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全民秘境时代 > 第八十五章 迎战南越(补)
    整个商议的过程仅仅维持了半个小时,在议程里,众人达成了两项共识。

    其一,在局势没有明朗之前,不允许私自脱离队伍。

    其二,在合理的范围之内,听从指挥。

    由于国战只有七天的时间,几方势力没做任何停留,直接领兵往北方进发。

    五万大军同时出动,如同一股钢铁洪流,携带着摄人的气势猛扑了过去。

    在国战里,一般的计谋很难起到作用,这里既无高地,也无树林,抬眼望去,皆是宽阔的平原。

    如此战场,就是为杀伐而生。

    ……

    众人仅仅走了一个小时,前方便出现了大队人马。

    “南越吗?”

    此时看着系统里所显露出来的信息,李子木在震惊的同时,也多出了一丝别样的心思。

    南越也是拥有超级部落传承的,比如鸿庞氏和蜀氏。

    前者的第一任君主名叫禄续,为华夏神农氏的后代,号“赤鬼国”。

    而后者则是古蜀王之孙蜀泮所创建,国号为“瓯雒国”。

    这两个传承从本源上来说,都与华夏脱不开关系。

    至于后面出现的占婆国、扶南国,也大多受到印度的影响,尤其是扶南国,更是一个印度化的国家。

    从这里就能看出来,南越的历史虽然悠久,但却很难摆脱华夏和印度的影子。

    其本土的佛教派系,像灭喜禅派,无言通禅派等,都是典型的北传佛教。

    本源是印度,但释义却是华夏。

    剥夺他们的传承,甚至不会出现“水土不服”的现象。

    ……

    另一边,刘志伟转头看着四周略有些意动的目光,也没浪费时间,直接下令攻击。

    他也是果决之人,从发现对方的踪影,再到下定决心,仅仅花了不到五秒钟。

    伴随着一阵巨大的嘶吼声,三千名举着高大盾牌的共工兵便率先冲了过去。

    紧随其后的,还有总人数达到六千人的伏羲兵和燧人兵。

    等到李子木反应过来的时候,跑在最前面的共工兵已经追上了对方的大部队。

    高大的铁质盾牌被其横在身前,随后又以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猛冲了过去。

    很显然,前方的共工兵已经激发出了本源技能遁击,而且还是顶配版的。

    遁击有多猛,李子木在攻打钟相的时候就已经领教过,仅仅是五百名板遁蛮士兵,却生生靠着木楯,抵挡了对方近万大军十余秒钟。

    如果不是人数太少被冲散了,以神农弓箭手的实力,绝对会制造出一场惨案。

    “冲过去!”

    见到大显神威的共工兵之后,李子木不敢有任何的停歇,招呼着一旁的关胜、华雄等人便往前奔去。

    在其身后,还有整整四千五百名神农兵以及五百名九黎兵。

    仅仅是冲了两百多米,神农兵便将弓箭搭上,随后又熟练地拿出箭矢。

    伴随着一阵密集的闷响。

    数千支箭矢以一个令人震惊的速度往前方激射而去。

    就在箭矢还没有完全落下之际,新一轮的箭矢便再次发出。

    ……

    “饱和攻击!”

    在后方压阵的刘志伟等人在看到这一幕以后,竟然不约而同地脱口而出。

    这个由前苏联海军总司令制订出来的一种战术,采用大密度、连续攻击的突防方式,同时在短时间内,向同一个目标发射超出其抗打击能力的导弹,以达到摧毁敌军目标的目的。

    用导弹和弓箭进行类比,看似有些荒唐,但其所造成的杀伤力却一点都不弱。

    他们在后方看的很清楚,这些箭雨竟然是挨着下的,第一轮刚落下,紧接着就来第二轮,然后是第三轮、第四轮……

    根本没有给对方喘息的机会。

    此时看着仍旧在拉弓的神农兵、以及如同钉子一般钉在前方的共工兵。

    刘志伟的心里也生出了一丝火热,这两个兵种简直就是绝配,一个在前方顶着,一个在后方发射箭雨,只要不是遇到大规模地弩箭,以神农兵的射程,对方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办法。

    你用弓箭手还击吧,距离不够,很难造成杀伤,你若是不还击,那就只能等死。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逃跑,而一旦如此做了,后面还有一群的追击好手,不论是祝融兵还是燧人兵、女娲兵,速度都达到了四十点,跑是跑不掉的。

    这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兵种搭配!

    此时转过身对一旁的智囊团说道:“有可能说服李子木来到帝都吗?待遇问题随便他提。”

    听到这话,一名中年男子左右看看,此时硬着头皮说道:“李子木这人的割据思想十分浓厚,比另外两个还要难缠,基本没有劝阻的可能。”

    “等此次国战结束了,你去试探一下,根据我们的情报,巴蜀地区的情势并不乐观,他一个人在那里难免有些势单力薄,说不定会改变心思,毕竟和性命比起来,这种割据一方的野心并不算什么。”

    话音刚落,旁边又有人惊呼道:“对方溃败了!”

    心中一喜,刘志伟连忙抬头去看,正巧看到李子木领着手下的军团往西面追去。

    一股不好的念头也涌了上来,此时大声质问道:“他要干什么?竟然抛下其他人独自追击,之前共识都不顾了吗?”

    “可能是为了传承吧,毕竟他也有国战文书。”

    一个略有些阴沉的声音响起,这人眼眸中似有精芒闪过,此时接着说道:“他找的时机非常好,南越军的确是溃败了,但主力还在,想要完全解决至少需要半个小时。”

    “而且他也有充分的理由,我甚至可以猜出来,其一,这伙溃兵万一去寻找外援怎么办?其二,如果不解决这伙溃兵,很有可能养虎为患,对方完全可以寻找其他势力寻求庇护,安全的度过这一次危机,等到下次国战开启,这就是生死仇敌。”

    “不过他应该不会这么蠢,此次在击杀这伙溃兵之后,南越成为战败国已成定局,到时候分配利益的时候,会知道如何取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