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隋唐大猛士 > 第626章 拦路虎
    “让人震惊,但却又在意料之中吧。”

    罗成却没有什么太生气的,皇帝只怕是在雁门城吓破了胆了。

    在雁门之围前,皇帝一直还沉浸一个假象之中,那就是大隋依然是天下最强,皇帝威权依然至高无上。

    可雁门之围打破了皇帝沉浸的这个假像,戳破了大隋强大的泡沫。

    雁门围城一个月,皇帝的心态肯定也有了巨大的转变。

    皇帝从极度自负,现在变成了极度的恐惧和不安。

    他正在不断的怀疑和否定自己。

    被围前,皇帝不顾罗成的警告,非要跑到塞北来,而现在,虽然各路勤王军不断赶来,雁门城下甚至集结了十万兵马,加上城中剩下的骁果军,皇帝身边已经有十五万大军。

    可皇帝却不敢追击。

    哪怕明知北面有罗成这位战神,明知北边取得了惊人的战绩,皇帝依然不敢出兵。

    他只想着远离雁门这个倒霉的地方,远离那些凶悍的突厥人。

    其实历史上也差不多如此。

    雁门之围后,皇帝没多久就南下江都,从此只梦江南好,不肯再还朝,最终就被弑江都,再没回到中原。

    闻讯赶来的存孝、秦琼等一干将领听到这最新消息后,都不由的沉默。

    连老将军屈通突都忍不住道,“难道皇帝不知道我们大破汗庭,并且义成公主和阿史那思摩已经率六万骑归附于我们?”

    他认为,如果皇帝知道这些消息,那怎么可能不趁机追击,反而急着去太原?

    若是率十五万勤王军追击,那么北面还有罗成他们八万人马。

    再加上还在源源不断北上赶来的各路勤王军,那完全有机会把始毕和他的这支突厥大军埋葬在长城下。

    可皇帝却要纵虎归山?

    “皇帝已经知晓这边的情况,但皇帝之前却是下旨要我们提前撤离漠南。后来嗣业抗旨北上,皇帝这才改命令让我们与嗣业一起夹击始毕可汗。”

    耿直的老将军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一张脸憋的通红,估计心里已经在骂皇帝昏庸了。

    勤王诸军不来了。

    只有罗嗣业带着一万人马跟在始毕后面过来。

    就算加上罗成这里的八万人,他们总共也才九万,哪怕再把云定兴和王仁恭那边的一点兵力算上,也就十万出头。

    而始毕依然有十八万。

    九万对十八万,那是一比二。

    问题是这九万里还有六万是突厥降兵,谁也无法保证他们有多忠心。

    封德彝忍不住道,“此战凶危!”

    罗成呵呵一笑,“确实凶危,但只要是打仗,又有哪一战不是凶危呢。此战凶危,可却也是机会。只要我们借助参合关顶住了,就算不能全歼始毕,也能重创他,然后顺势就可以将整个江南收复,将突厥远逐于漠北!”

    封德彝依然担忧道,“可那些突厥降兵未必可信啊,万一他们阵前倒戈,罗帅可想过后果?”

    “确实无法保证他们的忠诚,但依然值得一试,机会难得,错过可就没有了。”罗成道。

    皇帝没率勤王军北上,跑去了太原,如果罗成放始毕回到漠南,那罗成和嗣业他们这点人马,还能在漠南堂堂正正击败始毕?

    若罗成放始毕过关,只怕那些突厥人就更难保证会继续追随大隋吧。

    放始毕过关,意味着罗成想要北逐突厥于漠北,收复漠南之地的计划便要失败。

    而经历这次雁门之围后,大隋最精锐的骁果军几乎残了,本来东征就把府兵打残了,皇帝拉起了一支骁果军,还算能撑撑场子。

    现在骁果军也残了,这大隋以后要靠什么来维持威严强权?

    更别说,始毕这次一巴掌不但扇的杨广没脸面,也让天下人看清楚了朝廷的实力,不但天下蚁民会更加活跃,只怕那些野心家也一样会更加的蠢动了。

    本就摇摇欲倒的大隋这栋房子,被突厥这一记重锤后,只怕以后日子更加艰难,从此以后,只怕守边都难,更别说大举对外进攻了。

    罗成决定打这一仗。

    不仅仅是为威望。

    如果只是为了威望,那他已经突袭汗庭得手,也招降了六万突厥兵,更别说夺得钱帛牲畜无数,完全可以得意而返。

    他已经赚的够多了,名利双收。

    可如果仅仅这样就退,那他罗成也不过是一个军阀而已。

    格局太小。

    现在不打这一仗,那将来就算罗成挥兵入关,就算夺了天下,只怕也要花费更大的代价来处理突厥人。

    这就好比当年李唐起兵时,对突厥称臣纳贡,换来突厥人的支持,可后来却又反手过来打压唐朝,甚至一次次的挥兵入关。

    李世民继位后,突厥大军甚至都一路打到了长安城下,逼的李世民跟突厥颉利可汗在渭河边杀白马盟誓,其实就是认怂求和。

    唐朝开国的十几年,一直是被突厥人按在地上摩擦,好不容易忍辱负重,最后才在李靖李世绩等名将的努力下,一雪前耻。

    若是从雁门之围算起,到唐破突厥,那就是将近二十年时间。

    人生有几个二十年呢。

    这二十年的代价又是多少?

    是北方边地,皆由胡人自由进出,他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想抢就抢,还得向他们进贡。

    换其它任何一人,或许都会以眼前利益为重,毕竟如今还是大隋天下呢,皇帝又不是自己。可罗成并不这么想。

    这一战,他必须打。

    他并不是完全没有半点机会,机会还是五五开的。

    凭仗的,便是这个参合口,这个杀胡关!

    从雁门到杀胡口,其实也就三百来里。

    罗成再一次宣示了坚守关城,要与突厥一战的决心后没多久,突厥人便到了。

    长城上号角长鸣。

    隆隆的鼓声惊破了秋的静谧。

    那条数里长的杀胡口谷道里,突厥大军如一条长龙般蜿蜒而来。

    在那长龙里,金狼大纛是那么的耀眼。

    只不过。

    关城上的隋旗更加鲜艳。

    始毕可汗策马缓缓来到关城下,他站在数百步外,遥遥打量着这座关城。

    来时,这里还残破不堪,过关后,他甚至都懒得留守兵马。

    可才一个月多月时间,这里已经大变了样。

    不但参合口关城修复一新,而且更增加了许多敌台箭塔,甚至关城前,还增添了两座新堡城,与旧关城城墙相连,使的这关城又添一道城防。

    关城上。

    罗字旗飘扬。

    始毕可汗眯起眼睛打量着旗上的罗字,看不出面上的喜怒之色。

    “罗成,想不到你居然没跑,还跑到这里来拦我。”

    “大汗,让我率兵攻下关城,活捉罗成。”一名特勤高喊。

    始毕却摇头。

    “传令下去,大军就在关下扎营,今天先休息一天,明日再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