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隋唐大猛士 > 第447章 大扫荡
    八千兵马过黄河。

    罗成行事总是出人意料,谁都算不到这个时候罗成会突然挥兵过黄河。毕竟,他一个河南抚慰讨捕大使,怎么也不应该,或者说不敢率兵马过黄河的。

    可罗成就是这样做了。

    他谁也没通知,甚至都没向朝廷补一道奏折。

    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率领八千人马渡过了黄河,在鹿角关与老朋友刘镇将聊了会天后,罗成笑呵呵的就把刘镇将的鹿角关接防了,还让老刘带着自己的八百镇兵随行。

    老刘苦笑着拱手送出了鹿角关,然后带人给罗成做向导。

    “直接杀去平原郡吗?”老刘问。

    “不急,咱们先去豆子岗转转。”罗成望着夜色下的苍茫平原。两年前他来过一次,把豆子岗搅了个天翻地覆,将刚刚成了点气候的刘霸道给打的如丧家之犬。

    既然来了,那就故地重游一遍吧。

    “可是大帅不是说各路贼匪要攻平原郡吗?”

    罗成笑笑,“情报确实如此,不过也许他们还没去平原郡呢,所以我们先去豆子岗找找他们。”

    话是如此,可老刘不太相信,若真知道众贼要去平原郡,那直接先去平原郡等着就是。不过他毕竟也是个老油条了,转念一想,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位大帅的心思。

    兵过黄河,也是冒了很大风险的,如果跑去平原郡城,到时把贼匪吓到了,不来攻怎么办?

    倒不如先让贼匪去打平原郡,到时罗成再率兵出现救援,这就是大功一件嘛。再说了,乘机抄下贼匪的老巢,还能赚一笔呢。

    “张亮!”

    罗成招手,张亮大步过来。

    “大帅。”

    “那些反贼出豆子岗了吗?”

    “昨天就已经出了,现在估计已经快到平原郡城安德城了。”

    过了黄河,从鹿角关到平原郡城安德只不过八十里路了,罗成只要加快点行军,一天就能赶到。

    不过罗成却没打算直接去安德,而是下令全军向东。

    安德在鹿角关北,豆子岗在鹿角关东面。

    夜色里,兵马一路向东而行。

    虽然举着火把,不过大家对于这暗夜行军也是有点抱怨。

    老四对罗成道,“这贼匪都跑过黄河来了,管他们攻哪,那是河北官员军将们的事情,咱们管好咱们河南就好了啊。”

    “事情哪有这么简单呢,没听说唇亡齿寒吗,这河北乱了,对咱们有什么好处。再说了,我虽然还没搞清楚李密他们为何要聚贼打平原郡,可既然他杨玄感和李密处处与我为敌,那么我就破坏他的计划,再说了,剿匪灭贼可是有好处的,你忘记咱们上次来豆子岗多少收获?况且,这次还有这么多家贼匪,不说别的,只要咱们这回抄了这些贼军的老巢,定能大赚一笔,何乐不为?”

    反正在朝廷眼里,所有从贼造反作乱的,都已经算不得人了。一经抓捕,就地处决。罗成倒是没这么冷酷,毕竟是自己同族的。

    所以他这次来,除了破坏杨玄感他们的计划外,还打算来个黑吃黑,把贼匪们积聚的钱财都抢过来,再把那些贼匪和他们裹挟从贼的百姓也抢过来。

    抢回来了,自然就是给手下的兄弟们当奴隶,或者给各郡的常备郡兵府兵们当屯田奴。虽然把人抓回来当奴隶有些残酷,可罗成觉得怎么也比他们做贼有前途的。

    这年头,打仗其实也是有技术含量的。

    打的好的,升官财,打的不好,自然是粮缺饷不足,将士抱怨。

    茫茫夜色里,罗成的八千兵马由鹿角关八百人带领,踏入几百里的豆子岗中。

    进入豆子岗没多久,便有一支人马前来迎接。

    “窦建德拜见大帅。”

    罗成在马上瞧着在他面前滚鞍落马单膝拜伏的这位河北大汉,心里有些感叹,若是当初孙安祖他们不逃,也许窦建德现在已经是自己麾下的一员悍将了。

    “起来吧。”

    “谢大帅。”

    窦建德起身,来到罗成面前,“我已经探明了各家老巢营地的虚实。”说着,他送上一份手绘的地图,上面有豆子岗现在各家贼匪大营所驻之处,并标示了营中人数以及留守兵力情况等等。

    “很详实,这地图作业很不错。”

    “都是当初在大帅麾下时学到的本事。”

    “窦建德,本帅现在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是否愿意归队?”

    窦建德犹豫了会,最终还是摇头。

    “如今这样也挺好的。”

    “也罢,随你吧。”

    有了窦建德这个内贼,罗成对豆子岗里各家反王大营的虚实就一清二楚了,各家贼匪到现在,基本上都还是属于那种流窜型的,没有根据地,没有大本营,走到哪抢到哪,抢完一地钱粮,还要裹挟大量青壮加入,然后继续往下一地去。

    因为河南有罗成和张须陀,所以现在不少贼匪都聚到河北来了,有李密他们暗中的协调,各家现在倒是结盟一起打平原郡城,还把各自的老营都安在了豆子岗里。

    却不料,罗成带着兵马从河南杀过来,要一锅端他们的老巢。

    有窦建德和刘镇将两个带路党,罗成的八千兵进入豆子岗后,开始横扫。

    虽然豆子岗中现在各路贼匪大营十几个,但每家也都相距几十里地,互相还是有些提防的,只是青壮老贼们都去打平原郡了,留在营地里人虽多,可都是些妇孺老弱,加上一些新裹挟来的,战斗力很低。

    罗成这八千兵马中,不但有五千左五军的百战旧部,还有几千人也都是之前两年剿匪中有经验的。

    如秋风扫落叶,席卷而去。

    每次窦建德在前带路,然后到了地方,罗成一声令下,于是全军出击,一顿猛冲猛打,贼营就溃乱了,接下来只要围堵迫降就好了,再然后就是打扫战场,清点战利品,登记俘虏。

    一地攻完,便继续由窦建德带着往下一个营地去。

    一连三天,罗成率部马不停蹄,攻破了一座又一座贼营,缴获的粮食布匹钱帛牲畜等更是无数,而抓获的贼匪俘虏也是十分惊人。

    “共计斩千余,获六畜数十万,俘虏贼众十万有余。”

    负责统计的王子明拿着厚厚的帐簿,一脸惊叹的对罗成道,“真是大收获啊,不过缴获和俘虏太多,咱们这几千人都快忙不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