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隋唐大猛士 > 第640章 槊挑金狼汗(感谢农民伯伯盟主!)
    感谢农民伯伯飘红盟主,三千多字大章奉上!

    十月中旬。

    始毕自雁门撤退,已经被困在马邑一个多月时间了。

    突厥人一个个全都快被罗成逼疯了。

    眼看着雪就要落下,始毕最后只得痛下决心,不顾一切的向西突围返回草原。

    挡在他面前的,是偏头寨。

    这也是长城的一道关城。

    大业年间,皇帝征民夫百万,修了西起榆林东到紫河的一道长城。这道长城修复过后,西面正是偏头寨,东边就是参合关。

    偏头寨东连丫角山,西通黄河,套虏仅隔一水,因其地东仰西伏,故名偏头。

    偏头寨为土夯高墙,东靠双凤山,西俯关河川。

    地控西北,为守城之权舆。

    西距黄河不过二十里路。

    由于这里属于黄土高原地带,还是黄土丘陵区,丘陵起伏,沟壑纵横,山多道险,使得始毕若欲往西走,必经此道。

    而前几年新修固的长城,又使得始毕无处可逾越,只能走偏头寨。

    始毕绕了五百里路,才算是绕过了王仁恭守的白狼塞,弯弯绕的来到了偏头寨附近。

    这一路上,罗成率领的六万人马,始终就跟他吊着一百里距离。

    始毕多次安排兵马伏击,结果每次都被罗成的斥候现,最后都无功而返。

    偏头河畔。

    距离偏头寨只余五十里。

    始毕已经探明,偏头寨中,云定兴率两万步骑守关,拦住了去路。

    要想攻下此关,虽比破参合关可能容易,但也绝非易事。

    “本汗需要十天左右的时间攻破偏头寨,所以需要一位大将在此拦截罗成十日。”

    罗成打明了主意是要吊着他到偏关下,到时乘他攻城时来扰乱,甚至是与关上一起夹击他,毕竟再往前,地形可就越来越不利于骑兵野战了。

    他必须派兵在这处平原山地边上,拦住罗成好专心攻城破关。

    “此处何名?”

    始毕询问。

    他所在的位置是后世的朔州平鲁,这里东西两侧为高山,然后夹出一块盆地,这块盆地宽约十余里,却有数十里狭长。

    再往此处往西,那就一路都是极狭窄的河谷山道了。

    要阻击罗成,也只有这里适合大股骑兵作战。

    “回大汗,此处汉人名为平虏!”

    “平虏?”始毕对这个名字很不满意,平虏跟杀胡有什么区别?

    前有杀胡关,现在又来个平虏乡,这名字太不好了。

    难道这是什么不好的预兆?

    想及此处,始毕望向诸将,询问谁愿意留守阻击罗成。

    结果询问了一遍,也没有人出来。

    始毕叹气。

    “那就由本汗亲自在这里迎战罗成,俟利弗设,本汗给你五万人马,你去拿下偏头寨,打通西归之路,我亲自为你阻挡罗成。”

    有杀虎关下失败的例子,现在始毕很谨慎。

    他绝不愿意让罗成吊着他们后面也到偏头寨下。

    必须把罗成挡在外面。

    十月十八日。

    俟利弗设率五万突厥军往攻云定兴驻守的长城偏头寨关城,而始毕亲率十一万余兵马守在平虏谷阻拦罗成。

    十九日。

    罗成率李靖、嗣业、秦琼、尉迟恭、刘武周、罗存孝等诸将,并阿史那思摩、义成公主、大贺咄罗、可度等诸突厥、契丹、奚军,缓缓逼近平虏盆地。

    “看来这一战必须得打了!”

    罗存孝说这话的时候,甚至还有几分兴奋激动。

    “时机也差不多了,始毕和他的突厥军也快到崩溃边缘了。”

    “怎么打?”尉迟恭直接问。

    罗成望向李靖。

    “药师兄可有建议?”

    李靖直言道,“始毕分兵去打偏关,自己在这阻敌,明摆着是想让那支兵马不受干扰的夺下偏头寨,然后好逃跑。”

    “所以呢?”

    “看始毕这里的兵力,那支打偏关的兵马约五万之数,云定兴有两万兵守关,起码也能坚持个七八天。”

    罗成笑道,“若是守关的是药师兄率两万军,我相信五万突厥人攻个一年半载都未必拿的下。云定兴嘛,估计十天半个月最多了。”

    李靖也是这样判断的,对云定兴并没多少信心。不过守几天还是可以的,所以他认为,还有时间,不急着马上进攻始毕。

    “可以先骚扰始毕几天,让他疲惫,然后再起进攻。”

    六万对十一万多,差不多是一比二。

    不过始毕的突厥军现在军心士气严重不足,而隋军气势正盛!

    “好,就按药师的计策。”罗成拍板。

    接下来连续三天,罗成派兵一次次的佯攻,尤其是在夜晚,根本不让突厥人睡觉。

    一会又是吹角,一会又是打鼓,一会又是兵马进逼。

    搞的突厥人一夜三惊。

    可每当他们披甲备战,罗成这边却又没动静了。

    罗成这边早做好了安排,反正轮流佯攻骚扰,让始毕痛苦不已,他也率军来追击,可每次罗成都拉开距离,根本没用。

    如此几天后,突厥人都是又疲又累。

    等到第五天罗成展开真正的进攻时,突厥人还以为又是袭扰,都没怎么准备。

    结果阿史那思摩和大贺咄罗、可度者等三将杀过去,把始毕打懵了。

    好在始毕毕竟兵多,仓促之际还能整军来战。

    战斗从黎明时开始,激战到天亮。

    思摩、可度、咄罗三将未能冲垮始毕大营,而始毕率军反击,渐渐占了上风。

    三将开始不支败退。

    始毕满眼通红,挥着刀大吼着追击。

    难得隋军终于肯来战,那他今天就要让把罗成还有摩会等叛徒全都杀光。

    压抑许久的突厥军也全都嗷嗷叫的追击。

    三将率领败军且战且走。

    始毕一路追击十余里。

    平虏一处山上。

    罗成笑看着朝阳下追击的亢奋的突厥军。

    “想不到始毕这个时候,麾下还有如此爆力呢。”

    “压抑的狠了,总得泄一下的,所以说,困兽才更凶恶危险的。”

    罗成笑笑,“再凶的野兽,也斗不过机智的猎人!”

    “传本帅军令,东西两侧山谷埋伏的李靖、嗣业、存孝、秦琼诸将全部出击,毕功于一役!”

    昨夜的进攻,罗成出动了四万骑兵。

    义成公主和阿史那思摩的全部突厥兵,可度者和咄罗的全部契丹、奚军,都出动了。

    他们的进攻也确实没有半点做假,而他们早上的兵败也没半点做假。

    他们是真的奉令进攻,也是真的不敌败退。

    但罗成的杀招是他和李靖、嗣业等的两万骑兵。

    这才是留给始毕的惊喜,让蕃军先攻,既是要消耗始毕军的兵力,也是消耗他们的体力。还要将他们引诱散乱。

    追击了十里,始毕军已经全追散了。

    战了半天,也都人马疲惫了。

    而这个时候,罗成李靖的两万骑,却还精神抖擞着,人马正锐呢。

    “杀!”

    号角声响起。

    东西两侧山谷,各杀出一万骑兵。

    这两万生力军突然杀出,直接狠狠的把追击的十来万突厥军拦腰斩断。

    轻骑冲锋在前,一顿强弓劲弩,突厥骑兵倒下无数。

    等到要交锋时,轻骑两侧绕开,露出了后面紧随的重骑兵。

    重骑兵直撞过去,一路冲杀。而绕到两侧的轻骑兵,则继续以弓弩长矛在两翼打击收割突厥骑兵。

    呜呜的号角声不断。

    被追的狼狈无比的阿史那思摩等人,扭头一瞧,现罗成他们正无情的收割着突厥军,终于长松一口气。

    “回头,杀回去!”

    刚刚还被追的上天无门入地无路的诸部蕃军,立时又扭头反击。

    一时间。

    长数十里,宽十余里的平虏盆地平原上,十七八万的骑兵展开疯狂的激战。

    始毕的兵马更多,两倍于罗成。

    可他却完全被罗成按在地上打。

    从还未天亮的凌晨,被思摩他们突袭打起,打到现在,他们已经打了几个时辰了,人困马乏,尤其是连续几天被隋军袭扰,他们本就一直没休息好。

    一鼓作气,再而竭,三而衰。

    这一口气下去,突厥人再提不起来了。

    十余万突厥骑兵,散布着这片数十里的谷地里,就算始毕想要收拢控制兵马,也难以做到了。

    全撒鸭子了。

    反观罗成这边,虽然几万蕃兵也都疲惫无比,可罗成那两万人却全都生龙活虎。

    他们左冲右杀,把突厥骑兵截杀的一段一段的,然后分割围歼。

    战到这个时候,突厥人已经是大势已去。

    偏偏这个时候,铁勒薛延陀部的乙失钵俟斤还直接率部向隋军投降。

    这是始毕可汗在杀虎头下杀铁勒人的后果。

    铁勒人早就跟始毕离心离德了,只是之前还没有反抗的能力,现在,谁还愿意再为始毕继续战斗?

    一支又一支的铁勒人见始毕败了,纷纷倒戈投降。

    甚至转头就追杀起突厥人来。

    对于草原上的这些游牧部族来说,没有什么忠不忠诚,他们信奉的是强者为尊。

    谁强他们就归附于谁,也随时会反水倒戈。

    始毕率部左冲右杀,结果现身边的人越来越少。

    “始毕!”

    罗成大吼一声。

    始毕望来,只见罗成率领一支骑队,皆骑白马,佩双弯刀,持马槊,他直冲而来。

    始毕望着罗成,咬牙切齿。

    提起马槊也迎战上前。

    兵对兵,将对将。

    两骑奔近,战马对冲而过。

    始毕的马上已无人,空鞍而走。

    罗成高举着马槊,槊上刺着一代天骄始毕可汗!

    始毕兵败,身死。

    十一万余骑,战场倒戈投降的铁勒部近三万,俘虏五万,斩三万余!

    无人逃脱。

    罗成占领始毕大营,解救被俘的雁门、马邑两郡百姓二十余万,获钱财无数,仅战马就十几万匹!

    大捷!

    罗成随即率兵沿偏头河挺进。

    十月二十日。

    偏头关下。

    攻关数日不下,而后面罗成又杀到,俟利弗设只得率余部四万余人跪地归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