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隋唐大猛士 > 第59章 身披明光甲,扬威罗成名!
    隋大业五年,深秋。

    罗锋伸出双手,接过郡丞张须陀赐下的铠甲。

    这是一件明光甲,大名鼎鼎。

    铠甲捧在手中,极为沉重。

    南北朝以来战事频繁,因此武器铠甲展也十分的快,明光甲就是这个时代最为突出的一项代表。

    这种铠甲的标志性特点就是前后各有两块铜圆护,明光锃亮,在战场上穿着明光甲,由于太阳的照射,将会出耀眼的明光,故名。

    这种铠甲的样式极多,繁简不一。

    有的只是在普通的两裆甲的基础上前后各加了两块圆护,而的则还装有护肩、护膝,更复杂的则还有数重护肩,另外还有长至臀部的身甲、战裙。而一些高级有大将的明光铠更是特别定制,沉重达几十斤,更是鎏金镶银极具华丽。

    罗锋得到的这件明光甲比起普通的两当甲来稍强一些,但也只是稍强一些而已。

    “小五,我来帮你披甲。”秦琼从罗锋手里接过甲,要为他亲自披戴。

    秦琼对这明光甲很熟悉,一会功夫就为罗锋披戴整齐。

    小六等几人站在旁边,看着穿戴好明光甲的罗锋,无人惊叹。

    此时他头戴着一顶铁盔,有护颈和护耳,身甲也有护颈,身甲前部分分成左右两片,每片中心有一个碗口大小的圆型甲片,背部则是整块的大甲板。

    胸甲和背甲在两肩上用带扣联,甲带由颈下纵束至胸前再向左右分束到背后,然后再束到背后,再束到腹部。

    腰带下左右则各有一片膝裙。

    两肩的披膊有两层,上层做虎头状,虎头中吐露出下层金缘的绿色披膊。

    “哥,好威武啊!”小六惊叹。

    罗锋转动着身体,现这副盔甲虽比不得将校们的明光铠,可是依然很沉重,。他估摸了一下,估计不下于二十斤,据说大将们华丽的明光铠甲全套下来能有五六十斤重。

    他这简便版的明光甲却也很沉重了,护圆是用铜打制的,身甲则是用铁打制,上身是鱼鳞甲片,下半身的甲裙则是长片形的甲片。

    甲片全用特制的麻绳扎制连结,内衬牛皮,几大部份甲再以甲带联结。

    不过重虽重,但穿在身上很贴合,重量分担在身上,倒也不觉得太过影响动作,尤其是他本来就力大,穿着这二十斤左右的甲倒觉得还好。

    “觉得如何,承担的住吗?”

    张须陀打量着罗锋,这件明光甲虽然只是旅帅队头级的,可穿在罗五的身上,却衬的他那年轻的面容坚毅起来,尤其是这铁甲包身后,这小子也显得强壮了许多,看着还真像是个精锐的战士。

    “挺合身的,谢过郡丞。”

    张须陀挥了挥手,“有功则赏,你们查出了知世郎的踪迹,还擒杀十八骑悍匪,这是大功一件,当赏。”

    罗锋得赐了一套旅帅级的明光甲,而罗四他们六人,各则得了一套两裆甲。

    相比起明光甲,两裆甲更简便些,算是明光甲的初始版。

    两当,其一当胸,其一当背,最大的特点就是有一前一后两大块甲组成,另外也还有保护头部的头盔。

    做为小兵的标配,两裆甲连护颈、护肩、披膊等都没有,相当于一个大背心。一般这种两裆甲有布的也有皮的还有铁制的,张须陀赐给罗四他们的六件甲都是铁甲,长片铁甲用麻绳扎联,再用皮带束联,没有护心圆镜,防御效果大减,但起码也是铁甲。

    甲这玩意,朝廷向来是极为重视的,严禁民间私有。律法支付宝,诸私禁兵器者,徒一年半。

    非法持有弩、矛等要徒刑一年半,而如果非法持有一领铠甲,就要流两千里。

    若是敢私持三领甲及以上,绞。

    而敢私造者,罪加一等,就算还没制成,罪同。

    总的来说,民间一般也就只能持有短刀、猎弓这样的武器,大刀、长矛这样的武器是禁持的,而强弓、弩机更是不得持有。

    对铠甲则更是严格到了私藏一领就要流放两千里,三领就要绞杀的严厉地步。

    罗锋他们几个本来不是府兵,也不是郡兵,自然是没资格穿甲的。不过现在他们是暂调在郡兵中任职办案,又是大战在即,张须陀便赏赐他们一套。

    罗四几个得了甲,也兴奋不已,几个人互相帮对方穿甲,好在这两当甲就是个铁背心,拿几根皮带绑起来,倒也方便,没一会功夫就已经都穿好了,大家你瞧我我瞧你的,好不兴奋。

    张须陀看着几个人那一副兴奋的样子,微微笑着,想起来很多年前,他第一次披甲时的样子,好像那个时候也是如他们一样的兴奋吧。

    真难想象,就是这样几个连甲都没穿过的农夫,却以弱胜强,反而大败了十八骑悍匪。

    他低头瞧了瞧自己身上的这领铠甲,比起罗锋他们的来,要好上太多。他这套铠甲,还是当今皇帝御赐的明光甲,全套下来足有四十来斤,沉重无比,防御力惊人,一般的刀都砍不破,箭射不穿。

    “罗五,我知道你至今还未有名,但你如今虽未成年,可却也已经束成童,还披甲执锐,为我齐郡队副,不如我替你取一名可否?”张须陀是真的对罗锋生起了爱才之意,以前他更看重秦琼,但现在觉得罗锋这小子潜力更高,而且秦琼早是来护儿的人,很难挖过来,倒不如培养下罗五。

    说到名字,罗锋也很无奈。

    他本名罗锋,可是那是那一世的名字,在这一世,他六兄弟,前四个老爹都取了名,可到他这开始偷懒了,至今没取个大名,一直按排行罗五罗五的叫。

    说来他也都已经是县中捕快,郡兵的临时队副了,连个大名都没有,确实不太合适。

    本来名字得是父母取的,可现在他父亲却还远在涿郡呢。

    “将军赐名,不胜荣幸,不敢辞!”

    “嗯,那某就为你取个成字,成,成功,马到成功,如何?”张须陀捻着胡须道。

    “罗成!”这个名字罗锋自己都有些愣了。

    张须陀为他取名罗成?

    “怎么,不喜此名?”

    “不。”罗锋回过神来,“喜欢,我很喜欢这个成字,多谢郡丞赐名。”

    “喜欢就好,以后你就是罗成了,也愿此次出兵能借你名字的彩头,马到成功!”

    “马到成功!”诸军校们齐道。

    罗锋,现在他成为罗成了。

    身着旅帅队头们级别的明光甲,手提着晨星六叶锤,顶盔贯甲,两肩的虎头也越衬着他的威武。

    阴暗的天空下。

    齐郡的三团郡兵组成了长长的队伍,六百郡兵迅向前移动。

    前方就是青阳山庄。

    “罗成,你来为本官执旗!”

    “秦琼,你护卫本将!”

    军旗就是一军信物,执旗则是一种荣耀,只有那些勇猛雄壮者才有资格执旗。

    将在,旗就在,军就不散。

    军旗所向,就是大军攻处。

    而进攻一支军队,斩将夺旗就是最大的功勋!

    张须陀把自己的军旗交给罗成来护卫,又选择让秦琼做自己的卫队长,这是对二人的赏识,也是对他们之前功勋的酬谢。

    这是一份巨大的荣耀!

    罗成高高举着军旗,紧随在张须陀的马后,数百郡兵如下山猛虎一般的冲出山林。

    令旗摇动,兵马分成左右两路,如同是一只巨大的雄鹰展开了双翅。

    “围住庄园,敢有反抗者,格杀无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