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大泯灭时代 > 第八十章 给你俩吃棒棒糖
    第八十章给你俩吃棒棒糖

    你准备好和我开战了吗?

    胡北川第二次说出这句话,却有振聋聩的效果。

    场中的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露出踟躇之色,不敢轻举妄动。

    这一刻,几乎所有人的心中,都生出这样的念头来。

    ——这样的人,谁敢与他开战?!

    然而,场中,宁旅长却仍然寸步不让地看着眼前的胡北川,显然,他虽然自问不是胡北川的对手,但他绝不会退步。

    胡北川这个人,是杀人犯,死在他手里的人,甚至比死在崇神种手里的人还要多。

    这样的人,必须要被制裁。

    无论他多强大,都不配以人类的身份活在人群的族群之中。

    自己身为军人,无论对方有多强大,宁死,也要亲手制裁这样的人!

    而边儿上的那个文秘却是坐不住了,她直接踏前一步,沉声道:“宁高岑宁旅长,上峰的命令,你也打算违抗吗?我勒令你立即后撤。

    “还有胡先生,我知道,我们之间有很深的误会,但今天,请你相信我们,我们绝不是带着恶意来的,我们的上峰想要和您谈一谈——真正地、心平气和地和你谈一谈。”

    对于宁高岑这样的人来说,上峰和命令还是很有用的,文秘说到这里,宁高岑虽然仍想要与胡北川死磕,但却也露出了几分游弋的神色来。

    但可惜的是,这家伙有点退意了,但胡北川却仍然死死抓着他的手,控制着这位宁旅长。

    而见此,那文秘也大概看清楚了,她微微吸了口气,转向胡北川,声音压到只有他们这边三个人才能听见的地步,道:“胡先生,我叫季凌白,是目前上峰指挥部的席秘书官,我可以代表上峰与整个指挥部表态,我也想要表示我们的诚意。

    “这份邀请,不是鸿门宴。

    “智人和崇神种非我族类,而七日之前,智人在北城区一带展开屠杀的事实已经确认,而根据我们内部得出的可靠结论。

    “智人并不可信。

    “而崇神种亦非我族类。

    “除此之外,胡先生您可能不知道的是,同质化生物正在侵吞整个上阳市,最迟一个月,上阳市就将彻底变成同质化生物的乐园,如果在那之前,我们找不到离开上阳市的办法,这里包括你我的所有人,就只剩下两个选择了。

    “要么死,要么投身迷雾之中。

    “但现在,上阳市里的局势胡先生您也清楚,崇神种、智人、同质化生物还有我们军方四方彼此乱斗,我们的力量持续衰弱却仍找不到离开这里的办法。

    “所以,胡先生,我们需要你的力量。

    “当然,我也知道,胡先生您没有帮助我们的必要与义务,但您再强大,当这座城市里充斥着怪物的那一天到来,您也将无路可退不是吗?

    “而且,您难道不想回到地球吗?”

    胡北川觉得有些讽刺的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站在自己的族群这一边,变成了没有必要与义务的事情了。

    但不得不说,季凌白的最后一句话说到了胡北川的心坎里。

    而且,季凌白所说的另一个信息也让胡北川一阵的心惊肉跳——同质化生物将在一个月内侵占整个上阳市?

    同质化生物的数量正在增多,这一点胡北川也清楚,胡北川也知道这趋势并不好,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切会这么快。

    这种情况下,季凌白没有忽悠自己的必要,她的说的信息或有偏差,但一定是真的。

    胡北川沉默片刻,终于是松开了手。

    那位宁旅长即刻后撤。

    而季凌白见此则是直接踏前一步,勇敢地拦在胡北川和宁旅长中间,彻底隔开这两个人,道:“胡先生,上阳市存亡,是人类的存亡,也是你我的存亡,我们需要您的力量,而反过来,您也需要我们的力量。

    “我们同为人类,应该有联手的道路可以选择。”

    胡北川都能看出来,季凌白对自己还是有些惧怕的。

    这也正常,胡北川是“享誉”上阳市的杀神,刚刚甚至都表现的如此霸气,这些天来,胡北川在这幸存者基地里,也听说了不少有关于自己的传闻。

    在那些幸存者口中,他是“杀人不眨眼”的疯子。

    这样的情况下,这季凌白畏惧自己,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胡北川沉默良久,才道:“好,我愿意见见你们的‘上峰’。”

    听到胡北川这句话,季凌白才是长长呼出一口气来,露出明显的、松了口气的神情来,然后她才道:“这边请。”

    胡北川敢去见那所谓的上峰,一来,确实是被说动了;而二来,则是他现在的实力足够,就算这真的是鸿门宴,他也有杀出来的自信!

    因此,季凌白既已说到这一步,胡北川当然要一见!

    接下来,季凌白便直接为胡北川引路,为表诚意,其他的军方人员全都撤走,她一个人和那位宁旅长带着胡北川去见“上峰”。

    路上,宁高岑仍然是向胡北川冷脸以对,道:“胡北川,这是事急从权,军方绝不轻饶任何一个罪犯。”

    见此,季凌白就是一惊,生怕胡北川一言不合就动手的她,赶忙打圆场道:“胡先生不要介意,宁旅长就是这么个人,我们是很有诚意的。”

    对此,胡北川只冷声道:“与我开战,你第一个就要死!”

    宁高岑怒目圆睁向胡北川。

    季凌白都惊了,她赶忙道:“胡先生不要动气,宁旅长也是,冷静冷静啊,大局为重!”

    她确实惊慌地要死,真怕这俩人就这样打起来,想了半天,在身上一顿摸索,竟摸出两根棒棒糖来,硬着头皮递出去:“胡先生、宁旅长,以和为贵!以和为贵!”

    说实话,季凌白把棒棒糖递出去她就后悔了——这都哪跟哪啊!自己是傻子吗?这种局面给这俩人吃棒棒糖?这不是火上浇油吗?

    然而,让季凌白意外的是,胡北川瞄了棒棒糖一眼,竟然真的就拿走了一根,打开包装,塞到嘴里,冷哼一声,把头扭向一边,不说话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