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隋唐大猛士 > 第647章 昏君奸臣
    “皇帝现在有些麻烦。”

    听着一干将校们吐露了半天的不满,罗成最后才缓缓的说道。

    早几年前,他便让自己曾经的亲卫大将张亮和王君廓两人负责组建情报部门,张亮专职打探情报,王君廓负责刺杀等。这几年,罗成钱没少往里砸,张亮二人也比较尽心尽力,因此他在黑暗里的这两个组织展的还算迅。

    一张情报大网已经架构起来,收集、分析、传递都有一套人马。

    罗成在马邑打仗,也一直通过暗影两卫留心着辽东家里,朝廷和中原各地的动静。

    这几个月,辽东老家那边很安静,他把封伦、李百药、段达等带出来后,有侯莫陈乂、魏征、杜如晦、房玄龄留守,一切井井有条。国内城的渊氏也没敢有什么异动,一切安稳。

    不过中原各地,情况就不太乐观了。

    皇帝被围雁门,各地兵马勤王,于是中原空虚,本就混乱的中原,更是失去了弹压。一时间百鬼夜行,乱上添乱。

    这其中,又尤其以李密最为抢眼。

    这家伙沉寂几年还是又出来了,他先投孟让,然后分兵北上,短短时间就连破了数郡之地,且攻占了东都东大门荥阳,还破了隋朝最大的粮仓兴洛仓。

    李密开仓放粮,号召天下贼匪至洛阳,短短时间里,兵马就壮大到了四十余万人,十分恐怖。

    李密很快攻破荥阳关,兵马直接抵达了洛阳的外围偃师城下。

    皇帝急着从太原南下,其实有很大原因就是因为李密已经兵临洛阳城下了。

    虽然皇帝赶在李密攻破洛阳前就回到东都,还带回去了数位大将,可也只是稍稍缓解了下洛阳的危急而已。

    当皇帝进入洛阳后,李密主动解了偃师城之围,并把兵马退回到了荥阳的虎牢关。从表面上看,当然是皇帝的龙威震住了李密,可罗成分析过情报。

    知道李密不过是暂避皇帝锋芒,可他依然还控制着虎牢关这个重要的关城,这意味着,李密依然还掌握着主动权。

    他随时可以再动进攻,或者撤退。

    事实证明,李密的撤退并不是没有作用。

    他一退,虞世基等人便狂拍皇帝马屁,说皇帝如何如何了得,吓退李密等等。而另一面,各地告急的叛乱奏报文书,却如雪片一样的送入京。

    虞世基等人继续隐瞒大部份严重的奏报,然后又找理由奏请皇帝让李景、薛世雄、杨义臣这些大将返回自己的驻地。

    虞世基等人让李景去平窦建德,让薛世雄去平王须拔,让杨义臣去平魏刀儿,让张须陀去平李密,让李渊去平孟让。

    同时,裴蕴还奏请皇帝,请皇帝到巡幸江都。

    其实几个宰相也知道此时中原形势不容乐观,好几股大的叛军,都是号称一二十万之众,尤其如李密,更是占据虎牢,拥众四十万,他还有兴洛仓之粮,可谓中兵多粮足。

    为了避免再出现一次雁门之围一样的洛阳围城,于他们想办法找理由劝说皇帝南下江都。表面上自然是去江南散散心,实际上他们还是对李密的实力很畏惧。

    江淮的叛乱要轻一些。

    另一方面,自兴洛仓被李密攻占后,也时刻在威胁着洛阳城的军民用粮,虽然洛阳城外还有一座大粮仓,可荥阳被叛军攻占后,东南的粮食却已经是无法再过来了。

    张亮送给罗成的最新消息是皇帝还没有决定是否南巡江都,但李密却是已经在密谋着准备再次进攻。

    河南安抚使张须陀已经奉旨率部前往讨伐李密,不过他手下只有一万刚勤王回来的兵马,而且这些兵马因为未能得到皇帝的赏赐兑现,因此都很不满意,军无战心。

    “李密应当成不了气候吧?”宋老生疑惑的道,之前李密随杨玄感叛乱时,可是被他们杀的落花流水的。

    “彼一时,此一时也,形势不同了。早两年前,杨玄感叛乱,震动天下,可他也攻不下虎牢关。但是这次,李密短短时间就破了荥阳郡和虎牢关,甚至把兴洛仓也拿下了,李密现在要粮有粮,要兵有兵,甚至天下各地都有叛乱,也都在分担他的压力。”

    老四不以为然。

    “张帅不是已经率兵去讨伐了吗,李密不过是趁之前各地兵马北上勤王之机,这才山中无老虎,猴子充大王。现在张帅既然回来了,他还能蹦达几天?”

    罗成却只是叹息了一声。

    得知河南的状况后,罗成已经第一时间给老师张须陀去信,告诉他一定要小心李密。李密的本事还是有的,他没杨玄感勇悍,可计谋多,上次他只是杨玄感麾下的一员大将,如今他却是主帅,用兵不受限制。

    另外,张须陀身边的兵太少,而且士气不高。

    这些因素,都能够影响战争的结果。

    虞世基等宰相现在忙着想办法如何哄皇帝离开洛阳去江都,又要让皇帝不知道外面的真实形势,因此也是苦心积虑,哪有功夫理会北方的罗成等人。

    他们本来就跟罗成关系不睦,因此现在罗艺离京后,他们便可以肆意打压罗成。

    故意假装遗忘掉了代北的战斗,故意装做不知道罗成他们取得了天大的捷报。

    代北的战况他们全都知道,可就是在故意瞒着皇帝,每次把事情淡化,能不提就不提。

    想让他们为罗成请功,更不可能。

    所以现在罗成打了大胜仗,他们当不知道。

    本来应当召罗成南下洛阳奏捷授赏,也在他们的干扰下,使得皇帝和朝廷根本没做出半点反应。

    大隋这条船,在那几个烂船员的操纵下,已经进水了,马上就将沉没了。

    “真令人失望!”

    单雄信说,“是太令人失望了。”

    罗成收起心中的想法,笑了笑。

    “其实也没那么难受,我们毕竟打赢了,而且还赢的这么漂亮,我们的收获也十分的丰厚,就算没有朝廷的嘉奖和赏赐,这些战利品收获,也足够我们用出来赏赐有功将士,抚恤阵亡战死者,安抚伤兵。”

    “不管怎么说,这场战事结束了,我们也赢了,所以现在我们离开代北,我们返回辽东去,那里才是我们忠武军将士们的家。”

    “我们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