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隋唐大猛士 > 第636章 英雄惜英雄
    罗成对马邑军三人的热情,大家都看在眼里。

    李世民感觉受了冷落,今天白天一场大战,虽说始毕故意拿他钓鱼没用全力,可他麾下只有云定兴借的两千人马,城中又无百姓助阵,守的可谓是十分辛苦。

    罗成一句慰劳的话都没,反而对李靖三人殷情无比,心中不满,只得坐在那里灌着茶水。

    倒是嗣业神情自若,他跟罗成那是亲兄弟,熟络无比,不需要表面这套。

    “来,吃菜,这次突厥入寇,诸位也是辛苦了。”罗成笑着道。

    席上气氛自然更好。

    等菜过五味,大家骂过突厥狼子几番后,也都各自诉苦。

    嗣业感叹这次他左一军彻底打残了。

    “此次陛下北巡,留下了右三军驻守东都洛阳,其余五军随驾。我左一军一直是开路先锋,结果突厥南来,我军在前开路,陛下等因军中有大量百官和宫人等,行动不急,最后只得避入雁门,与我们被隔开。”

    整整两万五千人马的骁果左一军,堪称是十五万骁果军中最精锐的,他们拥有两千重装骑兵,四千弓骑兵,四千长矛突击轻骑,另外还有整整一万人的精锐步兵,其中陌刀就两千五百人。另又有五千人的辎重车兵!

    如此精锐的一支力量,结果等崞县解围后,只剩下数千能战之兵,另外数千伤兵只能在后疗伤。

    彻底残了。

    就算皇帝重新招募人马补充,可一时半会也难,这次不但是损失了八成的兵马,尤其是其中许多关陇的将门子弟军官的损失,才是最伤的。兵没了可以再招,但将门出身的这些年轻军官们,却不是随便就能补充的了的。

    这些年轻军官们,多是来自将门的庶子或亲戚等,他们本身条件不错,打小习练武艺,尤其是能得到父兄们的口耳相传,因此其实就是自小学习武艺和兵法战技,可以堪称是军事精英。

    这些人损失一个,那比损失十个兵百个兵都严重。

    况且,嗣业也很悲观。

    经此大战后,骁果军不但左一军只剩下几千完好的,就是其它四军,十万人也只剩下了三万,若是再除去残疾重伤的,估计也就剩下两万来人。

    这么一算下来,北上的五个骁果军,最终只能拼凑出一个完整的军,加上留守东都的那个军,六军就只余两军。

    朝廷要重新恢复组建四个骁果军十万人,如何可行?

    各级军官是大问题,兵也是问题,装备钱粮更是问题。

    经此次雁门之围,朝廷威望大减,地方上的叛乱只怕会更加厉害,朝廷想再一次性恢复十万骁果军,难。

    “你现在已经不再是骁果军将了,你是陛下新封的定襄道节度使,你的左一军,现在也全都转成了定襄道兵,陛下赐军号宣武军。以后你们都会常驻在长城之北,到时还会再增派兵马,防御塞外。”

    罗成提醒嗣业。

    这一次他抗旨北上,皇帝授封他为定襄道节度使,这里面未必就没有因为嗣业抗旨,而使得皇帝不满,直接把他踢出骁果军的可能。

    嗣业苦笑。

    “也是,我们现在是定襄道宣武军了,只是我们这个宣武军现在有点惨,才几千残兵,连个地盘都还没打下来。”

    定襄道的防区,大致就是现在阴山以南突厥汗庭这一片。

    阴山以南直到长城,除了西面漠南节度使辖下的五原和榆林两郡等地,东面的广阔之地,基本上都是嗣业的地盘。

    而这些地方,之前已经被罗成攻夺或招降控制了。

    等这仗打完,嗣业直接过去就行。

    不过宣武军的地盘确实不大,面积虽广,可人口少啊,且塞外之地不怎么好防御,所以罗成以为,其实如果把雁门关外的马邑郡划入宣武军的防区,其实更好一些,这样依托外长城,进可攻,退可守,更有利于控制阴山防线,战略防御纵深更强。

    “始毕还手握着十八万骑呢。”嗣业道。

    “始毕不足忧,他已经是死狼一只了。”罗成呵呵笑道。

    李靖望着罗成,“今日楚公只凭几面忠武军旗,就吓退始毕解云内之围,实是高明。”

    攻城为下,攻心为上嘛。

    “如果某猜测不错,楚公并不打算马上对始毕起进攻?”

    “哈哈,都说药师兄当年十来岁时就曾得过韩帅称赞有军事之才,看来确实名不虚传。没错,始毕现在已经被我们困住。北有杀虎关,东有这云内、恒安、牛皮三关拦路,南面又有王太守驻在白狼塞,西边则还有云定兴将军驻在长城偏头寨,可谓是四面张网。”

    始毕被围在这马邑中,哪都去不了。

    既然如此,那他罗成何必急着决战呢。

    “我们只要拖着他就好,天已经一天比一天冷了,马上就要进入十月,到时这塞北随时会下雪。”

    李靖竖起拇指,罗成这招太狠了。

    始毕想决战,罗成不跟他打。

    始毕想回漠南,去路又被堵,强行攻关,那非突厥之所长,还得面临着攻关时罗成在后背攻击。

    不攻,那就是等死。

    天越来越冷,突厥人的军粮马草难以为继,甚至御寒的衣服都没有,他们怎么撑?

    “所以楚公现在的计划,是拖着,让始毕来攻我们?然后我们不跟他在平原上打骑兵决战,而是以城池堡垒山营打防御反击?”

    “哈哈哈,英雄所见略同也,确实如此。急的是始毕可汗,又不是我们,我们现在是完全占据了主动,所以没必要跟他平原决战,那样打我们划不来,胜了也亏。因此就是跟他耗,耗死他,耗到他坐不住,只能以骑兵来硬攻我们的关城堡垒山营,这样他的骑兵也就无用武之地了。”

    李世民坐在一边角落,听着罗成跟李靖互相夸赞,只觉得心头冒汗,这罗成用兵,果然又狠又毒。

    这一招,始毕怎么破?

    这不单单是在撕咬下始毕一块肉来,这是要彻底弄死始毕啊。

    不正面跟始毕在平原开阔地带决战,那始毕哪还有半点胜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