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隋唐大猛士 > 第621章 军师联盟
    淮阳。

    鹿邑。

    天光黯淡。

    涡水河被染红,战场上到处都是尸体。

    战斗在傍晚时开始,民军趁夜渡过了涡河,对鹿邑县起了突袭。鹿邑的守兵仓促迎战,一边派兵向淮阳宛丘求援。

    等宛丘的郡兵匆匆赶来时,民军却率领着主力早埋伏在半路挖好的沟中。

    伏兵突起,围城打援。

    来援的宛城郡兵完全被压制住了,两边激战。

    郡兵不敌,向涡水败逃,一路留下无数尸体。

    涡水河一侧的一土岗上,民军帅旗之下。

    统帅孟让立马眺望,身边一个黑脸布衣与他并立。

    “我军胜了。”他高兴的转头看向黑脸布衣。

    “攻其不备,围城打援,半路伏击,有心算无备,自然就能赢。”布衣男子平淡的道。

    “现在可以挥师打鹿邑了吧?”

    “鹿邑不过小城,没有什么意思,不如去打宛城。宛城是淮阳的郡城,先前郡兵出城来援,在此大败,已经败往谯郡,正好可以趁虚而攻。”

    “淮阳郡城不小。”

    “可淮阳城空虚,孟帅,淮阳城里钱粮可不少,我军现在最缺的是粮,然后是武器,若能破淮阳,得其钱粮器械,实力便能立马大涨,机不可失啊。”

    “万一淮阳不下,而周边的兵马赶来,怎么对付?”

    “区区一点郡兵,不用担心,实在攻下不,我们还可以撤退。如今昏君在雁门被突人围住,洛阳和河南的府兵主力,尽皆北上勤王,此亦我民军千载难逢的良机也。张须陀和樊子盖等都不在河南,不趁现在这个好时机攻城破池,迅武装,难道要等他们回来?”

    张须陀的名头那是天下皆知。

    这位可是杀神罗成的老师,历年来坐镇河南,剿灭在他手里的反军不知道多少。

    这位孟帅名让,以前是齐郡主簿,张须陀还曾是他的同衙上司,他对张须陀自然是非常了解的,甚至罗成如今这个天下扬名的新贵,曾经还算是他的属下呢。

    只是孟让这几年走背运,罗成的势,让齐郡人跟着达,多少齐郡人因此官运亨通。

    可偏偏他却因为卷入了通匪案中,要被张须陀斩杀。

    他只能弃官逃走,最后拉起一支兵马来。

    “你为什么要帮我?”

    黑脸布衣笑了起来,他转头去看孟让,“孟帅,我并不是帮你,我是在复仇。”

    这个黑脸布衣的士子,便是李密。

    曾经西魏八柱国之一李弼的是他曾祖,他们李家为辽东李氏,虽不如李浑家族是陇西李,也不是士族的赵郡李,可八柱国家也是极其荣耀。

    李密未成年就已经袭爵蒲山郡公,曾经是杨广的侍卫,再到后来被杨广嫌弃离开亲卫府,再后来与杨玄感一起造反。

    在杨玄感的楚国,他是魏国公。

    只可惜这场起事失败的太快,他被迫逃亡,也曾经隐姓埋名,可惜总是天不如人愿。

    在淮阳王秀才家,李密曾经想过这辈子就这样算了。

    可官府没放过他,他们杀了王秀才和他新婚的妻子。

    李密只一件白色的布衣,洗的白,显得有几分寒酸。

    不过他的眼神,却十分的坚毅。

    “一直都没问过,你究竟是谁?”孟让看着李密,之前李密自称为李布衣,还说能助他,可这布衣明显不是真名。

    现在他又说是为复仇。

    “我是李密。”

    这次李密答的很痛快。

    “李密?”

    “蒲山公李密?”孟让再问。

    “曾经是,但我早就不是暴隋的蒲山郡公了,我现在是布衣李密。”

    孟让沉默。

    李密此前来见他,说能帮助他,他开始是不太相信的,一个穿着白布衣的穷酸读书人,有什么本事?

    不过孟让毕竟曾经做过官,哪怕只是一郡主簿这样六品官,可他对读书人还是比较尊敬的。

    所以他很热情的款待了李密,本来只是想收留个读书人,让他帮自己做做参谋幕僚什么的,谁知三杯酒下肚,李密却提出了一个攻打鹿邑的计划来,而且计划确实很不错。

    现在听说对方居然是李密。

    孟让倒是心中了然。

    李密之名,跟杨玄感是挂在一起的。

    自大业九年那场叛乱后,天下又有几个不知李密之人呢。

    尤其是在诸路反军之中,李密的名头更响。

    “为何来我这?”孟让终于问道。

    “我要推翻暴隋。”李密道。

    “实不相瞒,其实来你这之前,我已经去找过好几支民军领,可是那些人都不过是贼匪草寇,他们想的只是劫掠,只是如何快活,却丝毫没有长远的计划,这些人扶不起来。”

    李密打量着孟让。

    “可孟帅不同,你曾经也是暴隋的官员,你有见识,也有胆识,还有一定的人脉,从你弃官逃亡,到如今拥有这数千人马,也不过短短时间,便知你胸中有沟壑。再从你统领的民军,虽四处攻打,可却从未有过滥杀之名,便知孟帅也是有抱负之人。”

    “孟帅,李密不才,愿意辅佐孟帅成就一番事业,推翻暴隋,辅君为皇!”

    “推翻暴隋,称皇称帝?”

    孟让笑了,不过声音里有几分激动和颤抖。

    他造反,其实也是被逼无奈,若不是张须陀要杀他,他是不愿意造反的。可就算造反了,也真不曾想过有一天推翻隋朝,自己取代为皇。

    不敢想,太遥远。

    可现在李密说要助他推翻隋朝,拥他为皇。

    他心动了。

    “真能行吗?”

    “当然可行,天下已乱,暴隋必将崩溃,隋失其鹿,天下英雄共逐之,时势造就英雄,看的不过是胆量和气魄。只要孟帅有决心,为何不争呢?”

    争天下,当皇帝。

    孟让被李密说的心动了,他本来只是被逼为贼,现在,被李密一说,他心中不免就有了一个远大的理想。

    “请李兄为我军师,共谋大事!”孟让拱手而拜。

    李密欣然受下这一拜。

    “孟帅肯信任我,李密定当竭尽全力辅佐,如今皇帝昏庸、百姓怨恨,数征辽东,损失数十万精锐府兵。现在又与突厥结仇,被始毕数十万骑困在雁门。眼下昏君危在旦夕,能否回来还是未知,这正是争夺天下的好时机。凭孟帅雄才大略,定能灭亡暴隋。”

    孟让听了哈哈大笑。

    李密趁机建议,“眼下我们就要趁河南府兵北上勤王之际,全力扩张实力,攻打郡县,夺取钱粮器械,招纳兵马。现在淮阳城空虚,还请大帅立即兵淮阳,只要攻下宛城,杀死太守赵佗,到时定能震动河南,那时各方豪杰来投,广纳兵马,则大事可成!”

    “好,就听军师你之言,某现在就传令,兵淮阳,攻打宛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