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隋唐大猛士 > 第652章 军旗坠落
    “分散突围!”

    面对着越围越多的贼军,尤其是李密还亲率一支生力骑兵杀到,张须陀也只能无奈的下此命令。

    “我来开路!”贾务本一箭射倒一名冲来的贼军,高喊。

    “突围,突围!”

    张须陀的部下纷纷高呼,提醒同袍们。

    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候,只能想办法各自突围,等杀出重围后,再重新聚拢。

    李密率军杀入,他手持一张角弓,接连射杀数骑。

    “魏公,张须陀和贾务本全力向南突围,已经杀出一道口子,突出去了。”

    “混账,这么多人还拦不住一个张须陀,给我追!”李密也没有料到,都这个时候了,张须陀居然还有能力冲破他的重围。

    虽然那道开口只打开了一会,跑出去不过千余人,可对李密来说,这也是耻辱。

    “追!”

    张须陀奋勇冲锋,麾下死死相随冲杀。

    眼看着终于冲出重围,可冲了一会,回头一看,贼军又合围了,只冲出来不过千余人。

    张须陀勒马,一咬牙,便又调转马头再冲回去。

    “大帅?”

    “老贾你受伤严重,先撤,我再去接应他们出来!”

    说完张须陀策马冲回去。

    “草。”

    贾务本见张须陀如此,只得骂了声,然后也调头跟着冲回去。

    一骑又一骑,冲出来的千余步骑,居然全都又调头回去冲杀,无一人逃走。

    张须陀他们这支身着黄衣的官军,就如一支回头的箭,突其不意的杀了回去。他们挥舞着刀枪,猛的撕开了再次合围的拦截。

    每个官兵都很疲惫了,可他们此时完全忘我,这一刻,甚至感受不到恐惧,心中沸腾的只有热血。

    张须陀带着兄弟冲破重围,终于把被拦下的兄弟们又汇合,“跟我来,杀出去!”

    他再次挺槊,又一次的带头冲杀出去。

    四面皆是贼军。

    到处都是拦截。

    可张须陀手中的马槊却无人能挡,旗手高掣着军旗,紧紧追随在他身后,引领着疲惫的弟兄们突围。

    拦截的防线再次被突破,张须陀带着兄弟们疾驰而走。

    “饭桶!”

    远处的李密看到这一幕,脸都气红了。

    大海寺十余里的战场上,足足布置了二十万人马,哪怕其中绝大多数都只是摇旗呐喊凑数的,可这数量也足够惊人了。

    张须陀才一万人啊,打到现在,都不剩一半了。

    李密气的舍弃角弓,直接提起了马槊。

    身为八柱国的子孙,李密的骑射功夫自然也是不错的,毕竟还曾经做过宫廷侍卫。只不过李密并不太喜欢亲自冲锋陷阵,他更喜欢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可现在,他也必须带头冲锋了。

    绝不可放跑了张须陀。

    那边的王伯当也羞愧万分。

    居然拦不住一支疲惫的残军。

    他直接策马上前,高声吼道,“今日,张须陀必须死,若是让他逃了,就是我等魏军之耻,都随我来,围杀张须陀,不惜一切代价!”

    “有进无退,敢有畏惧后退放跑张须陀者,立斩!”

    “杀敌一人,赏黄金一两,杀张须陀,赏黄金千两!”

    一面重罚,一直却又重赏。

    魏军轻骑这时也都激了起来。

    龙骧骑、虎贲骑,还有李密的骠骑内骑营。

    三支轻骑全都盯着张须陀杀去。

    王伯当奋勇当先,率兵策马直追。

    远远的看到那面隋军战旗,王伯当弯弓搭箭。

    一支长箭射去,旗手应声而倒。

    可很快,战旗再次被人捡起高举。

    王伯当再射,旗再落。

    可一人倒下,又有一人接过大旗。

    当第三个旗手倒下后,张须陀亲自扛起了战旗。

    “都给我瞄着那战旗放箭,扛旗的是张须陀,杀了他!”

    无数箭支飞射。

    张须陀身中数箭。

    他在马上摇晃了几下,但还是稳住了身形。

    顾不得身上的羽箭,他继续为队伍带头冲锋。

    李密终究还是来晚了一步,没能拦住张须陀。

    他只看到身上插着数支羽箭的张须陀被战马驮着冲过,他身后,几百官军步卒主动的留了下来为他断后。

    他们纷纷站定,张弓搭箭。

    面对着追击而来的贼骑,没人退却。

    “放箭!”

    看着战马已经冲到六十步,他们才开始放箭。

    百余兵士,却分为了三拔。

    三段射击。

    一波又一波。

    不过六十步的距离,他们却硬是每人射出了五箭。

    短短数息间,他们前面数十步的距离,便堆积了数十具尸体。

    只是后面的魏军并没有停下来,他们策马跃过了地上的尸体,直接撞入了断后的伤兵之中。

    枪刺刀砍。

    片刻后,那百余伤兵已经死伤殆尽。

    那面高高飘扬的红色军旗,终于还是倒下了。

    张须陀坠落马下。

    贾务本急忙策马上前,一把扶起张须陀。

    可他却现,张须陀已经昏迷过去,他身受多处重伤,又激战一天,此时失血过多,完全昏迷了过去。

    贾务本抬头四顾,现此时身边只有千余人。

    一万人马前来,结果遭此大败。

    他后悔自责于自己的冒进,导致被围,结果连累了张帅。

    追兵将至。

    “把大帅的衣服脱下来。”贾务本一边开始脱自己的衣服一面道。他迅的穿上了张须陀的衣甲,然后扛起了那面倒下的红色战旗。

    “我去引开追兵,你们脱掉军袍,换上贼人衣袍假装贼军,带上大帅往另一边突围。”

    说完,贾务本扛着旗上马,带着兄弟们往北边冲杀。

    几个亲兵只得脱掉外面的军袍,然后带着昏迷的张须陀往另一边跑。

    “围住张须陀,不要让他跑了!”

    无数的喊叫声响起。

    贼军十分兴奋,谁都已经看的出来,张须陀完了,他的一万大军已经被魏公的绝杀大阵磨光了。

    此时就这千把人,根本逃不掉了。

    现在,谁都想趁机打打落水狗,若能砍下张须陀的级,那就了。

    贾务本高举着红旗,伏在马背上,却是带着兄弟们往北突围,他知道自己冲不出去了,就算冲出去,受这么重的伤估计也活不了了。

    可他必须为大帅争取一点逃离的时间。

    “贼崽子们,来吧!”

    暮色之下。

    贾务本等只余三百来骑了,人人带伤。

    他们被重重围困,贾务本的马也被射杀了。

    他一手拄着大旗,一手握刀,向着围过来的贼军哈哈大笑。

    他拒绝投降,麾下三百余部,也全都拒绝投降。

    “杀!”

    随着一个一又一个想要重赏的贼军冲来,贾务本他们展开了战后的战斗。

    李密赶到的时候,贾务本依然还站着。

    他一手拄着旗杆,保红旗不倒,一手还拄着剑。

    只是,却已经全无生息。

    “他不是张须陀!”

    李密挑开了贾务本的头盔之后,愤怒的咆哮!

    “搜,搜遍每一寸地方,也要抓到张须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