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大泯灭时代 > 第三章 我也想活命
    第三章我也想活命

    虽然不间断地有各式各样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但这道砸门声却近在咫尺。

    楼下是老防盗门,和日升小区这儿的建筑一样,都有二十多年的岁数了,被人砸响,便出一阵怪异的声音来,听着像是什么都在惨嚎一样。

    胡北川的房子临街,但下面的单元门却是在后院的,他探头向外面看了一眼,下面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

    他犹豫了小片刻,没动,在房间里胡乱地收拾了一圈。

    如果情况允许,胡北川打算先等一等,看看过几个小时或者一天之内,会不会军方或者什么人来救援。

    虽然电视里总说什么军队不靠谱,但胡北川不是那种听风就是雨的人,他知道真出了事儿,军方的可靠程度和行动力都是绝对的。

    胡北川固然觉得现在的情况不大对,但也必须要稳妥行事,冒失失地跑出去,很可能会碰上什么东西,莫名其妙地就死了,更何况,现在楼下那就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砸门,若是活人,也没任何一声喊。

    因此,他也打算利用这段时间看看能不能吸收一点暗能,看看自己的体质能不能得到提升。

    至于献祭召唤,胡北川倒是想,但他一没有暗能作为供应,二也没有现成的祭品,这暂时也无法达成的事情。

    楼下的砸门声响个不停,胡北川简单的把东西打了包。

    他也没弄太多的东西,要真是逃亡,带的东西越少越好,只带生存的必需品就够了。

    然后他就在沙上坐下来,抽了根烟,把打火机塞进口袋里,才是又一次开始尝试着吸取空间中的游离魔能。

    这个过程比他想象之中的要艰难,而且也没能持续太长时间,因为他的房门就被敲响了。

    来的是楼上的邻居吕志业,还有另外四个人,都是一个楼的熟面孔,打着手电筒,黯淡不定的光芒里,每个人的面孔都显得有些怪异。

    胡北川捏着自己家里的菜刀,透过猫眼看着外面的人,隔着门道:“嗯?”

    “小川吧……我是楼上你吕哥,下面的敲门声你应该也听见了,砸了十几分钟了,我们几个人合计着,出去看一下,也看看外面到底是什么情况,不然,这么下去不是个事儿啊!”

    配着对方的这道声音,则是从楼下传来的、愈演愈烈的砸门声。

    不管楼下那是什么东西,砸了十几分钟门了都没走,门迟早会被砸穿,自己想要出去,也要从门走,怎么都要弄清楚外面是什么东西,现在跟着这一群人,风险还能笑一些。

    因此,胡北川想了想,还是将门拉开一条缝,却没第一时间走出去。

    吕志业看着他,笑了笑,似乎也明白他的谨慎,道:“咱们这单元的男人就都在这儿了,拿着点家伙——现在的情况,不大对劲。”

    说着,他第一个转过头来,带着身后的人,向下走去。

    这吕志业在之前就是个热心人,楼道里的感应灯坏了,也向来是他一个个的换上新的,邻里关系都处的不错,这会儿他也是第一个走在前面,胡北川跟在最后面,来到了一楼的位置。

    胡北川留了个心眼,掩上了门,没把门关死。

    等他们到了一楼,外面的砸门声却忽然停了。

    有个人大着胆子低声隔门问道:“谁?”

    外面一片沉默,然后紧接着,外面那东西更大力量地撞过来。

    这一下子比之前沉重不知道多少倍,那防盗门被撞了这么长时间,这会儿像是纸糊的一样垮塌下来,在楼道里六个人的手电筒的光芒里,一个血淋淋的影子就这样撞进来。

    胡北川只在R级片里见过这样的东西。

    那是个“人”,浑身上下全是血,肚子都被刨开里,里面的脏器不翼而飞,身躯之上的肌肉却一个个地虬结着,身躯之上,则是大块大块地浓溃的腐疮,脸上更看不到半分活人的样子,血淋淋地一片,高颧骨暴露在外面,眼睛却仍然完好,从里往外透着血光,而他的嘴……那嘴像是马戏团里的小丑一样开到了耳朵根的位置,但这却不是画的妆,而是真正咧开的嘴,里面遍布着三四厘米长的、尖锐的獠牙。

    在手电筒光芒的映照里,它身上的血腥味儿和腐臭味道扑面而来。

    众人的脸色都变了。

    那东西却飞地动起来,身子在地面上像是爬虫一样飞地爬行,一口就咬在了最前面的吕志业的腿上,只一口,吕志业的大腿就被咬断了,惨嚎声里,他还算健硕的身躯推金山倒玉柱一样垮下来,而那怪物的力量奇大,吕志业狂乱挥舞的手臂被它压下去,紧接着又是一口。

    那男人的身躯抽搐了一下,就不动了。

    那怪物只有一头,这里却有五个男人,一拥而上未必不是对手,但谁敢第一个上?因此众人都变了颜色,都吓破了胆,囫囵地向后奔跑。

    那怪物嘴里咀嚼着从吕志业身上扯下来的血肉,飞也似的扑向最后面的那个人。

    胡北川原本在最后,现在成了最前面的人,他的家就在二楼,房门没关,现在冲上去就能躲进屋子里……

    然而就在这时候,他身边一个男人却狠狠扯了他一把,将胡北川压后,扭头拎着手里的水果刀冲胡北川挥舞了一下,紧接着疯狂地楼上冲去。

    后面的惨叫声已经连成一片,胡北川心中暴怒,但这会儿不是纠缠这个事情的时候,也跟着向楼上冲。

    他和前面的那个男人才冲上了二楼,后面的惨叫声就停了,楼道里只有那东西在血泊里湿漉漉的爬行声和咀嚼声格外清晰。

    胡北川直接拉开自己家的门冲了进去,楼道里一片漆黑,跑在他前面的那人本来没注意,余光里扫见那血淋淋的东西已经在二楼的廊道里冒了头,头皮都炸了,一眼看见胡北川,这会儿倒是眼睛一亮,嚷嚷道:“兄弟救命。”

    胡北川看了他一眼,将他让了进来,然后才重重关上了门。

    紧接着,门就是一阵剧烈地震荡——那东西撞到了门上面来。

    然后外面响起的是那种仿佛要把人耳膜都撕裂的刮擦声。

    ——那东西盯上他们了!

    那被胡北川迎进来的邻居满头是汗,一进屋就跌坐在地上,口里胡乱的骂天骂地,甚至还冲门骂了两声:“这回你进不来了吧?”

    然后他才注意到,胡北川一直在盯着他,那目光里带着某种审视的意味,显得有些渗人。

    “你看什么看?”

    胡北川在他的身边蹲下来,盯着眼前这个人:“你刚才想弄死我?”

    “我……怎么的?我也想活命,跑的比你快扯你一下你还不高兴了?”

    房间里一片黑暗,胡北川盯着他,念了一遍他说的“我也想活命”,摇摇头,向防盗门看了一眼,眯起眼睛来,道:“那我让你扯了我一把,也算是我帮你活命了,那你现在帮我活命怎么样?”

    那男人皱起眉头来:“你什么意……”

    他的话没能说完,因为只下一刻,胡北川已经抬起手中的菜刀来,一刀就砍在了这男人的脖子上。

    胡北川看着他:“我想借你的命一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