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隋唐大猛士 > 第53章 战神降临
    秦琼一槊刺中一名响马。

    长槊被卡在骨肉之中,秦琼干脆弃槊,拔出自己的双锏右挥右拍,一时间无人可挡。

    剩下的响马心胆俱寒,却怎么也逃不过他的黄骠马,躲不过他的那对瓦面金装锏,惨叫连连之中,纷纷跌落在地。

    黄骠马人立面起,仰天长嘶!

    罗锋几兄弟一时间都忘记了杀敌,只是望着那马上之人,有如浴血战神,不由的目瞪口呆。

    罗老四呆呆的道,“我的个天啊,想不到二表哥居然如此猛!”

    一名响马仓惶而逃,秦琼直接将左手锏甩手而出,长锏呼啸旋转着追上那响马,将他打翻马下。

    “撒手锏,传说中的撒手锏!”罗锋惊叹,兴奋高喊。

    四斤半的重锏单手甩出去,还要打中二十步外的逃跑敌骑,这可比想象中的难的多了。

    又有一骑仓惶而逃,秦琼右手一甩,那只手里的金锏又是如旋风般的甩飞出去,追上那骑,将他砸落马下。

    马槊、双锏都已脱手。

    秦琼摘弓拈箭,居然连珠般的射,转眼就射出了四箭,箭箭中敌,射翻四人,箭无虚。

    原本还嚣张轻狂的十八骑响马,转眼间就只剩下了孤零零的一人。

    眼见着逃也逃不过,那人红着眼睛,硬着头皮厉喝一声,挺着杆长矛往前刺。

    秦琼却是不避反冲,双腿一夹马腹,跨下马早心领神会往前加。

    二马对冲。

    眼看就要错开,秦琼蓦然张开臂膀,猛的夹住了那人的长矛。

    手抓矛杆,臂夹矛头,长喝一声,秦琼已经把还紧握着长矛的那名响马给直接反挑上了天。

    手臂一舒。

    秦琼就把那贼给擒到了马背上。

    那响马只感觉天炫地转,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呢,秦琼已经策马来到罗锋兄弟几个面前,勒马停住,一把将那响马抓起扔到了罗锋脚下。

    那响马被扔了个狗啃屎,半天都爬不起来。

    满地狼籍。

    刹那间,风吹林动,人马无声。

    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秦琼,大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他不是人,他是一尊战神,是天兵降世。

    秦琼骑在马上,威风凛凛,傲世群雄。

    几个受伤的响马再无斗志,脸色惊惧,嘶声求饶。

    “好汉饶命!”

    “好汉饶命!”

    罗锋一脚把一个挡路的响马踢到一边,快步来到秦琼马前,大声道,“壮哉我二哥,刚才这番表现,真如战神降临,英雄盖世啊。”

    秦琼跳下马,哈哈笑了几声,“区区几个响马毛贼而已,不值一提。像我等这身手的,在卫府之中只算一般了。如我们左翊卫大将军来帅就凭一把铁枪,纵横东南无人敌,有铁枪将之名。他的六公子来六郎来整虽然跟你差不多年纪,但是深得其父真传,一把缠铁枪可是无人可敌,号称万人敌,比起他来我可是差远了。”

    “来六郎?”罗锋记住了这个名字。

    能够让秦琼都说自愧不如的年轻人,那他肯定是真有本事,而绝不仅因为他是大将军来护儿之子的原因。

    “二哥,刚才你太厉害了,教教我吧,我也想跟你一样厉害。”来四凑到马前,一脸崇拜的望着秦琼。

    秦琼看着罗四,笑道,“其实你们三兄弟刚才的表现都非常抢眼,也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你们罗家确实天赋神力,没学过什么武艺,可愣是凭着神力和勇气,就能把一群骠悍的响马给杀的落花流水。”

    “跟表哥相比,不值一提,我们三兄弟才杀了八个,二哥你一人就干翻了八个了。”罗四有些洋洋自得。

    秦琼确实很惊讶于罗家三兄弟的表现,没习过武艺,甚至算的上是头次杀敌,可不说那抢眼的神力,光是三兄弟的那副悍勇,就让人惊讶。

    一般人头次上阵,不说吓的尿裤子,可多少会紧张的,但罗家三兄弟一打起来却都跟疯子一样的往前冲,根本就没有什么恐惧和紧张。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三兄弟才是真正的悍匪呢。

    还有赵贵、周新这两连襟,表现的也很胆大冷静,就连杜大和辅三这两少年,都一样是凶悍而不畏死。

    这让秦琼都感觉不可思议,这些人的表现,就算是来护儿将军麾下的那些老卒,都不一定个个如此悍勇。

    “哥,死了十五个,还有三个活的,不过有一个快活不成了,剩下两个一时半会还死不了,我都已经捆起来了。”赵贵和周新两连襟提着弓、叉过来禀报。

    罗锋瞧了瞧这两人,也都是身上带血。

    刚才二人的表现他也看在眼里,确实都是那种不要命的狠角色。

    “姐夫,你受伤了。”

    疤面低头瞧了瞧,现自己的一只手臂在流血,查看了下,“不碍事,破了点皮,小意思,想当年豹子咬了我半张脸我都没死,这算啥。”

    “哈哈哈,好样的,咱们这群人都是不怕死的。”罗锋欣慰的道。

    周新道,“反正咱也是贱命一条,这些人可都是群悍匪响马,咱们拿下一个可就能领好大笔赏呢。”

    黑瘦矮小的杜伏威提着金丝七环大刀过来,“五哥,咱们了,好多马呢。”

    辅三咧开嘴,露出满嘴的大牙,“死了六匹马,伤了三匹,还有九匹完好无损的,都是好马呢。”

    秦琼打量了下那些马,“这些看样子都是军牧场里流出来的战马,也不知道这些响马从哪里弄来的,这可是真正上好的马,一匹起码能值五十贯肉好。”

    “那换成白钱,岂不是能值七十五贯,天啊,七万五千钱?”

    “对啊,一匹就值这么多。”

    “九匹完好的,那值多少,天啊,我算不过来了。”辅三扳着手指头,感觉指头已经不够用了。

    罗锋在旁边泼了他的冷水,“这些马虽然是我们缴获的,但都是军马场的马,你看上面还有牧场的烙印,到时肯定得归公的。”

    “不过赏钱是不会少的。”说着罗锋望向秦琼,“二哥,抓紧时间审下这几个活口,看能不能顺藤摸瓜,问出他的老巢来,最好是能问清那些被劫粮草和壮丁们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