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医网情深:谢少的心尖宠妻 > 第八十章 声东击西
    那丫头自然糟了冷眼,但没能亲眼目睹到他的功能,往后但凡谢舜名惹得她不开心,她就会当着大家的面,大声地问他,你是不是行不行?

    这话问得多了,就连他的父母平日里看向他的目光都怪怪的,每天看着他,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为了打消大家的疑虑,谢舜名苦思冥想,终于在钟可情再一次对着他发难之际,想到了用这句话来堵她的嘴。

    用过的都说行……

    哈,回想起来,那丫头听到这句的第一反应竟然愣了愣,随即便一声不吭地走开,据钟家父母说,那个周末,她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整两天,都不曾出门。

    那时候年少懵懂,未能觉察出那丫头的心底的微妙变化。

    隔了几日,那丫头再次站到他面前的时候,又变得欢快活泼起来,对于他的功能问题,又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她几乎是咬碎了牙齿问的:“几个人用过?”

    谢舜名无奈地低头一笑,笑声中,带着不易察觉的自嘲。

    如果那个时候,他对她再好一点,如果十年前,他将所有的事情坦诚相告,她会不会愿意跟他走?

    可惜,那丫头已经变成了一张黑白相框,从此尘封在冰冷的墓园里,他再也没有机会知道她的答案了。

    钟可情正在筹备下午发布会的事宜,季正刚却打了电话过来。

    “小墨,下午的发布会取消掉吧……”他说得云淡风轻,仿佛钟可情先前的努力全都是白费功夫。可钟可情不是好欺负的主,她故作为难之态:“可是奶奶已经通知了各界媒体,这个时候突然取消发布会,只会令媒体对我们季氏产生不必要的猜测,到时引起季氏的资金

    风波就不好了。”

    “为什么这么急着通知媒体?为什么不提前跟我说?”季正刚隐隐有些发怒。钟可情蹙了蹙眉,正了正声道:“这件事情是奶奶应承我的,父亲在外面有多少风流债我不管,你总不能亏待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吧?江阿姨做过的那些事,你心里难道不清

    楚么?”

    “可……可你也不能这样……”被钟可情这么一质问,季正刚顿时觉得底气不足。

    钟可情才懒得理他,又道:“下午是我第一次召开发布会跟媒体见面,这么庄重的场合,父亲一定会来替我打气,哦?”

    季正刚无言以对,他哪里敢出现在发布会现场,他现在对江美琴母女都是拼命躲着。

    钟可情眨了眨黑亮的眼眸,声音突然变得清冽起来:“父亲最好还是出现一下吧,免得错过了好戏。”

    滴得一声,不等季正刚反应过来,她已经挂了电话。至于究竟是什么好戏,要季正刚出现了才知道。

    江美琴一早给她设了个局中局,让她往里头跳。钟可情不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她也挖了个坑,等着姓江的自己把自己埋下去,一辈子都别想再出头!

    下午一点半,钟可情搭着专车,前往季氏大楼。车子路过门口的时候,季子姗母女正朝着马路上招手喊的士,钟可情故意让司机停了车,从车窗里探出脑袋来,眉梢微微上扬着笑道:“子姗妹妹,江阿姨,要不要我载你

    们一程?”

    季子姗一听到“妹妹”两个字顿时失控,横着一双眼眸瞪回去:“不用你假慈悲,我们母女两个自己走!”

    “好。”钟可情缓缓一笑,勾了勾嘴角道,“那妹妹记得问出租车司机要发票,到时候好拿来我房里报销。”

    “你!”季子姗被气得纯色发紫。

    “季家的帐每一笔都要记得清清楚楚,这可是妹妹自己说过的话。”钟可情扬起一张桀骜不驯的脸,果断地朝着司机一摆手,车子便驶出了季家。

    在车上换上了晚礼服,钟可情和江美琴母女几乎是同时到达发布会现场。下午一点五十,季氏大楼底下已经聚集了上百号媒体,除却几个特别邀请的专栏作者,a市中大大小小的杂志和电视台全都闻风而来,簇拥在季氏大楼底下,将整个路面堵

    得水泄不通。

    江美琴母女在什么地方都不忘出风头,今日的发布会虽是钟可情召开的,她们母女二人,却穿得异常夺人眼球。

    季子姗身穿一袭红得耀眼的拖地露背长裙,当她从出租车上走下来的时候,镁光灯便对着她“啪啪啪”照个不停,瞬间夺走了所有人的视线。

    钟可情则穿着一身低调的藕粉色轻纱短裙,趁着季子姗被堵的时候,她在张小蝶的遮挡下,悄悄进了季氏大堂。

    季子姗则被堵在门口,拖地长裙时不时被人踩到,不一会儿功夫,整个人就变得狼狈不堪。

    钟可情回眸望了她们母女一眼,不觉掩嘴巧笑。

    声东击西,也得有那么个傻子愿意去声东才行!

    季子姗那一袭抹胸长裙,别提多耀眼,最终不得不出动了保安,江美琴母女才得以安然进入大堂。

    季老太太从十四楼会议室出来,在现场门口碰到钟可情,见她穿着低调而得体,对着她满意一笑,随即牵着她的手,缓缓走到台上,对着大家鞠了一躬。

    季老太太习惯了被媒体簇拥,从头至尾都笑得从容优雅,尽管她已经是白发苍苍的高龄,却依旧有着令人难以移开眼球的气质。

    那些媒体原本都簇拥在季子姗身侧,这回突然看着季老太太牵着一个长相略显陌生的少女走到台上,台下顿时一片喧哗。钟可情并非第一次出现在媒体面前,先前在6屹楠的婚礼上,谢舜名拉着她的手,向大家宣布他们是情侣关系,那时已经引起全城轰动。只是那日,她故意罩着季子墨的

    喜好去穿衣,一颦一笑都是学着季子墨的模样,以至于今日她露出本色,那些媒体反倒迷糊了,认不出她了。

    “季老太太,能介绍一下,你身边这位小姐是谁么?”

    “季老太太,您身边这位小姐看着很面熟,请问她是您的孙女么?”

    “请问这位小姐,您和谢舜名谢少是情侣关系么?”

    “谢少早先公开宣布您是他的女友,请问你们有结婚的计划么?谢家与季家两大地产巨鳄结成亲家,是不是有商业联姻的嫌疑呢?你们之间真的存在真感情么?”

    媒体们依次发问,一个比一个问得问题狠辣,一针见血!季老太太缓缓抬起手,安抚了在场的记者,而后挽起钟可情的手,满脸慈爱道:“你们的问题,稍后我们会一一解答,今天下午季氏召开发布会的目的,正是要将她介绍给

    大家。”

    台下的媒体渐渐安静下来,对着钟可情一阵猛拍。

    钟可情亦是大户人家出生,见惯了这种场面,她淡然自若地站在镜头面前,笑得恬静优雅,尽显大家风范。

    季老太太的余光悄悄扫过她的脸,心里头对这个孙女儿愈发满意起来。她从小患有自闭症,时不时会突然发脾气,会自虐,会绝食,因为她这样古怪的性格,季老太太从来都不敢将她曝光在媒体之下。外界都知道她有一个不敢带出来见人的孙女儿,有人猜测她的孙女儿长相奇丑无比,难以面对镜头,又有人猜测她的孙女儿行为不检,难登大雅。季老太太无数次想要一个巴掌扇过去,封住那些媒体的嘴巴,

    终于到了今日,她才真正有机会那么做。

    “这是我的嫡亲孙女儿,季子墨。”季老太太将季子墨推到舞台中央,慈爱道,“小墨,跟大家打个招呼。”

    钟可情下意识地腼腆一笑,从容道:“各位媒体记者,大家好,我是季子墨。”

    她不欲多说,因为在媒体面前,话若是说多了,就失去了神秘感,将来想要媒体界为之疯狂也就困难了。

    季老太太又道:“小墨这么多年一直跟着我学习公司管理,另外还在钻研医学,课业繁重,难得找到机会,将她介绍给大家,往后还请大家多多关注她。”“季老太太,您亲自教季子墨小姐公司管理,是不是代表将来会将季氏交给季小姐?”外界都知道,季家唯一的儿子季子陵是季正刚夫妇从孤儿院领养的,依照常理,季家

    偌大的家产,没理由交给一个外人,所以季子陵虽然是季家的孙子,但在媒体眼中,刚刚露面的季子墨接管季氏的赢面反而更大。

    季老太太刚要回应,不远处的江美琴连忙推了季子姗一把,将她也推到台前。

    季子姗僵愣了几秒,随即便反应过来,若是季老太太真的应了媒体的话,将季氏交给季子墨,往后她们母女想要在季家立足,可就难了。

    季子姗连忙走到季子墨身边,甜甜地喊了一声:“姐姐。”

    “这不是季家大小姐么?”因为前不久才召开了记者发布会宣布季子姗的身份,台下很快有记者认出了季子姗。

    “究竟谁才是季家大小姐?子姗小姐称子墨小姐为姐姐?”

    “据我所知,季总膝下只有一名独女,这……”

    “季老太太,究竟谁才是您的嫡亲孙女儿?”

    方才才安静下来的记者们,随即又喧哗起来,像是挖到了豪门内幕,整个场面濒临失控。

    季老太太原本是想等介绍完季子墨,再当着所有人的面,将季子姗收为干孙女儿,既不会引起媒体不必要的猜测,又保住了季子姗的面子,可以两全。

    可季子姗偏偏在这个时候跑出来,季老太太心中怒火直烧,目光冷沉地望了一眼季子姗,而后缓缓转过身,对媒体道:“她不是我的孙女儿。”

    季子姗当即愣住,整张脸煞得惨白,完全没料到季老太太会说出这样的话。

    钟可情冷眼瞧着这一切,她没料到季子姗这个蠢货会在此刻闯出来,按理说……应该等着别人帮她撑腰才是。

    心里头才这样一想,钟可情的目光朝着台下瞟了一眼,不远处一小窝媒体簇拥着一个戴着黑墨镜、穿着灰色西装的中年男子入场。

    “不错,子姗往后就不是季家的孙女儿了,她会成为我谢家的儿媳。”谢云摘下墨镜,缓步朝着江美琴身边走去。

    方才惊得不知所措的江美琴顿时有了些许底气,面上露出几分笑意来,对着媒体道:“不错,我和谢先生确实有意结成亲家。”

    谢氏的总资产在账面上远超季氏,这会儿谢云出来公布了婚事,媒体的目光顿时从钟可情身上移到了季子姗身上。“谢先生,贵公子前段时间曾经当众宣布季子墨小姐是他的女朋友,现在他却突然要娶季子姗小姐,能解释一下其中的原因么?”记者的嘴巴向来狠毒,一下子就戳中了关

    键点。

    季子姗方才低垂的脑袋这会儿终于抬起来,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台下不知是谁,轻轻嗤笑了一声:“谢大少爷遍览群花,谈过一两个女朋友有什么可好奇的,能当上谢家的少夫人才是本事……”钟可情立刻循着这声音去找,可说话声湮没在人群之中,只有个把身穿黑衣的男子鬼鬼祟祟地缩着头,目光躲躲闪闪。钟可情不禁轻蔑地望了谢云一眼,从前一身正气的

    谢伯伯也玩起暗招儿了,居然在众多媒体人当中安排了托儿。

    “仔细对比一起,子姗小姐确实要比子墨小姐美上几分,都说谢少选女人很挑剔,子墨小姐大概就是因为美貌不够才被抛弃的吧?”

    “第一眼见子姗小姐就觉得惊为天人,谢少那样的人物,也只有跟这样的女人结婚,才能服众——”

    “……”

    紧接着一群人都在对比季子墨和季子姗的相貌。钟可情原本是局外人,对小表妹的相貌还是很有自信的。季子墨从小就有自闭症,无论从穿衣或者发型方面来看,她都不是很喜欢暴露自己。季子墨剪得是齐刘海,厚重

    的刘海垂下来,遮住了大半张脸,那光洁美丽的额头和宛若月牙的眉毛,谁也无法看到,能看到的只是精致的口鼻,看上去确实算不上惊艳。

    钟可情又为人低调,今日选择的晚礼服亦是很普通的款式,站在人群中,很容易被湮没。

    相较之下,季子姗长发挽起,配上那条艳红色的抹胸长裙,无疑是人群中无法忽视的存在。

    这种原本就不公平的比较,得出的结论有什么意义?

    呵——

    钟可情轻嗤一声,没有关系,这一切本就是她希望的。

    将季子姗捧得越是高高在上,摔下的刹那,才会出奇的血肉模糊。

    季老太太没料到这样的变故,眉头微微一蹙,面上却依旧维持着笑容,朝着谢云缓缓走去,笑着打招呼道:“谢总大驾光临,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谢云面色如常,丝毫没把季老太太的不悦放在心上,而是轻笑出声:“突然出现,就是为了给老太太您一个惊喜。”他拉着季子姗的手,走到季老太太面前,“您这个孙女儿

    ,我可是喜欢的紧。婚礼的事,我跟孩子他妈商量过,没来得及经过您的同意,就迫不及待地要向大家公布这个消息……希望您不要生气才好。”

    谢云当众称季子姗为季老太太的孙女儿,季老太太反倒不好在媒体面前跟他翻脸,只得默默忍了下来。

    钟可情见季老太太面色难看,便知季老太太对谢云已经记恨上了,至于搞大这件事的江美琴母女,她更是不愿意正眼去瞧。

    谢云却全然没在乎季老太太的处境,将现场所有的问题尽数抛给她。

    钟可情见他身上笼罩着奸商惯有的气质,猜想着,他现在一定恨不得季老太太气死才好,一旦季老太太撒手人寰,季家就是一盘散沙,他谢氏吞并季家便指日可待。

    季老太太活了大几十年,比谢云还要大了两轮,又怎么会轻易被他绕进去。

    她缓缓一笑:“子姗才十七岁,现在就提婚事未免太早?这法定年龄还没到呢,就算再怎么急着嫁人,也不能……”她顿了顿,没再说话,给人的感觉就是季子姗不够矜持。

    “嗳,婚可以不急着结,但这亲事得提前定下,子姗这么好的姑娘,万一被别人家的公子哥给抢走了,不是我家舜名损失么!”

    “父亲若是觉得好,就自己娶吧——”

    季氏大楼门口,谢舜名用傲慢到骨子里的冷沉音调说道,他音量很大,喊得全场几乎所有人都听到了。他说得那么漫不经心,似乎根本没把自己的父亲放在心上。

    谢舜名的意外出现,当即引起媒体的骚动。原本对着季子姗、季子墨和季老太太的镜头突然扭转了方向,镁光灯朝着谢家父子拍去。谢家父子,一个沉稳地散发着成熟的魅力,一个则张扬着自己桀骜不羁的个性,

    就是一只猛虎同一头狂狮的对决。两个人都不涉足娱乐圈,但他们生来就是娱乐界的宠儿,上报的几率和版面甚至比红极一时的顶级明星都还要大。

    如果说,先前季氏两个孙女儿的矛盾是这场闹剧的导火索,那么现在才刚刚步入正片。钟可情也顺着众人的视线朝着谢舜名的方向望去,他穿着白大褂现身,摆脱了往日花花大少的形象,今天则显得格外沉稳。很多人因为医生这个职业而对谢舜名着迷,而

    更多的人则是因为谢少才对医生这个职业着迷。

    钟可情这才想起来,他今天是上白班的,这会儿应该有手术才是。

    看他胸前隐隐还沾着些许血迹,应该是刚从手术台上下来,没来得及换衣服,就匆匆赶过来了。

    钟可情没有跟谢舜名提过今天发布会的事,他的突然出现,也令钟可情万分惊讶。被儿子当众忤逆,谢云的面色阴晴不定。三年未见,他幻想过无数种跟儿子重逢的场面,却没料到竟是这般针锋相对。不知不觉之中,他对台上那个静默不语的少女多了

    几分怨恨,他下意识地认为,他的儿子是为了给她解围才会出现。谢舜名的目光从钟可情面上一晃而过,他来现场之前,根本没料到会在这里碰到那丫头,跟没想到时隔三年未见,自己的父亲居然会在这样的场合,当众欺负一个年龄仅

    有他三分之一的少女。

    “谢少,谢少……”

    所有人都怔愣了几秒,随即便有人惊呼出声,疯了似的朝着谢舜名的方向涌去。

    谢舜名身边没有保安,很快便被众人簇拥到中央。

    他似乎根本不担心这群来势凶猛的花痴记者们,面无表情地朝着季子墨的方向走去。

    他径直地往前走着,周身的煞气逼的一群人迫不得已给他让出一条血路来——钟可情在心中默念到十,谢舜名已经走到她面前,不等她反应过来,他便伸手握住了她的左手,十指紧扣,宛如一对亲密无间的恋人。如果不是一开始就知道这只是一场

    戏,钟可情这会儿一定会沉沦其中。时隔这么多年,她最想做的事,不过就是跟他携手而立,如今她做到了,偏偏只是演戏罢了。

    “怎么?害羞了?”谢舜名眉梢微微扬起,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邪肆笑容,当着众多媒体的面,同她“打情骂俏”。

    若是从前的钟可情,必定会回敬他一句,你何来的自信?现在的钟可情必须要装出乖乖女的模样,微微低下头去,双颊露出两抹可疑的红云。

    “现在看起来,谢医生同子墨小姐站在一起,看起来似乎更般配呢。”

    “谢医生喜欢谁就跟谁般配——”

    “只有谢医生喜欢的人才配得起他——”

    台下的声音又变了。

    钟可情微微抬起头,余光扫过谢舜名的侧脸,这一刹那,她觉得他就像天神一般,温暖了她冬雪一般冰冷的世界。

    谢云安排的托儿再多也敌不过悠悠众口,因为比起已经老去的谢云,谢大少爷在媒体界更具话题性,脑残粉更是数不胜数。“父亲,”谢舜名握着钟可情的手,缓步走到谢云面前,沉静着声音道,“父亲与我多年未见,大概已经不清楚我现在的口味了。”他说着,目光在不远处的季子姗身上打量

    了片刻,有些厌恶地摇摇头道,“父亲应该知道的,我向来看不上那种胭脂俗粉,比起心机深重的熟女,我更喜欢傻得可爱的乖乖女——”

    季子姗当即羞愧地想要挖个地洞钻下去。亲奶奶不肯认她,又当场被谢家少爷暗里地嘲笑了一把,季子姗恨不得从台上跳下去,摔死了一了百了!

    “你!”谢云当即被气得火冒三丈,想要发火,却又怕丢了谢家的面子。他家的这个小杂种,从来就没把谢氏的生意放在眼里过,在媒体面前说话,从来都是语出惊人。

    谢舜名面上的笑意却更深了,挽着钟可情的手道:“父亲方才不是说要帮我订婚么?择日不如撞日,就请您替我们做个见证吧!”

    什么?台下的媒体似乎都被谢舜名的话震惊到,但正因为这句话,让他们更有兴致深入探讨。谢家大少爷跟季家这位很少露面的嫡亲孙女儿,究竟有着什么故事。倘若他们真的

    订婚,那明日整个娱乐界都要因此沸腾吧?

    撇开娱乐界不说,谢家与季家联姻,两家地产公司明日的股价恐怕会涨停吧!

    谢云原本严肃的脸颤了颤,嘴角被气得抖了又抖。

    谢舜名则依旧是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根本没把他父亲放在眼里。

    “你,你来说!”谢云拿自己的儿子完全没辙儿,只得话锋一转,视线对上钟可情,“你真是他的女朋友?”

    谢云知道,谢舜名当着他的面,未必说的是真话。订婚这种事,说不定只是随口说说,为的就是跟他顶嘴。

    季子姗有谢云这个靠山,钟可情自然不会傻到当场跟谢舜名闹僵。她微微低下头去,双颊露出两抹羞涩的笑意,而后故意朝着谢舜名身后躲了躲。

    钟可情虽然没说话,但她这样的小动作已经不言而喻。谢舜名握着她的手更紧,迎上谢云的视线,不客气道:“父亲,小墨胆子小,你这么大声,会吓到她的。”说道这里,他回过头与钟可情相视一笑,二人之间尽是暧昧之意

    ,“若是吓到了她,我会心疼的。”

    “不!不行!”谢云当场否决,“这丫头连大学都没考上,凭什么当我谢家的媳妇。论相貌论才能,子姗都要比她强上千百倍……”“可我不喜欢啊。”谢舜名缓缓勾起唇角,走到季子姗面前挑了挑她的下巴,仔细观察了她的五官之后,嗤笑一声道,“下巴太尖了,抱在怀里会搁着我的肩膀;鼻子太挺了

    ,打个kIss还要借位;眉毛太浓了,据说……”他顿了顿,露出邪肆的笑意,“据说毛发浓密的人性欲强,我可吃不消!”季子姗见谢舜名摸了她的下巴,一开始她还很欣喜,于是没有躲开,等她听完谢舜名说得最后一句话,羞愧得无地自容,当场双眸中就蓄满了泪水,一边哭一边朝着江美

    琴身边奔去。

    钟可情今天召开发布会的本意并不是修理季子姗,既然谢校草出手了,她也不便阻止,静默看着,笑而不语。就因为谢舜名一句“我可吃不消”,台下顿时爆发出一阵强烈的哄笑声。这一笑,记者们似乎把钟可情未能考上大学的事都给忽略掉了,镜头对准了季子姗的脸,照着她的

    五官直拍,似乎要将这句话在杂志版面上做一个配图剖析。

    季子姗吓得往江美琴怀里直缩:“妈,妈……”

    江美琴根本不知道季子姗背着她喊了谢云过来,这会儿正记恨于季子姗的胡闹,根本没有心情去安慰她。

    季子姗见江美琴无动于衷,只得惊慌地冲到谢云身边去,拽着谢云的手,喑哑着声音喊道:“谢伯伯……”

    谢云素来怜香惜玉,这种情况下,他自然是拼命将季子姗护在身后,不让镜头拍到。

    啪啪啪——

    这种情况下,谢舜名居然边鼓掌边调侃自己的父亲:“谢伯伯?叫得真好听!怎么不叫干爹?这年头干爹似乎更流行——”

    季子姗羞愤无比,站出来指着谢舜名的鼻子骂道:“谢大少爷,我跟你无冤无仇,请你不要随便侮辱我!”

    “哦?无冤无仇是么?”谢舜名冷冷一扯嘴角,“既然无冤无仇,方才为什么说要跟我订婚呢?你是要跟我订婚呢,还是要跟我的钱订婚呢,又或者是跟我父亲订婚?”

    谢舜名说得毫不客气!

    江美琴母女的嘴脸,他也不是没见过,以往她们两个在季家闹闹也就罢了,想不到这一次还要跟他们谢家扯上关系!爱扯关系是吧,那就让你们扯个够!“你……你不要胡说!”季子姗急得直跺脚,但面对眼前这个玩世不恭的少爷,居然束手无策,只得对着台下解释道,“大家不要误会,谢伯伯跟我妈妈是莫逆之交,绝对没

    有那些乱起八糟的关系!”

    莫逆之交?

    呵——

    钟可情就等她说出这句话呢!

    钟可情的余光朝着台下望去,约莫过了十几秒,终于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了季正刚的身影。给他发请帖,不就是为了让他亲耳听听江美琴的丑闻么?

    “他们确实是莫逆之交。”钟可情咬着唇,像是很为难地解释道:“江阿姨是谢伯伯的初恋情人。”

    钟可情说这话的时候,目光紧紧注视着台下的季正刚。季正刚那一本正经的脸顿时黑了半边,额头青筋跳起,双拳紧握,隐忍不发。

    “阿名哥哥,你大概不知道吧,江阿姨和谢伯伯二十年前就认识彼此了。”钟可情笑得纯真无邪,解释得也很通透,可这话落在媒体耳中,就没那么简单了。

    二十年前就认识了?还是彼此的初恋?

    时隔二十年,如今两个人再度相遇,难道是旧情复燃?不然为什么要强逼着自己的儿子娶初恋的女儿呢?

    阿名哥哥……

    谢舜名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差点儿没恶心得吐出来。

    这丫头可真会演戏,喊得生动、深情、瘆人,让他浑身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钟可情早料到谢舜名会是这副要死不活的表情,她自己喊这四个字的时候也酝酿了好久,原本打算直接喊他“谢校草”或者“谢哥哥”,无奈这两个都是钟可情对他的专用称

    呼,他那般疑神疑鬼,钟可情可不希望当着这么多媒体的面,又要被他质问。想破了脑袋才想出“阿名哥哥”这么个称呼来,可是显而易见,那厮很不喜欢。

    “谢先生,请问您和江女士是怎么认识的?”

    “谢先生,据说谢夫人已经数月没有回家,你们是吵架了么?”

    “谢少,关于谢先生和江女士的事情,您怎么看?”

    “……”

    媒体向来都是没完没了,只要一挖到半点内幕,就会问个不停。

    季子姗、江美琴、谢云三人,顿时陷入了困境,被堵得水泄不通。

    钟可情和谢舜名虽然也被堵着,但谢舜名冷硬的气场震慑得媒体不敢太过考前,他始终侧着半边身子,将钟可情护在身后,以保证摄像头拍不到她的脸。

    谢舜名根本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这种下意识地动作,好像从她进入医院实习开始就默默产生了。

    她在他家帮忙照看小麒麟,第二天一早,她会搭着他的车,两个人一起去医院。

    途中碰上堵车,或是急刹,他都会下意识地横出一只手臂来,去护着坐在副驾位置上的某人。

    可能只是习惯吧。

    他刚刚学会开车的时候,可情那丫头便死缠烂打地爬上了副驾位,要他带着她兜风。

    那是他第一次载人,很不幸的,发生了车祸。跑车撞上了路边的一颗白桦树,车头毁坏得严重,救护人员原本以为副驾位上的人死定了,可当他们扒开车门的时候,才发现驾驶位上的少年横着一只手臂死死护着身侧

    的少女,少女只是惊吓过度晕倒了过去,除了些擦伤,居然一点大碍都没有。

    那一次,谢舜名很庆幸自己没有害死可情。

    可正因为那次车祸,他才发现另一件可怕的事……

    被救护人员送到最近的医院就医,明明只是手臂受伤,偏偏流血不止。医生几乎想遍了法子,也没有办法止血,只能不停地输血。

    直到二十四小时之后,血液检测结果出来。遗传性凝血因子缺乏,俗称血友病。

    季子墨那丫头曾经问他为什么会学医,他当时开玩笑似的回了四个字,久病成医。

    那时候说得漫不经心,他心里头却是很认真的。

    他确实是久病成医。

    一开始得知自己患了这个病,就拼了命地想要医好。因为那时候举家和睦,还有可情陪在身边,他所有珍惜的东西都在。

    他几乎跑遍了国内所有的医院,可即便是血液科专家级的医师也束手无策,因为血友病只能控制,却治不好,到了后期,随时会受到死亡的威胁。

    谢舜名就是那个时候开始接触医术的,他有这方面的天赋,苦读几个月,就把医学基础知识了解得七七八八。

    也是读完那些,他才彻底明白,以当时国内的医学水平,血友病根本就是不治之症。

    就在他灰心丧气之时,自己的亲生父亲又当着他的面做出一件禽兽不如的事情来——

    经过那件事之后,他才下定了决心,即便放弃可情,也要远离这一片肮脏的土地。

    钟可情是被谢舜名拽着离开发布会现场的,一出季氏大楼,谢舜名便将她塞进了自己的车里,绕过前面的十字路口,甩开狗仔队,直接冲上高速,一路狂飙。

    谢舜名按开了软车顶,肆掠的狂风迎面而来,吹得钟可情的裙摆和长发都迎风起舞。

    钟可情张开双臂,尽情地迎接着这场风暴。不知为何,此情此景熟悉到了极致,就仿佛十年前青涩懵懂的少年开车载着年幼无知的少女,私奔到天涯——

    “可情——”谢舜名下意识地扭过头,对着季子墨那张陌生的笑脸,喊出那个窝在心里十多年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