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隋唐大猛士 > 第620章 嗣业抗旨
    皇帝一刻也不愿意再驻留在雁门。

    车驾匆忙离开。

    嗣业拦住皇帝车驾,死死拉住皇帝马车的挽马。

    “陛下,嗣业请旨追击始毕,只率本部即可。”

    杨广掀开车帘,看着这位伤痕累累的女婿,有些不忍心责怪。

    “嗣业啊,朕知道你这次居功至伟,崞县坚守,亦是万分艰险,十分英勇,身负多处伤口,你且先随朕回太原医治休养下,至于始毕狼子,朕肯定要收拾他,但不是现在,等诸路兵马汇集,再兵北上不迟。”

    嗣业却不肯让。

    “陛下,如今楚国公夺始毕汗庭,还坚守在漠南,眼下正是两面夹击始毕的好时机。若是此时不追,便要错失良机。而且,万一始毕北返围攻忠武军,只怕楚国公危矣。”

    杨广想了想。

    “那朕先下道旨给罗成,让他先从白城撤离。”

    “陛下!”

    嗣业想不到皇帝居然是这么一个结果,他气的脸都白了。

    骁果军右一折冲郎将司马德堪不满的在一边道,“放肆,岂敢对陛下无礼?”

    罗嗣业瞪了司马德堪一眼。

    “陛下,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此次是北驱突厥的千载难逢之机,若是错过了,只怕就再难有这等良机了。”

    “嗣业,你先回去休息吧,此事朕意已决,不需再说。”

    说完,皇帝就放下了帘子。

    司马德堪上前,直接拔出了横刀。

    “罗将军,你要牢记自己的身份,否则就算你是陛下的女婿,罗成的兄弟,我这横刀也不会给你留情面的。”

    罗嗣业退后几步。

    皇帝车驾继续启动。

    嗣业单膝跪向马车,高声疾呼。

    “陛下!”

    “嗣业请陛下下旨追击始毕!”

    “陛下!”

    任他如何呼喊,可皇帝只当听不到。

    御驾远去。

    嗣业一人在那里呆立许久。

    此刻,他对皇帝万分失望。

    在崞县。

    左一军两万五千名骁果军战士,浴血奋战,大家抛头颅洒热血,视死如归,前仆后继,为的什么?

    为的是击败突厥人,杀到雁门城下勤王救驾。

    可现在左一军两万五千弟兄,只余八千人完好的,还有五千残疾伤兵,这巨大的伤亡换来了雁门解围,可皇帝却就这样走了。

    良久。

    嗣业返回了军营。

    他召集诸将。

    “将军,刚才接到诏令,说诸军随圣驾返回太原,我们是现在就走吗?”

    罗嗣业摇头。

    “不,我们不去太原。”

    刘弘基不解。

    “诏令不是说勤王诸军都去太原吗,难道我们负责留守雁门?”

    嗣业依然摇头。

    “我们也不留守雁门,我们去马邑,去定襄,去漠南汗庭。我们追逐突厥,追杀始毕。”他咬着牙道。

    嗣业眼红如血,他瞪着刘弘基、殷开山、侯君集等左一军幸存诸将校。

    “你们可愿随我同行?”

    殷开山问,“这是陛下旨意?”

    “不,这不是陛下旨意,我刚才向陛下求旨追击,陛下拒绝了。”嗣业叹息一声。

    “这是我自己的主意,我要追击始毕,因为此时在漠南,还有忠武军的将士们在汗庭驻守,他们还在苦苦盼着我们北上,他们还在期待着与我们一起痛击始毕。”

    “因为崞县一战,我左一军死伤一万余弟兄,他们长眠在这代北,全都是死于突厥的入侵。我必须要为他们讨一个说法,突厥人休想大摇大摆的就这样安然离开,我罗嗣业要为他们讨回一个公道。”

    “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你们可愿随我同行?”嗣业瞪着眼睛问他们。

    侯君集轻声道,“这是抗旨,这是擅调兵马,是重罪啊。”

    “不去的我不勉强!”嗣业道,“就算所有人都不去,我一个人也要去。”

    “算我一个。”殷开山道。

    刘弘基一笑,“也算我一个吧。”

    嗣业盯着侯君集,“你呢,去不去?”

    侯君集咬咬牙,“老师去,我自然也要去。”

    “别后悔。”

    侯君集心里其实有些打鼓,毕竟抗旨啊,可没办法,他要不去,估计以后别想继续在这左一军混了。

    “不后悔。”

    有这三员干将带头表态愿去,其余将校大半都愿意去,当然也有几个不愿意抗旨的,罗成也不勉强他们,让他们自去追击圣驾,顺便帮自己带一封请罪书给皇帝。

    当天。

    御驾往南,勤王诸军也往南。

    唯独骁果左一军去往北而去。

    皇帝收到嗣业的请罪书后,无奈的苦笑了几声。

    “这个家伙,怎么倒学了罗成的抗旨了,倒还真是一家人,打仗一样的不怕死,可犯起浑来一样的浑不吝。”

    “陛下,此风不可长。”裴蕴趁机道。

    只是皇帝却只是摇了摇头。

    “罢了。”

    “既然他要去,那就随他吧,替朕草诏,以定襄和阴山汗庭之地新设定襄道,以罗嗣业为定襄道节度使,其所部的骁果左一军俱转为定襄道节度府驻军吧。”

    “再诏马邑都督王仁恭、漠南道节度使云定兴,令二将各率本部配合下罗嗣业,一起接应漠南的罗成。”

    裴蕴有些意外。

    想不到皇帝对罗嗣业居然如此纵容。

    “陛下,罗嗣业抗旨,就算念在他勤王有功,可也不能如此处置啊。”

    皇帝却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好了,此事就此处置,朕有些乏了,你下去吧,朕休息会。”

    诏令出。

    王仁恭无奈的带部下停止前进,“李郡丞,请你带刘校尉和尉迟校尉先率三千人马赶去与罗嗣业将军汇合,某带余部随后过来。”

    李靖点头。

    “其实罗嗣业将军没错,这确实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突厥此次南下未果,军心动摇,兼之汗庭被破,更是惶惶不安。此时若尽勤王诸军,一路衔尾追杀,到时漠南的罗成再率部阻截,可重创始毕。”

    王仁恭无奈的道,“陛下也是稳妥起见,毕竟始毕实力依旧强劲,而我勤王诸军虽也有十余万人马,可毕竟来自各道,人马混杂,且远来疲惫。”

    他还交待李靖。

    “你们赶上罗嗣业将军后,切记提醒他千万小心,万莫被突厥人伏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