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从影评人到文娱大佬 > 第176章 掌声雷动
    程蝶衣这个角色,9岁之前在激院女人堆里长大,从小学戏,小时候又被大太监张公公给猥亵了,尤其又苦苦学习旦角(戏曲中的女性形象),这个人物自小开始便纠缠在性别认知中。

    所以程蝶衣这个角色是天生柔弱妩媚的,原剧中,张国融将这个角色诠释得淋漓至尽。

    可电影是电影,有大量的准备时间,张国融为了拍《霸王别姬》,特意到京城学了六个月的京剧,电影又是无数个镜头中摘选一个,这是节目中舞台剧存在的巨大劣势。

    舞台剧你只有几个小时的准备时间,而且只能一遍过!

    李礼甫一登台,眉梢间宛若秋水,唇角畔妩媚多姿,身段轻缓婀娜,就连不经意间摆动的手指,都蕴藏着沉淀多年的京剧底蕴。

    就这简简单单的登场,几秒钟的动作,已经完全摆脱了李礼个人的精神状态,此时的李礼,大家完全是陌生的!

    徐征惊讶万分,低声道:“神态和形态上完全进入角色了,我看不到一丝一毫李礼自身的影子!”

    章紫怡微微点头,又摇了摇头,“排练的时候就非常好了,怎么现在的精神状态貌似比排练的时候还好?”

    ……

    陈楷歌在一旁保持静默,下嘴唇有些微微的抖动。

    所有人得目光全部都聚焦在了李礼的身上,这是李礼第一次出场不到1o秒钟,便用精湛的演技锁住了全场观众的目光,这也是《我就是演员》的舞台上,最短的时间内感染到观众的一瞬间。

    虽然李礼的个人形象和这个角色吻合,但在性情上程蝶衣是和李礼自身反差极大的角色,角色和演员反差越大,舞台效果越明显。

    全场观众聚精会神地盯着舞台,程蝶衣傍着段小楼走进了戏班。

    段小楼神色从容:“这帮孩子也不知道谁能日后成角。”

    程蝶衣并有没搭话,因为他因为师哥娶了激女菊仙,两个人因此闹掰。

    这时,段小楼向一个花甲老人喊道:“师傅,我们来啦!”

    这个花甲老人躺在靠椅上,在闭目养神,“谁呀?”

    “师傅,我,小楼啊!”

    “师傅您老人家还好?蝶衣来啦!”

    师傅连忙从椅子上起身,摇摇晃晃地道:“诶呦,我还当是谁呢?这可了不得了,两位角儿来啦!我这面子太大啦,老朽这可怎么担得起啊!”

    段小楼和程蝶衣连忙搀扶着老人,满脸的愧疚和心虚。

    “师傅,您慢着点儿!”

    “徒弟该死!”

    师傅纳便拜,“请坐请坐,请受老朽一拜啊!”

    二人闻言,立马双双跪倒在师傅面前。

    “徒弟不敢!”

    “不敢?”师父突然面色大变,“如今你们什么不敢?!程蝶衣,当初是你师哥把你成全出来的,现在你师哥不唱戏了,你也该拉他一把吧?”师父说罢,把烟袋锅子往地上一掷。

    这段戏是高度还原原剧的,李礼没做什么修改,之所以师父有此举动,原因是在程蝶衣年少学戏的时候,《思凡》中的那一句“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父削去了头,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程蝶衣总是背成“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因此程蝶衣差点儿错失良机而影响戏班,当时段小楼含泪将烟袋锅子插进了程蝶衣的口中进行惩罚,没想到歪打正着,把程蝶衣的问题纠正了。

    师父此举,是要重现少年时!

    程蝶衣目色沉沉,并不动手。段小楼这时捡起烟袋锅子,碰了碰程蝶衣,示意他动手,程蝶衣依旧不从。

    师父:“动手啊,小豆子!”

    程蝶衣依旧低头不语。

    师父:“快点儿啊!”

    这时,段小楼的老婆菊仙也出现在了舞台一角,她偷偷地看着,为丈夫担忧。

    师父突然低着身走向了二人,用手背狠狠地拍了拍程蝶衣的面颊,啪啪作响,“小豆子!”又用手背狠狠地敲了敲段小楼,“小石头!”

    清脆的声音借着胸前的麦克风传递到了观众的耳中,大家暗暗心痛,窃声议论:

    “真打啊!”

    “是不是配的音?”

    “绝对不是,声音完全重叠,哇,我好心疼啊!”

    “这才是真正的演员啊,别人都是意思意思,这一组真下手啊!”

    ……

    师父这时嗔怒道:“你们俩小时候的那些故事,话说来长!怎么,现在成角了,谱大了?!”说着又是几声清脆的拍打脸部的声音。

    程蝶衣低头不语,而段小楼已经低声哭泣了。

    段小楼在名剧《霸王别姬》中饰演楚霸王项羽,本人在建国前也是非常有英雄气魄,此时面对恩师哭哭啼啼,则是对自己不再唱戏的愧疚。

    师父:“怎么,现在不忍心啦?趴下!”

    程蝶衣规规矩矩地趴在了椅子上,师父拿起手中戏台上用的刀,将刀用力地平拍向程蝶衣的臀部。

    啪!

    啪!

    啪!

    ……

    “让你护着他!看你还护不护着他!看我不打死你!”

    在戏班里,如此惩罚孩子的时候,孩子必须求饶,不然会往死里打。

    但是程蝶衣一声不吭,紧咬着牙关甘愿受罚。一如原剧中的程蝶衣。

    此时,只听观众们整整齐齐“哇”地一声惊叹,但见舞台大屏幕给出的面部特写中,程蝶衣泪水微含,面色赭红,眉头紧锁住了一份固执,额角沁出了一层汗珠。

    观众们拍手叫好:

    “诶我的天啊,这细节表现力!!”

    “都说舞台剧比影视剧粗糙,毕竟影视剧全是大特写,舞台剧主要是身形气质,但没想到李礼在舞台表演上也能呈现出电影般的质感!!”

    “这汗是怎么下来的呢?难道是因为太热么?也不热啊?”

    “别逗!这时因为剧烈疼痛而导致的出汗,还热!这叫演技!”

    “不可能啊,什么样的演技,能在这种场合下把流汗的细节都表达出来?演技还能控制汗腺?真逗!就是热的!”

    “……”

    章紫怡下意识地一把抓住了徐征的胳膊,指着大屏幕道,“你看!”

    徐征顾不上胳膊上的疼痛,他已经被震颤到了,他道:“难道,这就是演员完全进入角色的最高水平?”

    “是的,是的!”章紫怡肯定地道,她拍戏这么多年,一秒入戏瞬间能哭得梨花带雨的演员她见过不少,她也能轻易做到,只要心中孕育好情绪后没问题,心中想一些悲伤的事情就可以了,比如说前朋友破产了,前前男朋友得了重病了,前前前男友再次苦苦追求她啦!

    但是这种几秒钟内额头沁汗的演员,不能说没有,她的认知中绝对不过2个,而且,李礼这是在舞台上雕琢演技细节,而不是在影视剧摄录场景下,这个难度明显更高!

    “好厉害的细节啊!”张嘉一感慨万千,“在排练的时候,这些动人的细节李礼根本就没展示,此时此刻,大放异彩啊!”

    陈楷歌大导演依旧保持沉默,不过嘴唇的抖动更加明显了。

    这时,面对着固执的师弟惨被痛打,段小楼连哭带爬地抓着师父的衣角,求饶道:“师父,您别打了,您打我吧,我不唱戏是我的错,您打我!!”

    说罢,段小楼起身拉了一把长凳,趴在长凳上道:“师父,您打我!”

    ……

    这第一场戏落幕的时候,在师傅的调解下,程蝶衣和段小楼和好如初,《霸王别姬》得以再演。

    第一场戏落下,除了李礼对程蝶衣的塑造外,段小楼、菊仙表现得也非常不错。

    这就是强手对决,才能真正飚起演技!象棋大师碰到臭棋篓子的话,他也没法展现自己的段位。

    第一场戏三位演员互相成全,或者严格意义上来说,李礼成全了王楷和王小晨!

    舞台落幕,李礼他们快跑着去化妆室上妆,现场观众们全部都在交口赞扬:

    “刚刚的李礼,那一颦一笑完全找不到他的影子,展现出了无尽的女性的柔美,太厉害了!”

    “我的天啊,刚刚我好像被李礼掰弯了!”

    “李礼演得真好,他是唯一一个演偏女性化角色的演员中,不让我觉得恶心的。”

    “对对,张国融在《霸王别姬》里饰演的程蝶衣,虽然是雌雄不分,但就是看着很舒服,没有任何反感,李礼今晚也做到了。”

    “知道为什么么?是因为其他演员演‘娘娘腔’,都特别做作!而张国融和李礼饰演程蝶衣,没有任何斧凿的痕迹,和角色浑然天成!”

    ……

    观众的评价非常高,不过也有观众对李礼的表演非常不满。

    “我不喜欢李礼的表演。”

    “李礼将程蝶衣这个人物塑造活了,多好啊!”

    “可李礼要是雌雄同体的话,我以后还怎么嫁给他?”

    “滚滚滚,李礼是我的,你没戏!”

    ……

    漫长的时间后,第二场戏拉开了帷幕,大幕拉起的时候,舞台上的布景换了,此时是一个剧院的场景。

    剧院舞台下,京剧粉们掌声雷动,场面热烈。京剧乐团的老师们在吹拉弹唱,胡琴、京二胡、月琴、弦子、笛、笙、唢呐等等乐器交织出动听的乐章。

    “哇,他们好像是真乐队?”

    “不能吧?不可能啊?”

    “怎么不能,你们看,他们的乐器前面都有麦克!这绝对不是装模作样!”

    “我突然感觉《我就是演员》这个舞台好牛逼啊!”

    “嘘,演员上来了。”

    ……

    这场戏的开端是《霸王别姬》这折戏,程蝶衣饰演的虞姬,他一身戏服装扮,在八个侍女的陪同下登上了舞台。

    程蝶衣轻袖曼舞,唱道:“自从我,随大王东征西战,受风霜与劳碌,年复年年。恨只恨无道秦把生灵涂炭,只害得众百姓困苦颠连。”

    这一开嗓,观众席中一个白苍苍的观众拍手叫好:“好!!”

    这声“好”特别有穿透力,因为其他观众都安静地看着舞台表演呢,就这老头冷不丁地来了一嗓子,估计是个老戏迷无疑了!

    但现场千余观众也没几个认认真真看过京剧的,大家被这声“好”分了神,转瞬间也几个人听戏了,反正也听不懂,大家全议论开了:

    “嚯,这个舞台剧还找了个专业京剧演员做替身?”

    “给李礼找替身这个事儿啊,我可以理解,但是……啧啧,如果他本色演出就好了,找替身总有投机取巧的嫌疑。”

    “不找替身怎么办?你让李礼真在台上唱啊?现实么?”

    “不过这个替身的身形和李礼真像啊!”

    “嗯,真的太像了。”

    ……

    因为京剧演员化妆后很难辨别出原来的长相,大家谁都没意识到那个台上唱戏的人是李礼,也没人敢想!因为这太不现实了!

    舞台上,饰演项羽的段小楼上台,唱道:“枪挑了汉营中数员上将,纵英勇怎提防十面埋藏,传将令休出兵各归营帐。”

    程蝶衣:“大王!”

    段小楼:“这一番连累你多受惊慌。”

    程蝶衣:“大王,今日出战,胜负如何?”

    段小楼:“枪挑了汉营数员上将,怎奈敌众我寡,难以取胜。此乃天亡我楚,非战之罪也。”

    程蝶衣:“兵家胜负,乃是常情,何足挂虑?备得有酒,与大王对饮几杯,以消烦闷。”

    项羽:“有劳妃子!”

    ……

    观众席:

    “诶,这个给王楷扮演楚霸王项羽的京剧演员,和王楷的身姿好像也一模一样啊!”

    “对啊,这替身哪里找的啊?”

    “大哥,王楷本身会京剧,台上的是王楷本人,李礼是找的替身!”

    “啊对,王楷学过京剧,把这茬忘了!”

    ……

    之前一嗓子惊吓住观众的长者,他身边坐着一个中年人,中年人道:“爸,他们两个唱得不错啊。”

    长者:“程蝶衣唱得比段小楼好那么一点点。”

    “我怎么听不出来谁唱得好呢!”

    “嘿,你爸我是专业戏迷,你能跟我比?”长者胡子得意得乱颤。

    ……

    舞台上的京剧戛然而止,很快进入后台卸妆情节,这段京剧是整个舞台剧的不可或缺的点睛之笔。

    观众们本以为舞台上的替身演员会借着退回舞台的机会,和李礼无缝交换的,可没想到,替身演员根本自始至终没离开观众的视线。

    这一场戏以京剧《霸王别姬》引题,引出片中重要角色——袁四爷!(原剧由葛大爷饰演)

    扮演袁四爷的助演登台,对着正卸妆的程蝶衣和段小楼道:“久仰久仰,二位果然是不负盛名!”

    程蝶衣:“四爷!”

    段小楼:“谢四爷抬举!”

    程蝶衣话音刚落的时候,舞台下一片静默,死一般的静默,大概过了两三秒钟,议论之声瞬间在演播厅内翻腾了起来:

    “什么?”

    “hat?”

    “这……这……”

    “天啊,不是替身?是真人?这声音是李礼的啊!”

    “李礼不是不会唱京剧么?”

    “不是有老师指导么?”

    “这么快就唱得这么专业?虽然我也不知道什么样的才是专业,但起码我认为他唱得专业!”

    “厉害炸了!短短的几个小时,以假乱真啦?啊不对,以真乱真啦?”

    “跪了跪了跪了,这天赋太瘆人了!”

    ……

    之前那个长者已经恍惚了,懵懂了,不知所措了,听了半辈子的戏,头一次听说有人能在几个小时内就达到舞台演出水平的,“唱念做打”竟然让他这个老戏迷没现破绽。

    长者一瞬间觉得自己6o多年的形成的认知在瞬间更新!

    “好!”长者又是一嗓子,站起身来疯狂地拍起了巴掌。

    哗,迟到的掌声瞬间淹没了大厅,有观众起身喝彩,然后典型的“人群效应”产生了,起身鼓掌的人越来越多,叫好声震天!

    “厉害!”

    “牛逼!”

    “李礼,你太diao了!”

    “我不嫁给你我誓不为人!”

    ……

    舞台下掌声雷鸣,大家喝彩声此起彼伏乱糟糟,大家都被这个巨大的意外镇住了。

    谁能想到台上京剧唱得那么专业的人真是李礼而不是替身?大家虽然不知道京剧专业水平什么样,但最基本的鉴赏力还是有的!

    台下观众多少有些失控,舞台氛围达到了今晚的最高潮,这直接影响了舞台上众人的表演。

    这个大家鼓掌叫好的时间本应该在京剧唱罢的时候,那时的掌声和喝彩声是最贴切的,结果可好,舞台上大家正在互飙演技的时候,迟到的巨浪般的掌声和呐喊声瞬间让众人懵逼了,而且观众们还依次起立叫好!

    王楷目光移向观众,他怔住了!

    助演嘴唇颤了颤,台词没说出来!

    就连李礼也有些分心了,他这个急啊,你们几个别出戏啊!他也对观众生气,心说你们当时不鼓掌叫好,这个时候起什么哄啊?

    呵,当时谁知道那个替身是你本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