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我不是天王 > 第二百三十八节:戏子非才子
    信息时代,任何新闻消息都不可能永远地保持热度。

    沈欢申请加入白马书院的新闻消息在三天后热度就开始明显下降了。

    眼看着这条新闻消息就要像很多热点新闻一样正常地退出历史舞台,淡出人们的视线,却又有一条新的相关新闻曝了出来,不仅将这件事的热度拉了回来,甚至更高了。

    《白马书院成员陈吾回应沈欢:戏子非才子》

    陈吾,作家,主要从事散文写作,虽然在大众眼中名气不响,并不如白马书院的那几位鼎鼎大名的门脸那样出名,但是文学造诣很高,在业界的名声还是颇亮的。而在很多非文学爱好者看来,他最响亮的名头无疑就是白马书院成员了,这本身就是对他专业能力的一种肯定。

    新闻布者也很懂这一点,所以直接给他加上了“白马书院成员”这样一个前缀也不嫌累赘。不然光是说“陈吾”这个名字的话,所能引起的影响力远远不如加上这个名头后大。

    这条新闻就像是一颗响雷,一下子把在这个新闻事件中已经昏昏欲睡的吃瓜群众一下子炸醒了,两眼光。

    白马书院竟然做出回应了?!

    一向高冷的白马书院竟然会对一位申请者做出回应?!

    要知道,白马书院从来都是做学问,对于外界的事从来都是高冷地懒得理睬,这些年来在申请加入白马书院的路上多少人前赴后继,白马书院中人从来没有做出过相关回应。

    就算是五年前那位被认为最有希望加入白马书院、成为新中国历史上白马书院最年轻成员的天才作家申请加入白马书院的事件被炒成了热点新闻的时候,白马书院的这些大家们也都是高冷得仿佛不食人间烟火一样,完全不作任何回应,只是在最后审核完毕后给了一个“拒绝”的结果。对于白马书院为什么拒绝那位天才作家,白马书院方面也只是官方出面,给出了审核理由,任何成员都懒得出声就这件事进行回应。

    这是一个如此孤高的文学组织,成员们一个个都高冷得不食人间烟火,他们怎么竟然就做出回应了呢?而且光从新闻标题上来看,这个回应就很劲爆。

    都公开地喊出“戏子”这样一个带有贬义色彩的词汇了,还不够劲爆吗?别说一向高冷的白马书院了,就算是一般的公众人物,也从来不会出“戏子”这样有些激烈的言论。

    光是看到新闻标题,就能够引起人们的浓厚兴趣了,而在阅读完新闻后,每一位拥有八卦之魂的吃瓜群众,他们心中的八卦之魂更是熊熊燃烧了起来,眼睛亮得像是激光,要烧穿每一个他们所看到的人的钛合金狗头。

    “……陈吾,著名作家,散文家,其散文《秋雨》选段入选人教版中学教材……申请加入白马书院的消息被曝出之后,沈欢在他的新蓝微博上表了自己对于这件事的看法,表示自己对于白马书院向往已久,很希望这次能够加入……陈吾转沈欢该条微博,认为‘做学问不是穿针纺线’,‘戏子非才子’,‘专心做学问,功夫到时,自然水到渠成’……截止报,沈欢并未对于陈吾的看法表任何回应……”

    陈吾的言论总结起来就一句话——“你小子道行还不够”。

    就算是白马书院以往所拒绝的那些申请者,也都是用官方理由客气地来回绝,像这次陈吾这样直白的言论还真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火药味很浓,也不知道这位老爷子最近是不是吃了枪炮了。

    罕见的事件,极具张力的新闻内容,自带流量的双方,尖锐的言论,这一切交织在一起,立刻让这条新闻热度飙升,直接蹿上了娱乐版头条。

    新闻记者们像是一群找到了肉骨头的狼狗,对于两位新闻当事人围追堵截,于是继续有源源不断地报道涌现了出来。

    《白马书院仍未做出任何回应》,《陈吾确认言论针对沈欢》,《沈欢仍未声》……

    陈吾的言论就像是火上浇油,把这次新闻事件的热度直接推高了一个档次,熊熊燃烧起来。

    ……

    “新蓝微博稳赚不赔,但是我们却是在走钢丝。”

    陈家康抽了一口烟,感慨地说道。

    沈欢在他对面坐着,手中拿着个转经筒随意地转着,闻言之后不一言,只是咧嘴一笑。

    陈家康又抽了一口烟之后,眼神幽幽,突然说道:“听说这次前期工作中,你还帮了新蓝微博一把?还有人说,要不是你的话,那几个老……老爷子也不会答应下场。”

    沈欢手中的转经筒停了下来,说道:“主要还是新蓝微博方面,我只是做了最后一点的辅助工作而已。”

    嘴上说着,他的思绪已然回到了十几天前的某天。

    ……

    那时候他旅游到了巴陵,本来游玩一番就要离开了,却在日常的工作信息交流中知道了新蓝微博方面参与这次市场推广计划的工作人员正在巴陵,而且还是那位在燕京的时候相处过两天的安娜小姐。

    两人也算是认识了,异地相遇也算是缘分,沈欢就请对方吃了一顿饭,拉近拉近关系,却在饭桌上听到了点问题。

    “……这位老先生很难说动啊,”

    陈安娜在酒过三巡之后,话头有点打开,这样叹了一句。

    “我们给的条件已经非常不错了,但他就是不答应,实在令人头疼。”

    参加这顿饭的一共有五人,沈欢他们这边的是沈欢和杜子清入座,那位保镖大哥基于职业习惯,没有入座,新蓝微博方面是以陈安娜为的三人小组。

    在刚才的谈话中,沈欢已经知道了陈安娜他们这次来巴陵的目的——邀请白马书院成员,散文家陈吾加入他们的这次市场推广计划。

    这也是这次行动的关键点之一,只是行动似乎不怎么顺利。

    陈安娜在叹气,沈欢则只是默默地吃菜,也不接话,只是看了她一眼。

    陈安娜是一个挺漂亮的女人,三十岁左右,有一种成熟的知性美,而能够在这个年纪坐到新蓝微博的高层,也证明了她是有实力的。只是她难道不知道,在这里、这个时候说这个事不是很恰当吗?尤其还是在他们工作遇到不顺的时候,而自己还是合作方,在这个当口自曝其短实在不是什么高明的举动。

    除非她另有用意。

    这也是沈欢为什么干听不说话的原因,而接下来果然也没有出他所料。

    陈安娜在叹完之后,美眸向沈欢一瞥,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道:“沈先生,我记得你也是文采斐然吧?”

    沈欢把嘴里的菜吃下去,谦虚道:“一般一般。”下面的“世界第三”却是没有说出来。

    他知道陈安娜想说什么了。

    陈安娜接着说道:“谦虚了,沈先生在会议上所展现的材料,可是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呢,说是惊为天人或许有点过,但是我觉得也相差不远了。说到文学,我想起了我的大学时光,那时候我也可是一位文艺女青年,经常写点小诗什么的,当然,和沈先生你的作品是比不了的……”

    陈安娜在“文学”的话题上和沈欢说了小半天,感怀过去,展望未来,就差当场赋诗一了,沈欢也是很给面子的不停接话,展话题,席间气氛不错,只是心中时不时地想到,这女人究竟要酝酿多久才说?

    还好陈安娜最终还是说了:“……我突然想到,沈先生文采斐然,对方也是文学大家,想必有共同语言,若是由沈先生出面,是否能够取得突破性的进展呢?”

    说完,一双美眸若有似无地看着沈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