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隋唐大猛士 > 第332章 六骑战千
    大业八年。

    三月。

    齐郡,章丘城外不远处。

    刚被圣旨晋升为齐郡通守的张须陀带着五骑亲兵从历城前往章丘巡视,官道上,大队百姓商人结伴跟随在他后面。

    自去年下半年起,各地盗贼蜂起。

    大股盗贼聚集二三万人,小者更是多如牛毛,遍地皆是。百姓既苦于征辽的课役繁重,又惶恐不安于贼匪四起,可谓苦不堪言,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河南河北两地因是征辽兵员和民夫的主要征召地,因此百姓更苦,盗贼越多。河南十二郡,郡郡贼匪四起,河南的府兵大多都征召往辽东,连原本的许多郡兵也被上次增置为军府府兵,于是河南诸郡空虚。

    盗贼四起,官吏不能敌,导致贼势越来越强,唯有齐郡张须陀,算是十二郡之中表现最为抢眼的,他率领的齐郡郡兵虽也实力大减,可东剿西讨,居然还勉强维持了一郡安宁。

    只是现在周边各郡的贼匪,都在往这边靠拢,这让张须陀很是担忧,无奈之下,也只能加强各县的防御,不时还得抽空下去巡视。

    “通守,章丘县表现不错,他们自年后已经先后打退了三波贼匪的袭扰,杀贼近千,十分了得啊。”

    一名亲兵道。

    张须陀骑在马上,看着跟着后面的队伍,叹道,“章丘有这样的成绩,靠的其实还是罗成留下的底子。有长白山的二百府兵在,虽说如今兵少无法顾及全县,可起码柴孝和还是保证了长白山没有沦为盗贼窝。”

    “而罗成留下的县郡兵虽是新建的,但有他的几个兄弟在,也还是比其它县郡兵要强。更何况,他还有一支三百人的义儿营,看似才一群娃娃,但据说打起仗来却是最悍不畏死。”

    一亲兵道,“确实,听说就连罗家的女眷都非常了得呢,几次贼人来犯,她们都提刀枪上阵,杀的贼匪人头滚滚,如今罗家母老虎的名头可是很响的。”

    “哈哈哈。”几人大笑起来。

    “要说,真正最厉害的还是咱们通守的弟子罗成,咱们三年前在这里遇到他时,还只是个刚挖运河归来的中男少年,可谁能料到,如今居然已经成为了襄阳侯、先锋将军呢。”

    张须陀听了,也不由的对这个弟子心中暗赞,这个门生真是没的说,虽说年轻,可他在齐郡剿匪,在辽东征战,一战又一战,那全是硬打下来的彪悍战绩,连他这个老师都要佩服万分。说来,他能够升任齐郡通守,也还是沾了几分这个弟子的光呢。

    “你们说,等罗成东征归来,会不会直接升上国公呢?”一人道。

    “大有可能啊。”

    几人说笑着,心情都还算轻松。

    后方突然马蹄声大作。

    几人骑着马狼狈奔来。

    “贼来了,贼来了。”

    一名亲兵上前拦住他,“什么贼来了?”

    那骑马的人惊慌的道,“大批贼匪杀来了,好像是裴贼,他们洗劫了我们的村子,我们好不容易才逃出来,如今正追过来。”

    “有多少人?”张须陀沉声问。

    “成千上万,无边无际。”那人说完,又赶紧骑马继续逃了。

    路上的百姓听闻这个消息,都惊慌起来。

    “想不到裴长才,石子河居然突然杀进我齐郡来了。”张须陀皱眉。“先护着百姓进章丘城。”

    本来还算轻松的路人,这下都慌乱起来,拼命的跑。

    张须陀六人骑马,本来可以丢下百姓先入章丘,可张须陀不忍心丢下这些百姓,只得护着他们前行。

    他把自己的备马交给一个会骑马的商人,让他骑马赶回章丘城,让章丘城做好防守准备。

    护着百姓跑了一阵,后面已经可以听到马蹄之声。

    裴贼的轻骑前锋已经追上来了。

    看到一伙百姓,哈哈大笑着纵马过来,准备抢掠。

    张须陀张弓搭箭,一箭射去,直接射杀冲在最前一贼。

    五名亲兵,也纷纷马上回头射箭。

    贼匪数人中箭倒地,这才现原来百姓之中居然还混着几个官兵,为一人身着铠甲,一看就是个军官,级别还不低。

    “杀了他们!”

    有人大吼。

    贼匪呼啸着追来,张须陀却不慌不忙,边驰边回头射箭,他箭法精湛,一箭一个。

    贼人惧怕,倒也不敢靠的太近,于是在后面喊叫放箭。

    可张须陀又不忍抛下百姓,于是也无法甩开贼匪,两边就这样追赶着前行。

    “通守,贼匪好像已经派人回去报信了,要不咱们先进章丘城吧。”

    “不行,我们要是一走,这些百姓就得遭殃,章丘城已经不远了,咱们得把他们带过去。”

    又前行了一段,眼看着章丘城就在前面一二里了,这时大队贼匪却已经杀到了。

    张须陀扭头看了眼远处的章丘城,勒停战马,对那些奔逃的百姓道,“你们赶紧进章丘城。”

    说完,他调转马头,持起长槊对着贼匪。

    身后五名亲兵,也都一起转身调头。

    六骑。

    就那样矗立在章丘城外二里官道上。

    而在他们的对面,越来越多的贼匪赶到,烟尘滚滚。

    一名贼帅看到立在前面挡路的六骑,面露讶色。

    他看了看勒马不敢前的那队先锋轻骑,气的上前就是拳打脚踹,“他娘的,你们几十骑居然还怕六骑?”

    “总管,那六人骑射了得,兄弟们一路上已经被他们射死二十多个了,实在是不敢靠近,一靠近,五十步内必死。”

    “哦,居然还如此了得?”贼帅有些将信将疑。

    不过他看了看自己身后,那是上千人马,而更后面,还有裴帅和石帅的大部队,这次他们可是整整两万人马杀入齐郡,他就不信了,区区六骑还能挡的住他们。

    “给我杀!”

    贼帅一声令下,率领着身后的一千轻骑直接冲了上去。

    张须陀六骑有些孤零的立在官道上,看着对面冲来的大群贼匪,他没有转身调头,相反,他举起了长槊,“随我杀贼!”

    “杀!”五名亲卫骑兵一声大吼,便策动战马,跟随着张须陀向着众贼反冲了过去。

    虽千万人,吾亦往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