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隋唐大猛士 > 第638章 太原兵变
    太原城外。

    连营二十里,驻扎着三十万的各路勤王兵马。

    此时天气已冷,许多勤王将士还身着单薄的衣服,尤其是从淮南、江南、山南等南方之地来的将士们,更不耐寒。

    大家都已经知道,皇帝要让勤王军返回家乡,听说不用再去马邑打突厥人,许多人心中是松了口气的。

    “你说这次咱们能得多少赏?”

    来自陇右的一队士兵在营中聊天,毕竟不是打仗,所以虽连营二十里,但各道兵马安营后,营中规矩并没有战时那么严格,虽也禁止互相窜营,可聊聊天晒晒太阳还是可以的。

    大家对于赏赐很关心。

    “千里勤王,赏赐肯定不会少的。”有人道,这一路上大家可是匆匆而来,星夜兼程。

    “可咱们没赶上啊。”

    一名陇右士兵道,毕竟在这场勤王战中,真正勤到王的那是河北兵和河东兵还有辽东兵,尤其以罗成的忠武军功劳最大,现在都还在马邑堵始毕。

    而薛世雄的范阳兵、孤独篡的北平兵,李景的河北兵,还有杨义臣的河东兵也都是实打实的在忻口和崞县打了两场硬仗,杀了几万突厥狼崽子的。

    而如他们陇右兵,甚至还不如王世充的江南兵,李渊的淮南兵,他们好歹也赶在了突厥人从雁门城下撤走前到的,也算是解了雁门之围。

    而他们赶到太原附近的时候,始毕都已经跑到马邑去了。

    连突厥人的毛都没看到一根。

    “那也不会让我们白来一趟,要不是我们已经到了,突厥人也未必会撤军的。”

    有人反驳,“突厥撤军跟我们有啥关系,他撤军那是因为楚国公抄了始毕的老巢,破了他的汗庭,他才急着撤走的。”

    各种议论,各种猜测。

    大家对于赏赐都充满着期盼,不少人还暗暗的在计算着,到底能得到多少。

    等到午后。

    陇右道的军营前,终于来了一队人马,赶着十几辆马车过来。

    陇右军士都兴奋的起身,过来围观,想看看装了什么好东西来。

    “十几二十车呢,这得装多少钱?”

    “我估计还有些绢。”

    “一车能装多少绢,肯定装的是钱。”

    陇右安抚使、右武侯大将军赵才迎上前去。

    “赵帅,某等奉陛下旨意,前来犒赏陇右道诸郡勤王将士,请接收。”

    赵才笑着感谢,可等拿到单子,一看,却脸色大变。

    “这单子怕是拿错了吧?”他道。

    “没错,就是这个。”

    赵才阴沉着脸走到马车前,掀开车上盖着的草席,结果现车上装的只是些普通的东西,一些猪肉羊肉,还有一些米麦,另外有些盐、茶、酒等。

    可数量却极少。

    他陇右道这次虽说路远,赶来的晚,但也是来了八千人。

    将士们一片忠心耿耿,千里勤王,结果现在要让他们回去,却只给了点粗茶淡饭?

    几头猪,十几只羊,这八千人每人还不够吃上两口的。

    赵才是朝廷老臣,也是关陇将门,他还属于皇帝藩邸旧臣,曾经在晋王府为官,一路升迁上来,也是屡立战功的,因为平灭吐谷浑时立功不小,因此如今便镇守陇右。

    他是个直脾气,年轻时骁勇好斗,性情粗悍,眼里容不得沙子。在朝中时,连跟五贵都处不好关系,更别说现在遇这样的事情会容忍。

    这时陇右官兵们也都看到了马车上的东西,当他们听说,皇帝就赏赐了这么点东西给他们陇右道勤王的八千弟兄们时,一个个都愤怒不已。

    有人甚至高声扬言,“我们离开家乡,告别妻子儿女,不远千里来勤王救驾,一路是昼夜兼程,拼命赶路,鞋子都磨破了几双,结果皇帝却只给这么点东西,打叫花子吗?”

    “就是,怎能如此辱没我等?如今天寒,最起码也得给将士们每人几匹绢帛啊。”

    还有人则说这定是有奸臣贪官克扣了皇帝的赏赐。

    要不然,皇帝怎么可能只赏赐这么点东西。

    八千将士,这几头猪十几只羊,顶多也就千斤肉,难道要八个将士分一斤肉?

    这叫什么赏赐?

    陇右之地,本来就民风彪悍,特别是这边羌人众多,许多羌人都是那种桀骜性子。更是受不得气的,当下全都鼓躁起来。

    赵才还算是有些威望的。

    他对这些将士们道,“陛下业不会如此对待勤王将士,定是有奸臣贪官暗中克扣,待我向陛下奏明。”

    赵才还真的就去晋阳宫求见皇帝,结果皇帝没见到,裴蕴过来见了他,说这事闹的太不像话,最后让赵才去安抚陇右兵,然后又给了赵才几百贯钱,一千匹绢。

    “皇帝知道此事吗?”

    “陛下已经知晓,还十分不满,你也知道这里三十万勤王军,朝廷一下子哪里拿的出那么多赏赐?”

    “你身为老臣,莫要带坏头。”

    赵才带着那些钱帛气呼呼的回来。

    本来陇右兵还很期待这位老将军能带回不少赏赐呢,结果就几百贯钱一千匹绢,八千人一人不过几十文钱,八个人分一匹绢,一人才分五尺。

    这下陇右兵更不满了。

    尤其是那些羌兵,他们本就是归附隋朝的羌族部落,他们连府兵都不上,这些人就是为了赏钱才随赵才来的,现在这么点东西?

    谁肯。

    于是一群羌人躁动起来。

    不少陇右郡兵府兵也跟着闹起来。

    赵才弹压不住,还反被羌兵给挟持,好在赵才在羌人中比较有威望。

    可是羌人这时也完全失控,他们鼓躁着出营,直接奔向晋阳宫,说要拜见皇帝讨赏。

    这一举动。

    惹的诸营也跟着大乱。

    不止是陇右军是这待遇,绝大多数赶来勤王的士兵都是被一点粗茶淡饭打了。

    也只有参与了忻口和崞县战役的那几支人马,才额外多得了些钱帛赏赐。

    有些军官也是十分不满,因此他们不但没有弹压控制,反而坐观起哄,于是事情很快闹大。

    皇帝在晋阳宫里跟皇后吃饭呢,结果侍卫来报,说太原城外勤王军叛乱,已经杀奔晋阳宫来了。

    皇帝惊的手中的筷子都掉在了地上,一张脸瞬间毫无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