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隋唐大猛士 > 第68章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感谢金子有毒、熊的人生、合金使徒、傲骨铁心、自此成雄、立立之之、凶猛的大狗等诸位书友的打赏,谢谢大家!)

    “罗兄弟,就是龙潭虎穴,哥哥们这回也和你一起闯!”老贾拍了拍罗成的肩膀。

    这话语让罗成感动不已,毕竟他们的任务只是来查探地形侦察敌情,既然敌人要跑,那回去通知就完成任务了。老贾根本没有义务要犯这个险夜闯敌寨,这么十二个人,闯一个几百人的贼穴,危险很大。

    “贾哥,这一声兄弟我认下了,这份情我也铭记在心了。话我也不多说,来日方长!”

    “爽快干脆,我老贾就喜欢罗成兄弟这样的人,有什么事回头再说,现在先划算一下怎么闯这龙潭虎穴吧!”

    独眼老王不屑的道,“我说老贾啊,你现在怎么也学会喜欢胡邹邹了,什么龙潭虎穴说的那么玄乎,不就是个贼窝吗?想当年,我跟随郡丞南征北战时,什么样的恶战没打过?甚至有一次,郡丞带着我们十骑就冲叛军三千人,还有一次仅带百人就敢夜袭万人叛军大营放火烧营,你小子就那么几个毛贼,愣是让你说的好像不得了似的。”

    “我说罗小子啊,你也别瞎紧张,才百来个毛贼而已,不是我夸嘴,咱们这十二人去打他们,就算正面打都不虚,这还夜袭,咱们都算是占便宜了!”

    老王头这么一说,罗成也不由的轻松了许多。

    人家老虽老,独眼是独眼,可气势从来不倒,向来说是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管你什么人多还是人少。

    用老王的话说,官军对贼匪,数量那得按一比十起步来算的。一个官军那得打十个才算合格,若是一伙十个官军,怎么也得打赢二三百贼匪。

    “小子,记住一点,咱们是官,他们是贼,天生咱们就克制他们!”

    说起计划来,几个老兵头也都是呵呵一笑。

    “要什么计划,摸进去见人就杀,然后四处点火,高声呼喊,让贼人以为大军夜袭,咱们再见机救人就行。”

    “这样就行了?”

    “那还要怎样?”

    罗成瞧了瞧秦琼,结果秦琼也说不出话来,虽说秦琼勇武能战,可毕竟相比起这些老兵来,秦琼虽入卫府两年,还是来护儿的亲卫伙长,可并没有真正的打过仗呢,这方面,他却是没经验的。

    于是最后大家便决定按老王头他们说的,直接摸进去,见机行事。

    月黑风高。

    十二人皆身着黑衣,手执短刀,弯腰前行。

    山寨里酒肉飘香,贼匪们吃的好不高兴,甚至有人兴致起来还在划拳。

    “这种时候,居然还喝酒?”罗成问,总觉得好像是有埋伏,故意引诱他们过去。

    “你懂什么,贼匪之所以是贼匪,正因如此。这天底下,也唯有军伍才能真正实行军令,甚至一般的军队,都军纪松驰,更别指望一群贼匪能有什么样了。”

    寨门口。

    两个守门的贼匪也一边站岗,还一边一人抓了个鸡腿啃的正欢。

    “他娘的这鸡腿盐都没有。”

    “我这个还没煮熟呢,带着血丝!”

    “这些该死的田舍汉,每天给他们吃给他们喝的,连顿饭都做不好!”

    一人道,“也不知道三郎劫这些人来做什么,有什么用,胆小如鼠,加入咱们好吃好喝,有肉吃有女人睡,结果却胆小不肯。”

    “可不,天生就是吃泥巴的命!”

    “他娘的,这鸡腿还塞牙呢!”

    两人边吃边聊,毫无警觉。

    老王悄无声息的摸到了寨门前,与老赵头互相比划了下手势,然后几乎同时出弩。

    两根弩钉透过寨门粗大原木间的缝隙,直接射杀二人。

    两人临死都没来的及出一声警告,手里还抓着半个鸡腿就倒了下去。

    “上!”

    老贾一挥手,秦琼率先攀跃上寨门,他身手了得,迅捷如猫,三两下就已经翻进寨门,罗成还刚要爬,结果秦琼已经推开了寨门。

    “走!”老贾扯下罗成,猫腰进寨。

    寨中嘈杂一片,贼匪或许根本没有料到今晚就会有官军找到这处隐蔽山寨来。

    面对着寨门洞开的土匪窝,罗成倒有些懵了,该从哪下手呢。

    “往中心去,贼一般就在中心,灯火最亮处便是。”

    “哪用的着这么麻烦,直接抓个舌头一问就知道了。”老王依然是这么霸气。

    暗夜里,并没有人注意到这几个不之客。

    老王向来干脆,话刚说完,人一闪,没一会,就已经夹着一个人过来。

    刀抵在喉咙。

    “现在我问你说,若是我松开你的嘴,你敢叫,直接就红刀子进白刀子出,明白?”

    那人连忙点头。

    老王松开捂着他嘴的手。

    贼人果然没叫。

    罗成借着昏暗的光线,现这人其实挺年轻的。

    “你们是不是打算要逃?”

    他连忙点头。

    “领是谁?”

    “勇三郎,还有王法司。”

    “是王伯当和王薄吗?”

    “是。”

    “寨里有没有六个被抓上来的郡兵?”

    “有。”

    “还活着吗,在哪?”罗成忙问。

    “都还活着,在那边的马厩里关着。”

    这人十分配合,有问必答。

    罗成冲他点头,“谢了。”

    那人僵硬的笑了笑,下一刻,老王却没有收起抵在他喉咙的短刀,而是直接一挥刀,割破了他的动脉。

    鲜血带着热气喷涌而出,那人瞪大着眼睛死不瞑目。

    “王叔?”罗成不解,虽然他也杀过人,可是战场上生死相搏杀人,跟眼前这样杀人却完全不同。

    “为何杀他?”罗成甚至有些生气。

    “小子,别忘记了这里是贼窝,难道还要让我们带着他?再说了,你别看这小子年轻,就以为是个善良的,既然从贼,谁知道他手上沾过多少血,又做过多少伤天害理之事,反正这些太平之世而做匪的人就没有会被冤杀的。”

    “杀一个少一个!”

    老贾拍了拍他的肩膀,“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赶紧先去马厩救人要紧!”

    罗成无奈的叹声气,他扭头又看了那个年轻的贼匪一眼。

    那么年轻的面庞,也许还没有娶亲生子,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而流落为匪,可此时这年轻的面庞上只遗留了无心的痛苦,大睁的双眼是那么的触目。

    “兄弟,来世做个好人吧。”罗锋伸手帮他合上眼,然后起身向着马厩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