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医网情深:谢少的心尖宠妻 > 第三章 自救
    张嫂在门外又喊了两声,见没人应承,便扭开门锁,破门而入。一进房间,满目的鲜血便闯入眼帘,姓张的看得触目惊心,握紧了拳头,壮着胆子朝着床边上靠近,口中还在不停默默念叨着:“子墨小姐,我也是被逼的,你要怪千万别

    怪我。小蝶她是护着你的,你也千万别怪她……这一切都是江美琴指使的,根本不关我们的事。”

    钟可情不回话,静静地听着她忏悔。

    张嫂一想到老公还在医院里躺着,就顾不得其他,只怕床上的人还没死,随手便抡起一侧的枕头,朝着钟可情的脸上捂去。

    钟可情知道,如今这屋子四周都是江美琴的人,她能做的,只有自救。

    “你就不怕被判死刑吗?”就在张嫂的那张脸最逼近她的时候,钟可情猛然睁开双眼,握在手中的匕首狠狠划出去,在张嫂手臂上划出一道不深不浅的口子!

    张嫂痛得捂住了手臂,震惊地望着床上的人,难以置信道:“你醒了!你居然还活着?”

    钟可情冷笑一声,目光中竟是寒意,“看样子,张妈很希望我死。”听钟可情这么一说,张嫂那张伪善的面容被撕破,阴险之色尽显,面上的褶子一层又一层,丑恶之极,“子墨小姐,我不怕告诉你,你今天是非死不可的!你若是按照姓江

    的意思,安生地自杀,倒也没那么多痛苦,偏偏你还活着……”

    张嫂说着长臂一伸,猛得拽起钟可情的长发,夺过她手中的水果刀,将她狠狠摔在床头!

    季子墨这具身子才十六岁,又从小体弱多病,根本无力反抗!钟可情护着身体的重要部位,突然冷眼对上张嫂的视线,“你以为杀了我,你就能逃得掉?”张嫂猛然一震。那双眼眸,清透中带着狠戾之气,绝望中仍充满生机,仿佛看透世事,那绝对不是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子该有的眼神。此刻的季子墨给她的感觉十分陌生,

    异常可怕。

    “为……为什么逃不掉?”她的心底隐隐生出几分怯弱来。钟可情缓缓撑起身子,嘴角挂着鄙夷的冷笑,“方才我用水果刀划伤了你,刀口上有你的血迹。警察想要查明我是不是自杀,必定会去验血液和指纹。我出事的时候,只有

    你和张小蝶在家,警察很容易查到你!”

    张嫂一听,背脊一颤,吓得赶快扔掉了手中的水果刀。钟可情见状又道:“你也可以将水果刀处理掉,但警察如果找不到凶器,一样不能认定我是自杀,你和小蝶照样会被追查。现在科学发达,只要对你们两个人进行测谎,很

    快就能查出谁是凶手——”钟可情面上挂着自信的笑,张嫂越听越害怕,双腿已经不觉开始打颤。她只是一个普通的佣人,连小学都没读过,哪里懂什么验血、测谎的,钟可情随意这么一说,她已经信了七八分,但她还强自镇定,道:“你……你不要吓我!你不过是个高中生,我不信你会懂这些!姓江的说过,只要将现场布置成你自杀的样子,剩下的事,她会处理

    !”“呵……”钟可情轻笑出声,“她当然会处理!她会报警,会揭发你的恶行!季家别墅外头有摄像头,可以证明她在我出事的时候并没有进入凶案现场,她可以洗脱嫌疑,但

    是你呢?你却需要替她顶罪!”

    钟可情说得在情在理,张嫂一下子就慌了心神。钟可情又道,“你没进来之前,我刚刚跟表姐通过电话,说我现在很开心,晚点会去看她。如果我死了,表姐可以证明我根本就没有自杀的动机!”说着她又扬起手腕来,包着纱布的手在张嫂面前晃了晃,“有哪个自杀的人还会想着止血急救?警察一旦排除了自杀,你一定会被判刑!到时候拿不到老公的医药费不说,小蝶要一个人照顾她爸

    爸,不知道会有多辛苦呢!”

    张嫂彻底溃败下去,她扔了手中的枕头,颓然朝着钟可情跪下去,“子墨小姐,是我错了!我求你饶了我,我求求你教我该怎么做!”钟可情压根儿不知道季子墨为什么自杀,只知道这件事跟一个姓江的女人有关。她冷冷抬起眼眸,道:“现在要害我们的人是江美琴,你总得告诉我她的底细,我才能想办

    法帮你!”张嫂只得全全招了出来,“今天早上,姓江的女人突然出现,说要我帮她做一件事,可以给我一大笔钱。我老公在医院里住着,拿不出医药费,急需要这笔钱,我就答应了

    。她似乎调查过子墨小姐,知道你从小就患有忧郁症,于是让我故意将季总出轨的事透露给你,再添油加醋,说你不是季总的亲身女儿……”

    “她说,只要我这样说,你一定会自杀。”张嫂垂下头去,“如果你死了,就一切太平。如果你没死,我就再补上一刀,到时候也不会有人怀疑。”

    钟可情记得,季子墨这孩子确实有自杀的先例。她十岁的时候,因为发疯的妈妈甩了她两个耳光,爸爸又突然离家,她受不了刺激,服了大量安眠药自杀。之后的不久,季子墨就被送到钟可情所在的那家医院,被确诊患有深度忧郁症。她这种病,只有小小的刺激就会引起巨大的情绪波动,江美琴必定是找人调查过她,才精

    心设下这个局!

    “算计得倒是挺精明的!”钟可情眸光一转,双瞳之中闪过一抹精光,“你若是想活命,现在就出去转告姓江的女人,说我已经死了!”

    张嫂震惊地瞪大了眼眸,怔怔张大嘴巴,“可是子墨小姐,你明明活得好好的……”“你要是想活命,就得听我的!季家别的没有,多的是钱,你老公的医药费我出!”钟可情眸中闪过一丝精明,“她设计我,难道就不许我设计她?既然人家给我下了套,我若是不好好踩一踩,怎么对得起她一番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