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头狼 > 4070 凤凰涅槃
    听到我的话,连城愕然的睁圆眼睛。

    皎洁的月光打在我脸上,而此刻又静到令人发慌,即便看不到自己的模样,我也能猜到有多怪异。

    “弟儿啊,你别吓唬我,人生无常,生死本来就没什么规律,你要是憋得慌就哭两嗓子,骂几句。”连城连忙伸手摸向我的额头,担忧的出声:“你现在的感觉我经历过,我记得还在边界线时候,我有个关系非常要好的战友发生意外,我当时也觉得不可思议,但是人得清醒..”

    我仰头看向他,声音很小的回应:“城哥,我真的想笑笑。”

    “操!你如果就这点心理承受能力,那老子真是看错你了。”连城横着眉头呵斥:“你是特么混社会的,难道还没看淡生死么,甭管关系多要好,没了就是没了,你就算逼死自己,逝者也不可能复生。”

    “叮铃铃..”

    话说到一半,连城的手机响起,他扫视一眼号码,满脸紧张的警告我:“钱龙估计马上就能放出来,我先接电话问问情况,你不准动弹,更不需要有任何出格的行为,不然老子先把你打晕再说。”

    “你快接电话吧。”我强憋着笑意,冲他努努嘴。

    生怕我不听话,连城直接大胳膊揽住我的脖子,另一只手艰难的按下接听键:“怎么样了哥们,拜托你办的事情没问题吧,好好好,我这就过去接人..”

    感受着连城暖暖的体温,我直勾勾看向河边,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开腔:“谢谢,真的谢谢。”

    一个多钟头后,京开高速路口,连城车内。

    “你们这帮人好像特么有病,这边的事儿都还没处理明白,就着急忙慌的要走。”连城瞪着遍布血丝的眼珠子凝视我和钱龙嘟囔:“我知道地藏的事情对你们打击确实挺大的,可你们就算现在回崇市能怎么样?尸体暂时运不回去,凿墓也是空着,比如先在这边好好歇一阵子,等我找人把问题处理明白,我陪着你们一起回去也可以。”

    得知地藏发生意外后,钱龙直接哭成泪人,一路上眼眶就没干过,一边擤着鼻涕,一边哽咽:“城哥,你别劝了,我们那边讲究入土为安,迪哥风风雨雨陪着我们走了这么久,活的时候居无定所,要是走了都不能风光大葬,我一辈子都没办法原谅自己。”

    “城哥,谢谢的话我不说了,就像皇上说的那样,迪哥陪着我混一场,于情于理我得把他最后一件事做完美。”我也咬着嘴皮接茬一句。

    “唉..其实地藏走了也是好事,我听小胖说过,他妹妹出事以后,他整个人就变成了行尸走肉,而且他身上背的命案也确实不少,法律越来越健全,想要全身而退,要么远走海外,要么就是牢底坐穿,上头不会允许一个严重威胁社会安定存在的人逍遥法外,这些话我一早就想跟你们讲了,又怕你们会多心,地藏现在走了,他背着的那些案子也随之落下尘埃,至少不会有人在因为他犯过的罪去为难头狼。”

    连城感伤的叹了口气:“算起来,整场事件我难辞其咎,如果不是为了帮我,你们也不可能跑到上京,不到上京,地藏根本没可能遇难,尸体的事情交给我处理,我一定会尽最快速度,其他有需要帮忙的地方,随时随地言语,谁要特么跟我客气,往后就别说咱是兄弟。”

    “走了。”我揪了揪鼻梁骨,推开车门。

    脑后,传来连城轻微的声音:“好兄弟,照顾好朗朗,这次的事情对他刺激不小,刚刚去接你的路上,我看到他一会儿抹眼泪,一会儿又咧嘴笑。”

    片刻后,我驾驶着连城替我们准备的一台“现代”轿车,载着钱龙直接开上高速。

    “呜呜呜..”

    车子开出去十几公里,钱龙又像是突然被人戳中泪穴似的,捂着脸悲泣起来:“妈卖批得,来的时候咱们一车人,回去的时候就剩咱俩,其他兄弟要是问起来,该咋交代啊,呜呜呜..”

    透过后视镜瞄了眼泪眼婆娑的他,我忍不住出声:“行了,别特么哭讥尿嚎的,给胖砸去个电话,现在他比谁都难受。”

    我们这团兄弟,钱龙算得上改变最少的一个,从出道到现在为止,他都属于那种表情写在脸上的赤子性格,高兴的时候会不顾一切的狂笑,悲伤的时候会歇斯底里的哭嚎,很多时候我其实挺羡慕他的,至少我无法再向他那般随心而活。

    “嗯..”钱龙抽泣着点点脑袋,随即拨通张星宇的号码:“胖砸,我知道你很难过,我其实也..”

    “他因为啥难过啊?”电话里陡然传出一道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朋友。

    “还能因为啥,你死了呗..”钱龙随口接茬,接着愣了几秒钟后,嗷的一声直楞起腰杆:“我靠,闹鬼啦!”

    “鬼你妹夫。”电话那边的男人笑骂一句:“老子要不是够不着你,真想甩你丫挺一记大耳雷子。”

    “迪..迪..迪哥,朗朗!”钱龙脸色由红转白,雷人无比的推搡我肩膀头一下:“他..他特么是要冤魂索命嘛,迪哥啊,都是实在兄弟,你要是缺啥给我托梦吧,咱..咱别玩现实版的行不?”

    “哈哈哈..”

    “擦特么的,你还真是个虎逼。”

    我和电话那头的男人同时忍俊不禁的笑出声。

    没错,电话那头的人正是地藏,今天在我打算钻进救护车去验明尸体时,他用张星宇的电话给我打了过来,所以后来我才会在连城的面前表现得像个精神病似的失常,尽管我不知道地藏究竟是如何逃过一劫,

    “他朗哥,别自责了。”手机那头的地藏接着道:“错不在你,主要是我自己大意,完全没想到那个枪手竟然敢反抗,虽然九死一生,但是证明小宇的猜测是对的,吕哲和他肯定有联系,吕哲被抓的消息也是那枪手放出去的。”

    我忍不住询问:“他咋放啊?”

    “还舔个大脸好意思问呢,要不是你出鸡八馊主意说什么最锋利的刀从来都是杀人无形,给那傻吊安排了俩陪嗨妹,能有这事儿嘛。”张星宇的声音随之响起:“我跟你说昂裤衩王,你必须检讨,好好的检讨,摔倒不丢人,可特么要在一个坑里摔两回,你就准备管我借铝合金头盔吧。”

    我尴尬的揉搓几下后脑勺,低声道:“迪哥,当时那种情况,你是怎么逃脱的?我记得车里明明就你俩人的?”

    “刚开始确实就我们俩,后来我怕被巡捕查车,从半道上找了另外一台出租车的司机给开车,只不过那个枪手反抗时,不小心误伤了他,玻璃碎片戳进他的大动脉,后来我跟小宇通电话询问应该怎么办,小宇才让我将计就计,制造了这场交通意外,既避过车上死人的事儿,又能让我彻底消失在所有人的视线中,还可以替你们背下来前面所有的命案,再有人去查以前,你们可以把事情全都推到我身上。”

    地藏押了口气继续道:“准确的说,我没打算逃,这也是小宇计划的一部分,在撞断护栏时,我其实已经把那个枪手制服了,小宇让我跳车的,但是我没照做,自从我妹妹去世以后,我就觉得活的越来越无趣,想要用这个方式了结自己的,可真当河水淹没我的身体,我开始窒息时,我突然舍不得死了,觉得还有很多事情没完成,之后解下身上的负重,沿河漂了下去。”

    地藏的话,一瞬间让我陷入沉默之中。

    “好啦傻兄弟,虽然没死成,可我也算身临其境的感受了一把生命消逝的过程,前面的事情这次全部翻篇,就当是我的前世,我凤凰涅槃,地藏重生!”地藏语重心长的开腔:“重生的地藏,战为头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