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隋唐大猛士 > 第619章 惊弓之鸟(感谢刘安钢万赏)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罗成怎么跑到漠南突厥汗庭去了,他又如何击败的咄苾,怎么夺占的白城?”

    皇帝有太多个为什么想问了。

    还有,那李世民又怎么跑到漠南节度使云定兴军中去了?

    好在射落的风筝信很多,许多为什么都在这些风筝信中有答案。

    等虞世基为皇帝和文武官员们念完这些信,一众君臣都激动的直拍大腿。

    “这个罗成,朕就知道他一定会来救朕的,朕就知道。”

    皇帝喃喃有声。

    他只是没料到,罗成居然不走寻常路,没从太原过来,也没从飞狐径打过来,人家是直接打到始毕的老巢去的。

    尤其精彩的是,他只带一万二忠武军轻骑,然后征召了八千契丹奚族骑兵,便一路杀到了漠南突厥汗庭。

    并且他还将率兵五万拦截的咄苾大败。

    斩万余,俘虏两万余。

    汗庭王城已经被罗成占据,他甚至还在义成公主的帮助下,招降了突厥夹毕特勤阿史那思摩,以可敦和他的威望,招降了几万突厥众。

    现在罗成居然在漠南汗庭拥有忠武军、奚契、突厥骑兵六七万之众,还占据着始毕的汗庭王城。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至于李世民,他是奉罗成之命来报信的。

    不过因为马邑被突厥人占着,所以李世民是先去的河套找漠南节度使云定兴,跟他的勤王军一起从楼烦关过来。

    “哈哈哈,上天保佑!”

    杨广多日来的颓废一扫而光。

    现在他精神抖擞。

    他杨广在始毕三十万骑的突袭之下硬是坚守雁门近一个月不失,而如今,始毕损兵折将不说,老巢都让他的爱将罗成抄了。

    更别说,如今勤王军四下赶来。

    罗嗣业、李景、杨义臣、薛世雄、孤独篡、云定兴。

    扬眉吐气。

    “咄吉啊咄吉,朕堂堂天子,自有上天护佑,又岂是你能害的了的。”

    杨广激动的大声喊道。

    “朕这次倒要看你如何收场,想谋害朕,朕要你有来无回!”

    樊子盖也向皇帝道。

    “陛下,罗帅也说这次一定要将漠南收回,要借此机会,重创突厥,将突厥人赶到漠北去,绝不让他们再在阴山落脚。”

    杨广点头。

    “对,这些白眼狼,绝不能让他们再留在阴山下。”

    雁门城中一片欢欣鼓舞。

    虽然依然还缺粮,今天大家依然只能吃一点稀粥。

    可士气大为鼓舞,大家都相信不日就能解围。

    不过相比之下。

    突厥大营里,却气氛凝重。

    风筝信不止传到了雁门城中,当然也有不少被突厥人射落的。

    雁门城里收到的消息,突厥人差不多也都知道了。

    罗成深入汗庭,大败咄苾,攻点汗庭,这消息简直就如晴天霹雳。

    虽然始毕再三说这不过是隋军拙劣的攻心之计,可其实他心里也是将信将疑,十分不安。

    突厥营里,诸部兵马战士都十分不安,无心作战。

    始毕只能收兵。

    当天夜里。

    南边火光如龙,斥候报说却是又有几支勤王军赶到,加起来估计有好两三万人。

    第二天早上,又有勤王军赶到。

    突厥人已经再无心思攻城。

    雁门城下汇集了十八万突厥军,这个时候,始毕已经不得不把雁门郡其它攻占的三十九城都放弃了,将所有的兵马都收缩到了雁门城下。

    各部落的领们都在争论不休,为是战是撤而面红白赤。

    始毕犹豫不决。

    可军无战心,根本无心攻城。

    越聚越多的隋军,已经不断的靠近。

    他们在距离突厥大营不过二十里的地方扎下连营,每天隋军连营都在增大。

    当南边隋军勤王军大营的援兵过十万之后,始毕终于决定撤退。

    突厥人缓缓从雁门城下撤离北返。

    被围困了整整一个月的雁门城终于打开了。

    早就千疮百孔的雁门城得到了解救。

    围城前雁门城中有军民十五万,此时只余守军三万,百姓官员宫人等三万余,在攻城激烈的那些天,青壮百姓也被要求上城协守,为此伤亡许多。

    还有不少老弱百姓则是因为无粮饥饿而死。

    罗嗣业等诸将齐齐赶到拜见皇帝。

    “臣罗嗣业救驾来迟,请陛下恕罪。”

    皇帝看到嗣业身上还围着纱布,甚至纱布还透着血,不由的抚着这位女婿的手道,“朕几不能再见卿也,幸得卿兄弟忠心勤王,此功再造大隋也。”

    李景等也都来拜见皇帝,皇帝一一嘉奖。

    这时,突然一个大胖子号淘一声,然后双腿跪地,一路膝行而前,行动迅的来到皇帝面前。

    一把就抱住皇帝大腿。

    “陛下,罪臣王世充救驾来迟,万死!”

    这二百多斤快三百多斤壮熊一般的王世熊,却抱着皇帝大腿,哭的眼泪哗啦的,这一出让众人都愣住了。

    皇帝都愣了下。

    等看到是江南安抚使王世充后,不由的哈哈笑了。

    “想不到王卿远在江南,居然也这么快就率勤王军赶到,真是忠心可嘉也。”

    李渊站在一侧,眼皮直抽抽。

    他比王世充还来的早一步呢,结果皇帝也不说多夸他两句,这王世充倒是会做戏。

    不过不得不说,这王世充也确实是勤王积极,他远在江南,还在李渊之南,结果接到勤王诏比他晚,来的却不比他晚,尤其是这家伙居然不顾江南的地方安宁,直接从江南带了好几万兵马赶来,几乎是把江南的府兵全都调空了。

    李渊从淮南只带了八千人来,而王世充却从江南带了三万多兵来。

    洛阳援军,大兴援军,一路路援军都来了或在路上。

    “陛下,臣以为绝不可让突厥狼子如此轻易北返,当乘胜追击,衔尾追杀,一举收拾漠南之地,远驱突厥于漠北。”

    嗣业这时高声奏请。

    皇帝拍了拍王世充,示意他退下。

    然后他捋了捋胡须,“追击之事,稍后再议吧。始毕狼子身边还有十八万骑,须得小心被伏击。”

    杨广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虽恨不得马上就把始毕擒来羞辱他,可他又担心被突厥人杀个回马枪。

    “御驾先回太原再说!”

    皇帝不理会嗣业的请求,却下旨马上南下太原的晋阳宫,他现在是一刻也不愿意多呆在雁门城,呆在这里,他会做恶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