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布衣天国 > 第二百三十四章 千钧一发
    第二百三十四章·千钧一发

    “既然被你们抓到了,杀了我便是,休想从我嘴里问出一句来。”

    安逸还没开口,被高慈懿枪尖指着半跪在地上的黑衣女子却开口说话了,

    这女子看起来年纪不大,甚至比安欣还要小上许多,虽然俏脸一直是微寒着,但是仍旧遮掩不住脸庞上的那份稚嫩,紧咬着银牙闭着眼,一副就打算慷慨就义的模样。

    安逸听出来了这声音,不是别人,就是刚刚躲在树洞里的时候,用钢刀挑这个帽子探进来诈他的那个女子声。

    “你走吧。”

    听到安逸的声音,女子有些难以置信,“你......你要放我走?”

    安逸脸上笑着反问她道:“你既然什么都不愿意说,那我留你干什么?”

    “那你就不怕我记着你的面孔下次还来杀你?”

    安逸有些哭笑不得,向她伸了三根手指,“你这女子真是有趣,我让你走你还罗里吧嗦的,我数三下,你不走就永远都别走了,一......”

    那女子见到刚刚一直用枪尖指着他的高慈懿都收起了枪杆,知道安逸是真的要放她走了,哪还等安逸数到三,赶紧识趣的从地上站起来,提着钢刀看了安逸一眼,然后转身就遁入了松木林的阴影里。

    高慈懿有些不解,看着女子遁去的身影,凑到安逸的旁边开口问道:“哥,就这么放她走了?”

    安逸转过头,用眼眸瞥了一下身后在金铭尹帮扶下已经高坐在马上的萧燕儿,低声应他道:“辽朝的事儿,莫管,他们越乱,咱们的边境就越安生。”

    高慈懿点了点头,然后倒提过长枪,带着几个兵跟着玩意朝回走去。

    马上的萧燕儿见安逸回来,开口问他:“刚才是抓到了黑衣人吗?”

    安逸冲她笑着摇了摇头,遮掩道:“是抓了个黑衣人,不过不是刚才追逐我们的那波,不过是个山野里躲避县衙追捕的蟊贼罢了。”

    “哦~”

    萧燕儿就这么应了一声,也没过多的再去问。

    一旁的金铭尹很有眼色的牵过一匹马,递给安逸,就准备收兵回营里去,倒是安逸想起来之前营中的浓烟和火光,开口问他:“铭尹,营中是着火了吗?之前我看到有浓烟和火光。”

    当然这个问题刚才安逸去看那黑衣女子的时候,萧燕儿已经问过一遍了,没法子安逸问起金铭尹也只好重复的点点头答道:“是的,不过已经是被控制住了,具体的起火原因韩光德元帅那边还在调查,主要的起火地点都在辽营。”

    安逸点点头,接着问道:“对了,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金铭尹笑了笑,往高慈懿那儿一指,“要不是他,逸哥你可就见不着我了。”

    .......................

    一个时辰之前

    就在这围着一圈的黑衣人射出的箭矢,就要雨点儿般的贯穿到金铭尹和毛子的身上时,

    “唏律律!”

    马嘶长鸣,一白马银枪的少年小将从他们俩身后是纵马一跃而出,手里的长枪舞的风车一般滴水不漏,几乎形成一道实质性的光影圆盾,挡住了周身倾泻而下的箭矢。

    那些个黑衣人也是没有料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不过他们人多势众,没道理怕个单枪匹马的高慈懿,下令所有人弓如满月,剑指苍穹,对着眼前的三人打算又是一波弓啸弦响,

    高慈懿怎么会傻站着让他们射成刺猬?拈过手里的这长枪,亮出冷森森的金属寒芒,对着为首正满弓搭箭的黑衣人“嗖”的一下带着凌厉的破风声,呼啸着就朝前掷去!

    为首那个身着辽甲的契丹壮汉看到眼前森然寒光闪过的时候,已经是太迟了,死亡的呼号早已是萦绕在耳!

    “噗!”

    身上薄薄的甲胄丝毫都没有阻止长枪哪怕一丝丝的劲道,连带着手里拉满的雕弓一起被穿了个粉碎,直至破开胸骨,贯穿胸膛,鲜红的血肉才堪堪的拉住了枪杆儿强劲的势头,

    不过,人,已经是没有了生气。

    那契丹壮汉高坐马上胸膛之中插着一杆长枪的一幕着实是把他身后的这些个黑衣人惊颤到了,一个个的连坐下的战马都四蹄不稳的打着响鼻,让他们不得不停滞住手里弓弦的攻势,而勒住马缰止住已是胆寒的战马。

    高慈懿却没有停歇,两腿用力一夹,身下白马很是灵性的攒动四蹄,就像是刚才那杆长枪一样凌厉的射出,疾风一样迅速的刮过那契丹壮汉的尸体旁,左手准确的向身侧探出,一把抓住了插在那壮汉身上的长枪,借助着马势,

    “噗~”

    连带着一阵喷薄的血雾,将那长枪从壮汉的腔子里迅速的抽了出来。

    原本是通体亮银色的长枪,周身都经历的鲜血的洗礼之后,整个枪身都是呈现着一种诡异的殷红,似乎在那浓稠的血色当中,仍能听到生命流逝时凄厉而有绝望的哀嚎!

    “锵!”

    “咚!”

    距离高慈懿比较近的一名黑衣人刚刚抽出腰间的钢刀准备招架一下,却没想到人与人力量之间还能有如此之大的差距,攥在高慈懿手里的钢枪似有着万钧之力,轻而一举的就把他还想挡在身前的钢刀砸了个粉碎,顺势连带着胯下的马头都被精钢抢杠砸的一声闷响,

    马儿虽是健壮,也是没能承受势如山崩的一击,前蹄猛地一弯,马身倾斜,将那背上的黑衣人往前跌落而去,

    还没等他落到地上,高慈懿灵蛇一样迅速抽回的枪身就再次准确的刺出,提前贯穿了他的喉咙,结束了他任何关于生还的幻想。

    等到高慈懿修罗在世一般把他那杆“血红长枪”再抽回到手里的时候,周围的黑衣人已经完全提不起抵抗的欲望了,慌不择路的丢弃手里的武器,掉过马头转身就四散而去。

    就连金铭尹都被高慈懿这一身的好武艺惊艳到了,银枪白马一跃而出,没有一丝拖泥带水,喘息之间就连杀两人,嚇的这群刚才还气势汹汹的黑衣人夺路而逃,真就像戏文里那长坂坡前的赵子龙一样。

    “你没事儿吧?”

    高慈懿调转过马头再来问金铭尹,

    金铭尹和毛子两个人都算是重重的出了一口气,擦了擦头上细细密密的汗珠,连连摆手:“没事没事,幸亏你及时赶到,不然真的就难说了。不过话说回来,你的武艺这么好啊!”

    马上的高慈懿却谦然一笑,“算不得什么,跟我三哥学了个皮毛而已。”

    接着他四处看了看,问金铭尹道:“你看到伯爷了吗?”

    金铭尹倒是纳闷这么高慈懿还问自己安逸的去向,“之前不是你们一起在和谈大帐里赴宴的吗?我在后营,哪里能见到逸哥?”

    “这下糟了!”

    高慈懿眉头紧锁着说道:“之前他说是出恭小解,就一直没回来,现在这营中四处火起,连辽人大元帅自己都弄不清楚怎么回事,这伯爷别是遇到歹人了吧?”

    “出恭小解......”

    金铭尹低了低头念叨着这个词,忽然间想起来在后营时候那个辽兵不就是借口小解然后窜到那土丘松林里了去吗?别是安逸也看到了他们一起跟着去了吧?

    想到这儿,他朝着不远处的土丘一指,开口对高慈懿道:“若是营中也没有逸哥的影子,咱们带些人去松林里找吧,说不定在那里!”

    ..........................

    金铭尹朝着安逸一摊手,

    “就是这样了,之后的事儿你就都知道了。要说来的及时啊,还是得说阿懿来得及时才是。”

    安逸听着金铭尹说的,言语之间对高慈懿的一身好武艺推崇备至,不由颇为感兴趣的问高慈懿:“阿懿,你是行家,我想知道,你和思意你们两个若是交手,谁比较厉害?”

    高慈懿笑了笑答道:“这交手啊,并不是统指两个人对打,交手分为两种,第一种是日常的武艺切磋,就像是上次在府里那样。这第二种就是舍命相搏,就是一般在战场上那种。

    若是光说切磋的话,我不怕思意姐,枪来刀往最多让她占些便宜,但是若是真正搏命的话,我不是她的对手。”

    说完之后,高慈懿还笑嘻嘻的凑到安逸的脸旁,“热心”的提醒道:“哥,这行家一出手就能看的出来,嫂子手上的练得招式那可都是杀人技,你可要当心呐。”

    安逸听完很是无奈地笑了笑,他还能怎么当心?

    当然这并不出乎他的意料,柳思意本来就是五谷教出身,江湖人的武艺和高慈懿这中皇宫里皇兄或者师父教的总是不一样的,反正从安逸这个外行的角度来看,柳思意动起手来从来没有大开大合的那种动作,基本都是一招就奔着你命门去了,但是高慈懿虽然手上的动作也不慢,感觉上来却似乎比较注重路数。

    “你们两个可都是高手啊!什么时候我才能有你们这一半的好武艺,也不消担心什么黑衣贼众了,一枪一个准让他们有来无回。”

    金铭尹见到安逸对于高慈懿和柳思意的武艺满是羡慕之色,也很不识趣地跟着插嘴道:“可不是嘛,学一身的好武艺,以后可就不怕这些蟊贼啦。”

    安逸听着这话就气不打一处来,笑骂他道:“铭尹,你怎么好意思接话的?身为一个亲兵队长,一身的烂功夫那都拿不出手,还不如我呢!”

    说着,安逸从腰间把那杆手铳拿了出来,递还给金铭尹接着道:“我告诉你,我给你个期限,三个月之内,要不然就给我打赢阿懿,要不然你就给我一把至少五十步之内能够精准命中的手铳。”

    “是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