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隋唐大猛士 > 第635章 马邑三雄
    云内城外。

    十里河畔。

    始毕可汗的十五万骑兵列阵十余里,人人披甲,个个上马。

    弓已上弦,刀已出鞘。

    每个人都静气屏息,等待着名动天下的忠武王罗成率虎贲之骑冲下武周山来决战。

    始毕感觉热血沸腾。

    “罗成啊罗成,你终究还是按捺不住要来的,你终究还是要败在我的铁骑之下的。来吧,让我终结你的不败传说!”

    他已经等待不急了。

    他迫切的想要早点击败罗成,也一解这段时间以来的苦闷郁结。

    秋风瑟瑟。

    阳光无力。

    这是一个好天气,蓝天白云,风高云淡,这样的天气,在草原上,最适合去打猎。追逐狼群、清理旱獭,黄羊和兔子都是最肥美的时候。

    半个时辰过去了。

    罗成没下山。

    一个时辰过去了。

    罗成还是没下山。

    武周山上,那一面面的隋军红旗那般鲜艳夺目,可就是不移地。

    “不敢来战吗?”

    始毕烦躁。

    负责统领左翼的俟利弗设忍不住策马来到中军,“大汗,要不咱们攻过去!”

    始毕白了兄弟一眼,怎么能说出这么愚蠢的话来。

    罗成现在占据着武周山高地,他们怎么攻?让骑兵去爬山?

    “等!”

    始毕只能恨恨的吐出一个字。

    于是,突厥人继续等。

    十五万突厥骑兵,继续保持着这个姿势。

    只是又等了会,还是不见隋军出动。

    这下始毕也按捺不住了。

    “让儿郎们下马坐地休息,也让战马休息下,不过不许打乱军阵,全都原地待命!”

    得到这个命令后,突厥各部骑兵终于松了口气。

    虽然他们的装备比隋军差的多,没有那么豪华的铁甲,可身上哪个不是零零碎碎一大堆东西。

    各种各样款式的头盔,什么牛角盔、狼头盔,什么套头锁子甲,身上也是各种牛皮甲啊等,更别说每人还有长矛、直刀,弓箭,另外还得有铁骨朵啊,锤子啊,另外还有牛筋索、弓弦、短刀、水袋等许多零碎。

    一身的东西加起来,那也是不少的。

    全都披挂整齐,也是极累的。

    不但他们累,马也累啊。

    好在终于有了命令可以原地休息,于是全都下马坐地。

    始毕一直盯着山上。

    他估计罗成就是要等他们松懈后出击,所以始终盯着。

    可等来等去,天近黄昏了,罗成却依然还没下山。

    十五万突厥骑兵,傻子似的全副武装坐了半天。

    屁股都坐痛了。

    甚至为了保持军阵,他们连火都没开,就吃了点干粮。

    “大汗,今日是否先下营?”

    一名特勤小声的提醒始毕。

    始毕可汗眼睛通红,跟个兔子眼似的。

    他一直盯着武周山上,结果盯的眼睛都流泪了。

    “罗成,狗娘养的,居然敢耍我!”始毕大怒。

    不过骂归骂,可始毕还是不敢动。眼下天近黄昏,这个时候,他严重怀疑,罗成就是在等着他后撤安营,然后趁机杀来。

    所以他不敢动。

    “继续原地待命,不能给罗成可乘之机!”

    接到命令的突厥将领们全傻了眼。

    那些突厥士兵们,更是暗暗的骂娘。

    又等了会,天都已经完全擦黑了,罗成还是没来。

    这下始毕觉得自己又被耍了,更怒。

    “命令各部,交替后撤,再后撤十里安营。”

    后撤的时候,始毕非常警惕,不过从始到终,隋军始终没来。

    另一边。

    武周山上。

    隋军军旗一直不动。

    可实际上,隋军早就在安营立寨了。

    罗成的五万人马,就在武周山脚下立营,依水靠山,一面武周山,一面十里河,有山有水,直接两面就是天然防御。

    大营中军。

    罗成正招待李靖、嗣业等人。

    南飞的大雁,平原上的黄羊,山里的野鹿,十里河中的鱼。

    山珍野味,都是极不错的东西。

    罗成端起一杯茶,“军阵之中,不能饮酒,我便以茶代酒,这一杯,敬李郡丞,感谢你能够率马邑兵马前来相助。”

    四十四岁的李靖面相有点老成,脸稍黑,浓眉大眼,阔口高鼻,长了一副很漂亮的胡须。

    这时代的审美,男人都以长髯为美,对胡须的打理都十分重视,胡须精心修剪,有十分漂亮的胡型。

    不像罗成,一来因为还太年轻,二来他也不太喜欢长须飘飘,所以他都是留的短须,稍事修剪,却也很精神利落。

    李靖连忙端起茶杯。

    “应当是某敬楚公才对,这次突厥人南下,其实我等马邑官将都万分羞愧,十分失职。如今还全靠着楚国公为我们找回脸面,我们得好好感谢楚公。李靖自罚三杯,先干为敬!”

    罗成笑着拉住他。

    “无须如此,再说我们今天也不是喝酒而是喝茶,喝太多茶水一会晚上要睡不着了。”

    李靖哈哈大笑,觉得罗成虽年轻,可这为人处事确实够厉害。

    那边刘武周拉着尉迟恭站起来。

    “罗帅,这是我们马邑校尉尉迟恭,字敬德,他十分敬佩你。”

    黑炭似的尉迟亮端着茶杯,心情激动的道,“罗帅,俺老黑以前也是打铁的,罗帅你真是我辈打铁人的表率!”

    这话一出,刘武周无奈的捅了他一下。人家罗成如今是楚国公,你老是打铁的打铁的啥意思?

    罗成倒是笑着道,“原来尉迟校尉以前也是打铁出身啊,看来我辈打铁匠倒是英雄辈出啊。今日尉迟校尉和刘校尉随李郡丞率骑冲击的气势非常猛啊,千余人,面对着十几万突厥人,却依然丝毫不惧,尤其是战术灵活,飘忽不定,来去如风,突厥人在后面追击,四下围堵,却拦不住你们,反被你们射落不少人,了得。”

    尉迟敬德,跟秦琼一样的门神。

    罗成刚才心里就暗赞了许久。

    刘武周和尉迟恭都只是鹰扬校尉,六品军职,本来也是没资格坐到这桌上来的。不过他们与李靖同是马邑军的代表,自又是不同。

    这就跟一边的李世民一样,他是罗成麾下的校尉,但因为现在是统着云定兴的漠南军,所以他算是漠南军度使衙门的客将,因此也坐到这里。

    看着马邑郡的这三个猛人,罗成转动心思,想着有什么办法可以把这三人挖到自己麾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