那这种事也不是那么难以理解。

    如果这队士兵还是精锐的鞑虏骑兵,那么,不得不说,他们确实有肆意妄为的本钱。

    眼前这支在野外扎下弓子铺的队伍就是这样的鞑子骑兵。

    大约5、6o个留着金钱鼠尾的光头壮汉,将身上的铠甲收好,只穿皮袍或从汉人那里抢来的衣裳,有些甚至光着膀子,但各个带着腰刀,几个头领模样的人物还在腰间挂着铁骨朵和飞斧。

    这些鞑子也不设栅栏围墙,随便插上几根树枝,就算扎了营,壮汉们十几个一组,围着5堆熊熊篝火大声谈笑,有人盯着架在上面的全羊,不断用木棍翻面,羊油滴落在火堆里,劈啪作响。

    在营地左侧,还有几个神色悠闲的鞑子无甲兵在看管这次南下劫掠新抓来的几百个奴才。

    他们挺胸叠肚,手里握着木棍,不时在低声抽泣的奴隶头上抽两下,换来拼命压抑的惨叫和施暴者得意洋洋的大笑。

    这支队伍的头领,大金国谋克主(百夫长)海呼里坐在一张羊毛毯上,身上披着一件熊皮大衣,右手端起一个抢来的海碗,一口气将里面满满的酒浆全都灌下肚去。

    “啊,好!”

    海呼里把碗随便一扔,伸手抹一把嘴唇上仅有的几颗鼠须,带着满嘴的酒气满意的说:“还是中原好啊,想不到出征的时候,还能喝到酒!”

    “哎呀,这位主子爷一看就是海量,可惜咱这小地方只有这种土酿,配不上主子爷的本事。”

    胡老头老头赶紧上前,奋力抱起一个大坛子,给海呼里的碗里重新注满酒浆:

    “下次主子爷再来,还请提前告知小的,我也好请家主给主子爷准备真正的好酒。”

    “哈哈哈!”听到这话,海呼里扬天大笑:“你这汉狗,莫不是想要打探主子我的军情?”

    海呼里的脸上有一条从额头直抵下巴的刀伤,被笑声扯着,就像毒蛇一般扭曲。犹如食人野兽一般的血盆大口里,长满焦黄的脏牙,恶臭的口气混合浊酒的酒气,让人作呕。

    “哪能呢,哪能呢,小的哪有那么大胆。”

    胡兰山无视对方的威胁,像小丑一样陪着笑道:

    “再说,我们汉人不善弓马,主子爷一只手就能打我们一百个,就算打听军情奴才们也做不了啥不是?小的们只是想着提前准备,给主子爷劳军,主子爷只能喝这土酿也是我们做奴才的招待不周不是?”

    海呼里也不认为本地汉人敢对他们怎么样,不过,汉狗狡猾,如果把自己的行止偷偷报告给草原鞑子或党项蛮子之类,自己也不见得能讨到好。

    海呼里是去年才继承他大伯的财产成为谋克,手下一共只有8o户,勉勉强强2oo丁口,如果跟草原或党项硬碰硬,损失大了,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地位就会下降,甚至,自己的谋克说不定会被别人谋夺。

    就像自己和阿玛一起夺取了大伯留给几个堂哥的遗产一样。

    想到这里,海呼里冷笑着对胡老头说道:“别打听本将的行止,以后每年这个时候都备好上好酒肉就行了!”

    “是是~~~一定一定~~~。”胡兰山像小鸡啄米一样连连点头,同时示意自己木纳的儿子赶紧给这个鞑子头领倒酒。

    “还有,回去跟你家主子说,今年先饶他这一回,明年本将再来,他要出十个娘们!”

    说起女人,海呼里的手下出阵阵哄堂大笑。

    汉女肤白貌美,身段柔顺,一直是部落民最喜欢的货物。

    早些年这还不算什么,现在北方汉人十不存一,他们白山黑水间成长起来的猎人不善舟楫,也没法过江劫掠,新抓到的好货色一年比一年少,如今在关外,一个漂亮干净的新汉女,甚至能换一匹好马!

    那胡老头暗暗叫苦,不敢应答——在他眼里,徐世杨是个年轻气盛的半大孩子,平常就喜欢吆喝什么“胡无人,汉道昌”,最是重视人口,这次自己出来跟这伙女真鞑子“讲斤两”,那小子坚决不同意送女人,宁愿加倍上贡粮食,还给了酒,但就是一个人都不愿意出。

    作为堡子里常年跟各路鞑虏、好汉们打交道的“外交官”,胡兰山当然知道,在鞑子眼里,汉女很值钱——仅次于牛马,略高于铁器。

    如果不是眼前这支鞑子人马之前已经抢到不少人丁,胡老头觉得,这一次怕是都糊弄不过去。

    而且,这一次过去了,下一次怎么办?

    以徐世杨那个油盐不进的性格,死命顶着不给人口,引得鞑子来攻堡怎么办?

    到时候,就不是5个女人可以打的事了。

    胡老头这边还在想着以后的事,海呼里喝了两碗酒,啃了一整条羊腿,再提起汉女,顿时觉得下腹一阵火热。

    他挥挥手,招来牌子头(相当于五十户)兀鲁,大声吩咐:“去后面找几个汉女来乐呵乐呵!”

    横着看足有两个人宽的光头咧开大嘴笑了一下,转身向关押生口的地方走去。

    那里顿时响起一片凄厉的惨叫和女子求饶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