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绍宋 > 第十八章 平叛(祝潇潇大佬生日快乐)
    “劳烦梁夫人了,先给宇文学士与赵御史吧!他们年纪大,又是文臣,身体弱。”

    “谨遵官家……”

    “请官家先……”

    “且用!”

    中军大帐,或者说客栈大堂上,年纪不过二旬多一些、匆匆起身装扮好的韩世忠夫人梁氏,正在亲手给赵官家盛饭、上菜,宛如某个遇到贵客上门的客栈掌柜一般。

    而一身圆领红袍玉腰带的赵官家则与几位紫袍、红袍、山文甲装扮的随行文武冠冕堂皇的坐在堂中临时拼起的桌子前用宵夜,简直就像是半夜唤醒客栈小二来打尖住店的客人一样。

    当然了,要是店内外没有那么多甲士,没有那么多探头探脑看新鲜的韩世忠军中军官、士卒,那可就更像了。

    但此时也管不了这么多,可怜赵官家之前一碗饭端了半天,就只吃了一口便扔下,其余人也都差不多,全是从上午到现在一整日奔波,如何不饿不累不渴呢?

    而且,现在韩世忠亲自引兵去百尺镇平叛,给行在那里报信的人也早就出发了,此处只有一个梁夫人在客栈内招待,一个唤做呼延通的副统领引兵护卫,除了吃吃喝喝等消息,这些君臣文武似乎也没什么话可讲,没什么事可做……其实,赵玖本想寻这位应对妥当的梁夫人八卦一下一些传说故事的,然而这位赵官家怎么说也出井好几个月了,基本的一点社会上与军中的风气还是知道的,虽然韩世忠是个混不吝的脾气,让自家夫人当众出来伺候,他赵官家却不好多嘴,省的传出什么不雅之事来的。

    不过嘛,即便是只能坐在那里吃吃喝喝,堂中文武,包括已经知道了事情始末的梁夫人与那呼延通,也都觉得这位赵官家真的是胆气十足、从容不迫……真有人主之气!

    简直就跟那些三国评话里的刘备、曹操一样厉害!

    其实,有没有人主之气不知道,但赵玖胆气十足、从容不迫肯定是真的,因为他连吃饭说话都虎虎生风的。甚至从这位赵官家的角度而言,这顿饭可能是他这几个月吃的最放松,最肆无忌惮的一次了。

    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这是韩世忠的中军客栈!

    所以,还得再说说韩世忠。

    且说,韩世忠,字良臣……呃,这个字肯定是官做大以后起的,更多的时候,大家都唤他泼韩五。此人出生于大宋朝永兴军路延安府(今绥德县),今年三十九岁,可能边地州军出身,再加上家境的缘故,却是天生的泼皮,自小无法无天,又因为天生的神力与自小打熬的武艺,属于泼皮中无法可制的那种。

    不过,这厮毫无疑问也是个天生的将种,到眼下为止,这个人生经历丰富、从军二十年的大将,攒下了以下但又绝不止如此的种种神仙战绩:

    十几岁在延安府当泼皮的时候,他一拳就差点把一个算命先生给了结掉,比某个花和尚三拳打死镇关西似乎都要给力……而这件事的起因是那个‘算关西’给这位泼韩五算命,说韩五爷骨骼精奇,这辈子说不得能做到三公级别的高位,成为副国级领导,让下顿饭都不知道去哪里赖的韩五哥觉得受到了戏弄;

    二十六那年,从军八年,却还在西军担任最基层军官的时候,这厮曾单骑突入对方中军帐中,斩杀了对面监军的西夏驸马,然后引发西夏军全军崩溃;

    三十三岁那年,已经混到裨将、小校之流的他参与平方腊之战,先是以身诱敌歼灭了方腊本部,又亲自引人摸入方腊藏身洞中俘虏了对方;

    三十八岁那年,靖康之乱起于海上之盟,宋军主力彻底崩溃,金人满万不可敌之言传播海内,而同一年,他在滹沱河巡逻,以五十骑遭遇金军两千骑,以斩首战术拔除对方军官,逼退了这支部队;

    而又是同一年的冬天,北宋实际进入灭亡流程,河北实际沦陷,流落到赵州的韩世忠被围困在州城内,结果他趁着下大雪,悬索而出,百甲劫营,斩杀金军主将,成功解围!

    且说,这种战绩加上这种资历,任何有些头脑的人恐怕都能看出来,这就是一个古之名将般的人物,天生将种,注定要载于史册的。实际上,赵玖与那些班直交谈,所有人无论天南海北,几乎都知道泼韩五的大名,知道这是个军中数一数二的豪杰人物,他的种种传奇也早被军中给传烂了。

    然而,另一个事实是,在军中厮混了二十年,光是神仙战绩就有这么多的韩世忠,最后能混到统制,完全是因为他在河北乱窜,带着一窝兵正好遇到了赵老九,凑了个从龙之功!

    否则,说不得还是个天下闻名的统领呢!

    想当初,斩杀西夏监军驸马那事,整个西军人尽皆知,可消息一层层报上去,最后报到当时还没想着经略幽燕的西军主帅童贯那里,而童枢相是何等人物,哪里会被这种荒谬的事情所蒙骗?所以,这个战绩被打了个对折再对折,最后干脆抹了,直接只让韩世忠升了一阶了事。

    还有方腊那事,破天的功劳啊,却被一个叫辛兴宗的上官给当众所夺。此事因为许多人亲眼见到过,并为之私下鸣不平,所以更加广为人知。

    至于后来靖康之乱起于从海上之盟,韩世忠作为一个中层军官,从伐辽开始,一直身在大局之中,虽然本身强悍无匹,却只能随波逐流,那就更没人给他升官了。

    也真就是靠着赵老九登基一事,他凭着拥立之功,才能当上如今这个御营左军统制,成为顶尖的实权武官。并因为后来平叛之功,刚刚被李纲做主升了定国军承宣使(武将加衔),从此可称一声韩太尉了!

    不过话似乎还得再说回来,这韩太尉刚刚当了半个月,不又造反了吗?

    没看到人家梁夫人小心翼翼的亲自端盘子吗?没看到之前韩世忠本人一双大毛腿就惶急急的跑出去着甲了吗?

    为的啥啊?

    回到眼前,且说之前韩世忠狼狈出兵以后,赵玖方才主动提出要用饭,然后梁夫人才让后厨再起火,等到饭做好,一群人和那百骑再眼睁睁的等赵官家肆无忌惮用完宵夜,又斯条慢理用起茶水……心下敬服之余,却不料一回头,镇外喧哗一时,居然是那韩统制回来了!

    “官家!”

    身材魁梧的韩世忠披坚执锐,临到堂前扔下武器,却是裹着一股寒风和腥气步入堂中,然后俯首便拜。“好教官家知道,那贼厮臣已经亲自了结了!”

    说着,自有一名小校奉上一颗血淋淋的首级,俯首于韩世忠身前,好让堂中所有人看的清楚。

    其余人,那些军伍中人且不提,可宇文虚中、赵鼎、张浚三个文臣,甚至还有梁夫人都只咬牙看了一眼,便无动于衷,赵鼎甚至冷哼了一声,俨然认出了这个首级。唯独之前端坐不动,今夜不知道让多少人觉得有人主之资的赵玖赵官家心下一惊,赶紧端起茶杯,将一口温热茶水咽下,以作掩饰……只能说,这次总算没当场吓到失态。

    “怎么平的?”

    人头实在是瘆得慌,赵玖花了好大劲才能学着其他人做到目不斜视,却再难如之前想好的那般,起身近到韩世忠前学汉昭烈装模作样了,只是依旧端坐不动而已。

    “臣领军往百尺镇,还有十里的时候,他都毫无动静,便知道这厮没防备,便扔下主力,只带百骑轻驰前往,在镇中唤醒他,然后就在街上一刀将他处置了……”

    “……”

    PS:第二十萌是野旷雪寂还是汪小南丶啊?我都糊涂了,因为名字都太熟悉了……只能说依旧感激不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