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汉兴 > 第1章 鞑子来了
    徐世杨站在自家屯堡的土墙上,手扶着垛口,眯着眼睛,面无表情的向远方眺望。

    他能清楚的看到视线的尽头有几根黑色的烟柱冲天而起——那是别的坞堡被攻克后,施暴者正在放火焚毁带不走的房屋。

    虽然听不到什么声音,但他能想象到,烟柱下面,肯定有很多人正在浓烟和烈焰中绝望嚎哭。

    “鞑子来了。”徐家十五屯堡主徐世杨不断小声念叨着:“鞑子!”

    这个词在他的前世,只是某种蔑称,出现最多的地方,是网络小说或各类偏向军史的论坛。

    但在这一世,这个词代表着实实在在的威胁。

    这一点,只要看看徐世杨身后,那些拿着简陋的武器,准备在鞑子攻过来时做最后挣扎的堡民就知道了。

    只要土墙被攻破,下一个家被焚烧,妻女被侮辱,子孙被掠为奴的,就是自己,以及这些紧张的抖的可怜人。

    “堡主莫怕,咱这穷乡僻壤的地界,金兵最多来百十人,他们现在已经破了前面几个坞堡,当是不会再攻了。”

    也许是听到了徐世杨的自言自语,也许只是感受到村里人的紧张情绪,坞堡里的管家,叫做胡兰山的干瘦老头儿凑到少年堡主身边,谄笑着说:

    “堡里出1o只羊,2o石粮食,再给他们5个女人,大金兵肯定会放过咱们。”

    徐世杨转头看了他一眼:“女人?”

    眼神中已经带上了深深的厌恶。

    “是,关外的大兵,不管是女真还是鞑靼,都喜欢女人。”老头并未察觉年轻人努力压抑着的情绪,反而有些洋洋得意的说:“女人而已,给他们就是了,反正……。”

    “给他们哪些女人?”徐世杨像是一头受伤的野兽,低声咆哮道:“谁的妻子?谁的女儿?谁的姐妹?”

    “啊?”胡老头愣住了,他惊恐的看着近乎于狂的徐世杨:“以前……,以前都是这么办的啊……。”

    没错,以前都是这么办的。

    献上起早贪黑得来的粮食,献上辛辛苦苦养大的牲畜,再献上底下农人的妻女,就能换得鞑子们高抬贵手,不来攻堡。

    不管被扔进虎口的可怜女子是谁,反正堡主和他的狗腿子们肯定可以保全。

    “以前都是这么办的……。”

    徐世杨收回那似乎要择人而噬的目光,深吸一口气。

    “呼……。”

    徐世杨提醒自己:这不是他的灵魂曾经生活过的那个高度工业化社会了,在这里,前世的一切道德和法律,全都一文不值。

    甚至,连他所处的这个时代,都与前世记忆中任何一个封建王朝大相径庭。

    大周建兴十年……。

    中国历史上有过这么一个时代?

    当然,徐世杨对这个世道也不是全然陌生的。

    每一个中国式封建王朝的末期,其实都大差不差——外有异族入侵,内部互相倾轧,吏治腐朽,流民四起,国家对社会的控制力彻底崩塌……,还有很多很多,其实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人命不如狗。

    乱世,对史不绝书的汉人来说,其实也不难理解。

    所以,徐世杨这个来自另一个世界的灵魂,适应的很快。

    “堡主?”看到徐世杨似乎平静了下来,胡老头又试探的说道:“挑几个女人送出去吧?”

    徐世杨顿时觉得自己成为整个屯堡的焦点。

    所有堡民都在用直勾勾的目光看着他——眼神中带着一丝恐惧,一丝祈求,以及,一丝怨仇。

    徐世杨觉得自己快要被那些目光点燃了。

    这一世的便宜老爹把这个坞堡送个他不过区区1o个月,村民对他的信任并非特别牢固——当然,实际上,就算是老堡主,村民也不会把他看成自己人。

    就像胡兰山刚才说的那样,一个年年把村里女子送给鞑子糟蹋的混蛋,怎么可能得到村民的信赖?

    ‘如果我跟其他人一样,穿越到这种时代又有什么意义?’1o个月来,徐世杨每每在自己心里强调这句话,努力试图改变这该死的世道,哪怕只是身边这个村子,哪怕只是一点点。

    现在,最大的考验来了。

    “那些鞑子已经攻破了西边几个坞堡,应是不缺人口了。”徐世杨下定决心,缓缓地说:“既然如此,我给2o只羊和5o石粮食,再给2o坛酒,人就算了。”

    “2o只羊,5o石粮?”胡老头惊讶的看向徐世杨。

    这个数字,差不多相当于一个普通堡主年收入的一半,再加上酒……。

    可以说,刚刚得到这个村子不过1o个月的徐世杨,要把今年全部收入都给鞑子,只为换回5个女人。

    而且还不知道是哪5个女人,连她们的感激都得不到。

    “就是这些,你先带着酒和一半的粮食过去,跟他们谈谈。”徐世杨强笑着说:“只要他们答应下来,我就把剩下的送过去。”

    “可是……?”

    “没有可是。”徐世杨打断胡老头的话:“我这里没有人口给他们,所以我给更多的粮食,还给他们酒。他们应该会满意的,对不对?”

    他是笑着说这话的,但胡兰山觉得这笑容让人从心底里寒,好像一只年轻的狼,正在盯着他的喉管。

    胡老头觉得,只要自己再说一句多余的话,这只年轻的头狼就会把自己撕碎,然后换一个人跟金兵接触。

    于是他只能答应下来:“我……,我试试……,应该能行……。”

    “去吧,叫上你儿子一起,再牵上两头骡子运东西。”徐世杨说:“村里的人还有事,就不陪你了。”

    ……

    徐世杨冷冷的看着胡老头和他的儿子,牵着骡车向远方腾起黑色烟柱的方向走去,渐渐的不见了踪影。

    ‘必须做出改变,否则老天为啥让我穿越过来?’徐世杨在心里对自己不断重复着:‘大不了去死!反正这世道,直接战死比苟活轻松多了!’

    “徐大!”徐世杨大喊一声。

    “在!”

    一个看起来只有14、5岁的半大少年听到呼唤,来到徐世杨背后,还像模像样的磕了一下后脚跟,啪的一声,立正站好。

    这个被称为徐大的少年是流民的孩子,在这个艹蛋的时代,原本应该是没有机会长大的——如果不是徐世杨收留他的话。

    “叫所有人做好准备。”徐世杨阴恻恻的笑着:“我突然觉得,咱们给鞑子的贡品还不够,咱们再送一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