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隋唐大猛士 > 第131章 七战七捷(第五更!求订阅!)
    在羊角寨休整一日之后,罗成再次率军出击。

    半月时间,罗成七次用兵,踏平了羊角寨周边数十里内的七处寨子。这些寨子情况基本和羊角寨差不多,都是百来人一处寨子,多是些逃民隐户在此垦荒种地逃役避课。同时,每个寨子里,又基本上有一伙贼匪。

    贼匪或多或少,但他们却相伴相生。

    有的逃民有时也会下山随劫匪做案,而有的劫匪自己也会种地,很奇特的情况。

    可罗成不管这些,敢弃籍逃隐,或盗或民,这是绝不允许的。

    五百郡兵,七次出击,每次都是一战而胜,面对着如狼似虎的这些郡兵,本就分散且人少的贼匪们根本不是对手。

    或死或降,无人能逃。

    累计斩杀贼匪五十七人,俘贼三百二十九,另俘逃民一千三百七十四人。

    另缴获粮食布帛、牲畜钱财众多,武器若干。

    接二连三的捷报送到章丘,让章丘城的张须陀都有点怀疑罗成虚报战功了。好在派了贾务本亲自前来查验之后,终于相信罗成的战果属实。

    虽说这八处寨子都是些小鱼小虾,但报上去之后,却是说破贼寨八处,杀贼近百,俘贼一千余众的,管你逃丁还是隐户,在官府眼里,那些人就是跟匪贼一样的。

    对于罗成把缴获作为赏赐下,只上缴两成的做法,张须陀并没有意见。

    又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哪有这么容易的事情。现在罗成以战养战,大大减少了对后方粮草器械的依赖,同时他军纪又维持的很好,没生什么烧杀抢掠,奸**女的事情,他自然也就睁只眼闭只眼算是默许了。

    贾务本再次代表张须陀前来。

    在罗成剿匪的这段时间,张须陀也已经调动了各郡县郡兵乡勇,在长白山六面布网,同时他亲率主力也已经进山。

    先锋营前。

    贾务本当众宣布了郡里对罗成的赏赐。

    “授先锋营罗成为立信尉,赐金五十两。”

    这是对统兵剿匪的先锋罗成的奖励,之前每次论功行赏,罗成都没有给自己论功。但张须陀岂会忘记他,现在他的奖赏下来了。

    立信尉。

    从九品。

    这不是一个官职,而是一个散阶。

    大隋有官职有散阶,还有爵位,原来还有勋位。

    不过当今天子继位之后,在大业三年,更定官制,重改品级。废除了特进、八郎、八尉以及十一等勋官,并省朝议大夫。

    散官和勋官合并,更定后的散阶从一至九品,从开府仪同三司到立信尉,有九大夫八尉,再加个开府仪同三司,共十八级。

    立信尉是最低一级的散官。

    散官不是职事官,职事官就是有职事差遣,有职位管事情的。而散官呢,是一种称号,或者说相当于一个品级。

    就如比县长是个职官,而县处级只是一个级别。

    只有阶没有职,那就只享受相应待遇而不理事。

    散官最初起于汉代,无印绶,不理事。汉魏以来,大量散官成为加官加衔。隋立国之初,就废除了北周六官、九命体制,恢复汉魏官制。

    再到如今勋散合并,散阶其实一直还是做为官员的一种荣衔加官,没什么实际意义。

    当然,底层的八尉,其实更多的是来赏赐给府兵立功将士的。

    现在张须陀为罗成请来了一个立信尉的散阶。

    有了这个从九品的散阶,罗成算是从原来的一介白丁晋身仕途官场,有了品级。这样一来,他那个代县尉,倒是有了点根据了。

    至于黄金五十两,其实就是折钱四百贯,但这赏钱最终还是得从罗成先锋营缴获中出。

    “官职呢?”

    老四见贾务本一句话就说完了赏赐,登时不满了。

    “郡丞已经向朝廷举荐士诚任章丘县尉,但朝廷吏部驳回了,只是吏部也暂时还未铨选出新的县尉人选,因此暂时还是由士诚担任代县尉,直到新县尉到任为止。”

    “就这样了?”老四的拳头已经握紧了。

    “罗老四,你对我爹举什么拳头?我爹只是来通知的,他又不是吏部尚书。”贾润蒲见有人对他爹不敬,马上瞪大眼睛喝道。

    “草,这是什么狗屁赏赐?我五弟立这么大功,结果就一个他娘的从九品立信尉散阶?”

    贾务本不理罗存孝,他对罗成道,“郡丞听到这个结果,也很是不满,已经再次上书朝廷,不过这事你也不要抱太大希望,你毕竟出身普通,人又年轻,朝堂之上的诸公不理会也不稀奇。”

    说不失望是假的。

    可事到至今,罗成也没什么可抱怨的。

    毕竟隋朝,算是一个贵族社会。

    关陇集团把持着朝廷,八柱国家的荣耀还在大兴城荣耀生辉,连关东五姓七家这些顶级士族都被他们压着打,他一个小小的农家子,连个地主庶族都算不上,没背景没靠山,朝堂上的诸公为何要关照他这么一个小家伙?

    不过好歹有张须陀的力保,总算也没有什么都不给,一个从九品的立信尉,也算是给了罗成一个官身。

    哪怕无职无事,可有了散阶官品,也成为了官僚阶层一员,成为了特权阶层,能够享受到的特权还是有很多的。

    比如说,只是一个普通百姓,那么就算你有钱,你最多也只能拥地百亩。但是有了九品官阶,就成了官僚了,比如九品的立信尉,朝廷还会授百亩的官员永业田。若是他能够拥有个职事,还能有职田。

    贵族官僚们有受田优待,永业田不受限制,最多可达百顷。

    总之当官了,不但会有另授永业田、职田这些,甚至连拥田的额度也大大上升,只要你有钱,那么你就能成为地主,甚至是大地主。

    而普通百姓,是没资格成为拥地百亩以上地主的。

    另外一个,有了散官,一只脚也已经算是踏入了官场,以后便有机会再求得职事,成为一个真正的官员。

    只是老四却根本不服气。

    这么大的功劳,连个职事都不肯给,这太欺负人了。

    他还想着,老五凭功升为县尉,他说不定就有机会接郡兵营都尉之职,弄不好也能弄个九品官阶。

    “我们不服!”老四梗着脖子吼道。

    “放肆,退下。”罗成喝退老四,服不服有什么用,对老贾说更没用。这世界本就是强权的世界,没资本的时候人微言轻,在大兴城的那些诸公眼里,他们不过就是一只蝼蚁,甚至是只他们连名字都记不住的蝼蚁而已。

    “我不服!”

    “滚下去!”

    “我就是不服!”

    罗成对三哥嗣业道,“三哥,把队头罗存孝押下去,黑屋关紧闭。”

    嗣业点了点头,他心里也很不满,可却没有如老四那般直接说出来,“老四,走,出去冷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