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隋唐大猛士 > 第618章 飞信入雁门(感谢农民伯伯万赏!)
    雁门城下。

    此时高大魁梧的始毕可汗其实也是骑虎难下之势,他本来恼怒杨广三番两次的下暗手,先是要册封他兄弟为南面可汗以跟他对着干,此事不成,又杀他心腹谋臣史蜀胡悉。

    当然,这些其实也只是表面原因,真正让始毕狠率兵劫杀杨广的原因,还是因为经历父子两代,东突厥实力已经强盛起来,而隋朝经过两征高句丽却元气大伤,尤其是这几年中原盗匪遍地,反军四起。

    始毕一直把这些看在眼里,有实力者当然不甘久居人下。偏偏这个时候杨广又做死要来搞他,于是他便忍不住出手了。

    只是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的是,他自认为必杀的一击,居然没见效。

    围攻雁门近月。

    居然硬没打下来,骁果军的强悍果然不同一般。更让他未预到的是,隋军的援军这么快就突破了忻口的封锁,而俟利弗设不但没把崞县罗嗣业这个钉子拔掉,反而让他几次重创,现在十万大军,更是只余三万回来。

    之前三十万骑南下,一路势如破竹。

    破马邑雁门两郡四十余城,何等威势。

    可现在,还余不到二十万军,确切点说是只剩下十八万人了。

    “罗成。”

    一个高大的年轻身影出现在始毕的脑中,与罗成见面不多,甚至交谈不多。可那人却让他十分忌惮,这次大举南下突袭,本来也是算好了,罗成远在辽东,离雁门两千里之遥,一时半会根本救援不及,等罗成来,杨广已成他阶下之囚,甚至太原都被他攻下了。

    到时他逼杨广割地求和,岂不快哉。

    “罗成怎么会率忠武军杀到漠南汗庭去?”

    来报的信使一路风尘仆仆赶来,但也不敢欺骗始毕,慌忙把知道的情形都说了一遍。

    “两万忠武军,尽皆骑兵?怪不得这么快,这罗成倒是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带两万轻骑长奔入漠南,却不顾雁门杨广的死活。”

    崞县一个罗嗣业,让他折损数万兵马。

    现在又有一个罗成,更直接杀奔漠南汗庭去了。

    始毕忌惮罗成,不过此时还是认为罗成只两万骑,肯定也只是想围魏救赵,对汗庭还构不成什么危险,毕竟家里并不是只有可敦一个妇人,还有咄苾和思摩两人,一个是他亲兄弟,一个则是突厥的老特勤,两人打仗都有一手。

    只是现在他更担心的还是忻口已经被突破,隋军的勤王军已经赶来了。

    特别是罗嗣业这个猛人已经被放出了崞县,肯定马上就会杀来,再加上杨义臣、薛万雄、李景这些猛将,他还是比较忌惮的。

    “隋军还有多少人?”始毕问。

    “估计也就两三万残兵败将。”俟利弗设夸张了一点。

    两三万,始毕在心里盘算着,如果仅是两三万,倒还不惧。

    他还有点时间,可以再攻一下雁门。

    现在就这样撤,他实在是不太甘心,损兵十万,就这样撤了,那真是一无所获了。

    如果能攻破雁门,将杨广和隋朝百官控制在手,则一切都值得了。

    “再攻雁门!”

    始毕加大了攻城力度,派兵四面围城,继续猛攻。

    午后。

    雁门西边的山上出现了烟尘,还有许多兵马旗帜。

    突厥斥候回报始毕。

    “打的是漠南节度使的旗号,将旗是云字旗。”

    云字旗,无疑肯定便是漠南节度使云定兴了。

    看来五原郡的河套隋军也赶到了。

    “继续猛攻!”

    始毕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开始焦急起来。

    将近黄昏之时。

    南边烟尘又起,又一支军队开到。

    当先一面战旗,便是骁果左一军的军旗,然后是罗字将旗。

    罗嗣业身披金甲骑在马上,看到突厥人的十里连营之后,反倒是松了口气,雁门城还没破,总算没来迟。

    他观察了许久后,决定去雁门城下转一圈,告诉皇帝他们来了。

    他精选了两千骑,然后高举着战旗,呼啸着向雁门城冲去。

    始毕派兵拦截。

    罗嗣业也不跟他们硬打,只是不断的绕着他们跑,不断往雁门城下接近。

    而且他还让人携带了不少的军鼓和号角以及旗帜,奔到雁门附近后便不断的敲鼓吹角挥动旗帜。

    突厥人派兵围追堵截,罗嗣业却跟泥鳅一样滑溜,东钻西窜。

    不过这边的动静,也终于引起了雁门城上守军的注意。

    当那些已经崩溃边缘的守军们,听到这声色,引颈翘头观看了半天后,终于认出来那是隋军的旗帜。

    “是骁果军,是咱们骁果军的旗帜。”

    “好像是左一军罗驸马的将旗!”

    “罗嗣业到了,罗嗣业将军到了!”

    “骁果一军的兄弟终于来救援了。”

    许多人激动的热泪盈眶。

    近一个月来,每天吃不饱,睡不好,硬撑了这么多天,他们都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

    现在看到骁果左一军的军旗和罗嗣业的将旗,那真的是看到了希望。

    “看,那面旗帜,是范阳府的军旗。”

    “那是河东安抚使的旗帜。”

    “那是北平都督的旗帜。”

    “那是太原府尹的旗帜。”

    “那是河北安抚使的军旗。”

    ·······

    越来越多的守军冲上城头,他们引颈观看,看着一支隋骑在远处不断的迂回奔驰。

    消息瞬间传遍雁门城。

    当憔悴万分的皇帝听到这一消息时,不顾危险,奔跑着冲上了城头,当他看到那一面面军旗,他竟然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勤王军到了,勤王军到了,勤王军到了!”

    皇帝喃喃念着。

    城外的罗嗣业带着突厥骑兵溜了半天弯后,便又撤了回去。

    城上的皇帝和一众百官将士们,看到他们远去,都万分不舍。

    “陛下,你看天上。”

    不知什么时候,天上居然飘来许多风筝。

    “快射下来。”

    皇帝疾呼。

    于是弓箭手们纷纷去射那些飘来的风筝,有些风筝飘过了,飘到了突厥营地,但还是有许多飘到了雁门城上。

    隋军捡起射落的风筝,现上面有许多字。

    “陛下,是漠南节度使云定兴借风筝送进来的信,他已经率两万勤王军到了。”虞世基激动的道。

    而另一位宰相裴世矩则拿着另一封信兴奋的告诉皇帝。

    “这封信是李世民写的,他说他是奉罗成之令来向皇帝报捷的。”

    “告捷?”

    皇帝听到杨广的名字一怔,等听到告捷二字更是意外。

    “罗成在哪呢,告什么捷?”

    裴世矩告诉皇帝,他手里这封信是李世民写的,他是李渊的嫡次子,如今在安东道忠武军罗成麾下任郎将。

    “李世民说,罗成已经在漠南大败了突厥之弟莫贺咄设阿史那咄苾,并夺下了汗庭白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