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隋唐大猛士 > 第611章 教突厥骑战
    突厥人取代鲜卑,已经称雄草原数十年。

    这数十年来,突厥虽不复曾经的强悍,可他们也一直认为突厥只是衰弱于内讧,而不承认是被中原击败的。

    他们始终认为,在草原上,无人可与突厥骑兵争雄。

    隋军曾经的车步骑战阵,还算是能让他们忌惮的,但以骑对骑,他们从不曾怕过谁。

    可是今天。

    咄苾有些绝望的现。

    原来中原的骑兵居然也如此之猛。

    彪悍勇猛,凶狠万分。

    三千重装骑兵突然就从北面小金河畔杀出,他们好像平空跳出,似从地里冒出来似的。

    这些重骑五颜六色,有人马皆黑的玄甲骑,有黑甲红缨的铁浮屠,还有人马链在一起的白色铁鹞子。

    黑漆槊燕尾旗的木牛流马。

    人马的铠甲都绘成老虎的虎斑突骑。

    他们猛扑而出,而且时机选的非常之微妙。

    恰恰就在咄苾已经把罗帅逼到了尽头,后面就是两河交汇的水面前,他们突然就杀出来了,而且一来就是狠狠的侧击他们的后腰。

    突厥人很少重骑兵。

    始毕可汗麾下有一支重骑兵,但数量不过千,这还是尽集突厥之力,才打造出来的这千骑银狼重骑。

    而这支重骑全都随始毕南下了。

    咄苾手下,重骑只有百骑。

    而且这次他自信可以击败罗成,所以根本没把这百骑带来,都留在汗城里。毕竟这百骑,他平时更是当做摆设,炫耀之用。

    突厥人更喜欢的还是轻骑,尤其是弓骑,边骑边射,才是他们喜欢的。

    当他们面对着罗成的突击骑兵时,都觉得很不好斗,总感觉对方是一群疯狂撕咬的恶狼。而现在,冲出来三千重装骑兵,这完全就是三千头猛虎。

    重骑狠狠的撞在了突厥人的后腚上,然后一捅到底。

    人仰马翻。

    重骑一往无前,势不可挡。

    他们养精蓄锐已久,而突厥人已经激战一个多时辰。

    重骑本来最克制的是步兵,对会轻骑并不会占到太多便宜,毕竟轻骑机动强,可是此时,轻骑在突破罗成三道军阵,并与之混战许久后,轻骑疲惫,度不再,再兼之重骑突然侧击他们后面,轻骑跑不起来了。

    尤其是他们此时才现,想跑也跑不动。

    因为战场不断的被罗成调动着朝东边滚动,越来越狭窄。

    原本刚开战时,两河中间足有三四里之宽,轻骑随便奔驰。可现在打着打着,他们不断被罗成勾着往东进,追进了口袋底部。

    这里已经只有几百步宽而已。

    一块狭窄的三角地带。

    向前追击罗成时倒不觉得凶险,可现在重骑从后面杀到的时候,他们才惊觉,这块战场的地形也太邪门了。

    两军加上突厥俘人七八万人挤在这么小小一块三角洲上,根本跑不开。

    轻骑机动性不再。

    重骑兵却无所谓。

    他们只是如推土机一般一直往前推,猛冲猛砍。

    从西杀到东,再调头又从东杀到西。

    罗成在河岸边上勒住了马,调转马头。

    阚棱交帅旗狠狠的插在地上。

    帅旗不动。

    无数隋骑也都调转马头不再跑。

    忠武军骑兵迅的集结列阵。

    一匹匹战马排列整齐,一个个的骑兵都再次挺直了长矛。

    有重骑在后面搅翻突厥骑兵,罗成他们的压力大减。

    “弟兄们,杀回去,冲!”

    阚棱高举着帅旗随着罗成反身冲锋,无数隋骑跟着往回冲杀。

    突厥骑兵立时陷入两面夹击的困境之中,尤其是这狭窄的地形,已经让他们难以挥数量优势。

    骑兵再多,也挤的密密麻麻难以调动。

    而跑不起来,论冲击,他们如何是隋骑对手。

    白马义从已经把长矛都给挂起来了,他们左右两手,各持一把圆月弯刀,纵马冲驰,弯刀拖过。

    罗帅引领着帅旗,直奔银狼旗下的咄苾而去。

    将对将。

    帅对帅。

    咄苾看到一身帅旗下一身金甲的罗成,拍马过来。

    罗成挺槊迎战。

    交手不过数合,咄苾被罗成一槊洞穿了肩胛,十余名银狼骑士舍命来救,才堪堪把咄苾从罗成马槊下救出。

    他们护着昏迷的咄苾拼命向外突围。

    咄苾的帅旗却被罗成砍倒夺下。

    银狼旗倒下。

    突厥人无不号哭惊惧而走。

    狭窄的河三角,突厥人已经无心再战,纷纷转身而逃,战败而逃,对突厥人来说早习以为常,一旦失利,就逃跑。

    罗成率军一路追杀。

    银银护卫护着咄苾逃到汗庭土城下。

    却见大门已经紧闭。

    “赶紧开门!”

    城墙上可敦现身。

    在她身后,还有几名隋将,却是长孙无忌、程咬金和徐世绩等。

    之前长孙无忌正是程咬金他们率领的两千轻骑的斥候,长孙无忌大胆入城,成功说动义成公主开城引程咬金他们进入汗城。

    等那边兵败,咄苾他们想败退入城,结果汗城却已经被程徐二将先一步占了。

    “咄苾还没死吗?”

    义成公主在城上问。

    咄苾此时已经醒来,肩膀上一个大洞,草草的塞了衣布在里面止血,痛彻心菲,等看到可敦居然引隋军入城,不由的大怒。

    “杨芳仪,你个狗日的·······”咄苾大骂。

    义成公主却只是不屑的一笑。

    “咄苾,你想说你父是狗还是你大哥是狗?还是他们两个都是狗呢?”

    咄苾差点一口血喷出来,才想到这个后母或大嫂,虽是个弱不禁风的女子,但那张嘴却是极厉害的,自己口头对骂,是讨不到好的。

    眼看着追兵将至,咄苾只得狠狠的对着公主道,“你等着,早晚有一天,老子还会回来,到时一定把你抓过来,一定要把你日的欲死欲仙,让你在我跨下瑟瑟抖。”

    “咄苾,别逞口舌之快,你要真有这本事,现在就入城来,我倒是想瞧瞧,你是如何让我欲死欲仙又瑟瑟抖的。”

    公主不屑的说道。

    长孙无忌在一边听的大怒,“公主,请打开城门,让我出城与他决一死战。”

    公主笑着对无忌道,“好冲动的小伙,不过我们现在就两千人,开城的话,讨不了好去,任他占点口舌便宜吧。反正,我们已经夺了他们突厥的汗庭王城!”

    徐世绩也赞成不出城,本来他们这两千人绕到这边来,确实是打算伏击咄苾的,可现在既然夺了汗城,那守住汗城才是最要紧的。

    咄苾骂了几句,终究还是慌慌张张的逃了。

    再凶狠的突厥人,也缺乏中原军队的那种韧性,一旦败了,他们会四奔五散,跑的没影没踪,虽然很快他们就能卷土重来,但收整兵马,得需要一段时间。

    公主看着咄苾慌张逃走的身影,笑着对无忌他们道,“我现在对你们那位忠武军大帅越来越有兴趣了,真想看看这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是不是有三头六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