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隋唐大猛士 > 第651章 虎落平阳
    “围住了贾务本,不要让他跑了。”李密交待。

    他早打听清楚,贾务本不但是张须陀的左膀右臂,而且还是他的老兄弟,两人一起并肩战斗多年,生死相交。而且张须陀这人,打仗虽狠,可平时爱兵如子,对待老兄弟那更是情深义重。

    所以李密早就算死了,只要围住贾务本,张须陀就一定会来救。

    “如此大戏,无酒菜岂不可惜,去弄一桌酒菜来,我今日要在这里好好看戏!”李密笑呵呵的道。

    一众人见他如此淡定,便也都跟着心里安定的多。

    哪怕远处,张须陀的那面红旗依然不断前进,无人可挡。

    但毕竟已经势头大减,越冲越慢了不是。

    很快,一桌酒菜就置办好了。

    “大海寺里都只是些素菜,因此让大和尚们办了一桌素席,还请魏公担待。”一名校尉道。

    李密看了看这桌子菜,果然都是素的,不过热气腾腾的倒也让人看了挺舒坦,毕竟此时已是寒冬,这站的高,风吹的却是越冷。

    李密端起酒杯。

    “诸位,提前与诸位庆贺大捷!张须陀一死,河南便是我等囊中之物也。”

    高塔外,战场上的厮杀声不断飘进来。

    可李密却悠然自得的在喝酒。

    这场仗他已经赢定了。

    ·······

    “报,魏公,张须陀已经杀破重围,与贾务本军汇合一处。”

    听到这声禀报,李密的手抖了一下,杯中酒也晃了些出来。但是他很快稳住,大笑了几声。

    “哦,那倒是有些小小意外,想不到张须陀还有余勇可以冲入重围与贾务本汇合,不过无妨,反正都逃不掉的。”

    放下酒杯。

    李密下令,“让王伯当将军率我的魏武卒出战。”

    魏武卒,这是李密从几十万乌合之众中,精挑细选出来的八千精锐。号为八营,其中轻骑两千,步卒六千。

    这支魏武卒虽少,可却都是极为强悍的老兵,个个见过血,尤其是李密把最好的装备都交给他们,所以这支八千人的兵马,数量不多,可装备精良,一点也不比府兵差。

    骑兵双马,配长矛角弓。步兵也是皆有甲,甚至连陌刀手都有。

    更别说他的这六千步卒,跟府兵一样,人皆配弓。

    甚至还拥有脚蹬弩、三弓弩、床子弩等上百架。

    “传我令!”

    李密一掌拍在桌上,震的杯盘跳动。“令龙骧、虎贲二骑营,各出一路,从两翼包抄,以骑兵截杀张须陀的步兵。”

    “又令,步兵六营拦截张须陀骑兵,以陌刀、长矛、弓弩阻击!”

    “命令各军,不惜一切代价,围杀张须陀,绝不可放他离开!”

    此时。

    代海寺前。

    张须陀终于率部冲破重围,杀到了贾务本的前锋前。

    贾务本只余两千余人,本人更是浑身浴血,身中数箭。

    “大帅,你怎么过来了,这是李密的诡计,你快带兄弟们撤出去!”贾务本看到老兄弟突入重围来救,既是感动又是担忧。

    “我来带你一起走!”

    张须陀同样血染征袍,他放眼四顾,发现叛军再次合围过来。

    “老贾,还能骑马冲杀吗?”

    贾务本指了指身上的几支箭,“应当是没射到要害,你帮我先把箭杆砍断,省的一会冲杀的时候累赘。”

    “哈哈哈,就知道你还能冲杀,走,突围!”

    此时的形势,就算是先前再自负轻敌的将校们也知道,今天是中了李密的诡计了。

    大家已经太疲惫了,而叛军今天出奇的死缠烂打,一次次冲破他们,居然都没有就溃散。

    简单的处理了下伤口。

    贾务本再次提槊上马。

    “大帅,就让老贾再为你冲锋一次!”

    “儿郎们,大帅来接我们回去了,现在,换我们为大帅开路!”

    “杀!”

    贾务本已经看到一支又一支的叛军步卒正在外面列阵,他们准备合围。一眼看去,他就知道这些叛军似乎更加的精锐,透着股凛冽的杀气。

    一声大吼,他策马冲了过去。

    越来越多的叛军向他们合围而来,他都已经看不清有多少支旗号,多少股人马。

    但是,前面那些打着魏字旗的,绝对是大敌。

    而就在他们开始冲锋突围的时候,王伯当和王当仁两员贼将,已经各自带着一千轻骑不顾一切的直杀过来。

    他们选的时机,恰是张须陀他们已经开始突围的时候,这个时候骑兵在前开路,步兵在后跟随。

    而王伯当二人率的轻骑精锐却不是去拦截官军骑兵,反而是从两翼冲过,不断的从侧面骑射杀伤官军。

    并最后一路杀到了后阵的步兵后面,以轻骑自步兵后面掩杀。

    叛军二将不顾一切的带着龙骧和虎贲二营骑兵穿插。

    六个千人魏武卒步兵营也分成左右两排,设下三重拦截。

    更多的叛军也开始冲过来。

    官军不断倒下。

    尤其是叛军魏武卒,他们拥有铁甲可避箭,拥有八尺高的巨盾,拥有丈八的陌刀,拥有长柄斧兵,还有大量的弓弩,尤其是一排排的柜马,搭配着床弩。

    更是一排排的射倒官军的骑兵。

    ·······

    高塔上。

    战报正由侦察轻骑不断的汇总,然后报上高塔。

    “王伯当将军已经率龙骧、虎贲二营精骑切断官军步骑!”

    “魏武卒已经拦下张须陀的轻骑!”

    “官军被切割!”

    “官军在溃散!”

    李密哈哈大笑,他举起酒杯把杯中酒一饮而尽,然后把杯子砸在地上。

    “酒已经喝足了,现在该下去骑马冲杀了!”

    ·······

    贾务本一刀砍死一个魏武卒枪兵,却看到前方烟尘滚滚。

    “是骑兵。”

    张须陀抬头望去,看到那骑兵前面的旗帜,上面一个大大的魏字。

    “莫不是李密亲自上阵了?”

    确实是李密亲自上阵,他带着他最后的一支精锐,魏公骠骑内营。

    这是李密的亲卫,数量不多,只一千骑,可却丝毫不弱于龙骧和虎贲二营。

    贾务本回头看了看四周,官军已经被彻底的冲散,无数叛军横冲直撞。

    “大帅,我来殿后,你赶紧走!”

    张须陀摇头,“要走一起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