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隋唐大猛士 > 第613章 敢死队
    雁门。

    崞县。

    城外隋军战旗飘舞,城上也摇晃起大旗互相呼应。

    刘弘基和殷开山兴奋的站在城头上,“勤王军终于来了,看旗号,是范阳府尹薛世雄大将军、北平都督孤独篡、太原府尹杨义臣、河东安抚使李景诸军到了。”

    “起码有四五人马。”

    嗣业抚着短须道,“擂响战鼓,吹响号角,打开城门,我们出城列阵。”

    城外。

    突厥人也正在商议对策。

    始毕可汗之弟阿史那俟利弗设阴沉着脸,之前他大意败过一次,后重整兵马,把周边之兵也调来,准备再围崞县,谁料久围难下。

    这个时候,隋军援兵却已经杀到。

    崞县城下,他还有六万兵马。

    可士气已经不如早先。

    看到几万隋军援兵杀到,突厥人有些军心动摇。

    有人请求不如先撤回雁门城下,与大汗会合。

    可俟利弗设却犹豫不决,兄长给他的任务就是把崞县拿下,然后扼守此处要道,在可汗攻下雁门之前,挡住南面隋军勤王兵马。

    现在崞县还未下,却损兵折将了几万人,这样回去,如何交差?

    “我观隋军援军虽到,可不过四五万人,尤其是看他们行军列阵模样,明显也是良莠不齐,并非皆为精锐,不过虚张声势也。大家不要惊慌,咱们跟他们打。”

    “可崞县城中还有那陌刀将罗嗣业。”

    “罗嗣业已经被我们打的抬不起头,手中不过万余人马而已,怕啥?”

    突厥号角也开始吹响,却是决定就在崞县城下一打二。

    那边李景杨义臣薛世雄等见这突厥人居然不跑,倒有些意外。

    “看来得有一场硬仗!”

    “怕什么,唯战尔。”薛世雄丝毫不惧。

    面对着六万之众的突厥骑兵,李景考虑了自己这几家兵马的实力后,与杨薛几将商议,稳打稳扎,反正已经到了崞县城下,不用再急了。

    “列车阵!”

    几家此时四万左右兵马,但是由府兵、郡兵甚至部份乡勇等组成,来源混杂,在先前忻口一战,也是元气大伤。

    此时不得不稳妥起见。

    诸将以辎重车挡在外面,结成一个个的车阵方城,然后以盾牌手、长矛手列在车后,再后面配以弓箭手。

    骑兵却放在了车阵的中心。

    这种打法使得数量稀少的骑兵不会受到冲击,暂时充当弓箭手使用。而等到顶住突厥人的攻势后,在反击的时候,又可以放骑兵出去冲击追杀。

    薛世雄提着马槊在阵前策马缓行,身后的亲兵一遍遍的高声宣布着军令。

    “斩将夺旗,摧锋陷阵,上赏!”

    “破敌所夺物资仆马等,并给战士!”

    “与敌斗,旗头重伤,救得者,重赏!”

    ……

    “敌失主将,随从皆斩!”

    “背军逃走,斩!”

    “行列不齐、旌旗不正,斩!”

    “或说道释,祈祷鬼神,阴阳卜筮,灾祥讹言,以动众心,与其人往还言议,斩之。

    无故惊军,叫呼奔走,谬言烟尘,斩之。

    凡言占候,或更相推托,谬说事宜,兼后漏泄者,斩之。”

    不战而降敌,没其家

    凡有私仇,因战阵报复者,斩之。

    布阵旗乱,吏士惊惶,罪在旗头,斩之。

    阵定或辄进退,或辄先取敌,致乱行者,前后左右所干之行便斩之。

    或有弓弩已注矢而回顾者,或干行失位者,后行斩,前行不动行,斩干失之行。

    ·······

    隋军府兵制度,最重军纪,古军法七杀五十四斩,但是隋军军府,各种斩杀条例数不胜数。

    因此隋朝的府兵一般都是贵族官员地主豪强富农子弟充当,都是健壮勇武者。他们自置军器,熟练武艺,点选入府之后,一开始学的便是各种军法军规,然后便是各种旗号金鼓命令,晓习军法,知道指挥。

    在残酷的战斗中,哪怕是再强健者,也会恐惧。

    而恐惧,往往会崩溃军阵,导致战败。为了避免,所以就只能依靠严酷的军法来维持秩序。

    军中是不讲情理的地方,这里只讲军规军纪。

    虽然府兵制设立以来,使得府兵成为一个重要的出身途径,堪比后世明清之时科举之途,但想要挣得功名,先就得能够在残酷的战争中活下来。

    每一队都有一个军法官,这个军法官便是一队的队副,战时手持陌刀站立在全队的最后面,充当着军法督战官,而队头站在最前面,充当引战者。

    薛世雄骑着马缓缓的从阵列前走过。

    一个个的队摆开,几万人几乎排开了数里之远,但纵深十分薄。

    基本上就是三排车阵的纵深。

    一个车阵由几个队组成,既有步队,也有车队,还有骑队。

    每个队都有一面队旗,队旗由旗手掌握,他就站在队头后面,他的左右还各有一个护旗手。旗手是全队中仅次于队头和队副的士官,选的是最高大勇悍者,而他的两个护旗手,也都是全队武艺最出众者。

    旗手不但要保护好旗帜,还要注意观看中军和上级的营团,随时注意上面以旗为令,变动军令。

    战争一开打,尤其是过百人的战争,靠口耳指挥已经不够了,这个时候只有靠令旗靠鼓乐来指挥。

    薛世雄手一指。

    立即数名亲卫冲进军阵中,将一名弓手拖了出来。

    “弓弩已上搭箭上弦,却还左右张望,当斩!”

    那是个还比较年轻的弓手,他并不是府兵,只是个乡勇,头次参加这么大的会战,难免不紧张。

    薛世雄不理会他的求饶,继续走下去。

    一个看到这边情况,忍不住跟旁边伙伴嘀咕的长矛手也被拖了出来。

    “临阵待战,与左右往还言议,当斩!”

    “……当斩!”

    “……当斩!”

    一圈巡视下来。

    仗还没开打,薛世雄已经从他统领的八千人中,揪出了几百个倒霉的家伙,全都是犯了各种各样的军规,当斩。

    薛世雄让亲兵把这些人全都赶到了阵前。

    每人扔给他们一面盾牌一把横刀。

    “阵前违抗军规,军律当斩,现在给你们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若能陷阵摧锋,则免死!”

    陷阵。

    便是指攻入敌军军阵之中,这是敢死队。

    若是陷阵破敌,那便是与先登一样的大功,可免死。

    但如果不能陷阵破敌,就算回来了也还是难逃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