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隋唐大猛士 > 第606章 潜龙在渊
    淮阳。

    项城。

    古之陈国,传为太昊伏羲氏和神农氏之都,禹受命将尧姓封于陈,西周初,陈为周十二大诸侯国之一。

    这是一块藏龙卧虎这地。

    淮阳项城一豪强大族的私塾里,私塾先生刘智远下课后,听到了一个消息。

    皇帝在雁门遇袭,突厥始毕可汗兵三十万兵围雁门,连破马邑雁门数十城,皇帝危在旦夕。

    听到这处消息后,私塾先生原本已经沉寂了两年的心,似乎又翻涌了起来。

    这天晚上。

    他躺在私塾里那间狭小的卧室榻上,辗转反侧,久久难以入睡。

    他苦苦的思索。

    苦苦的追问。

    难道下半生就要老死此地,难道自己要一辈子隐姓埋名,在这里当一个私塾先生吗?

    感慨郁闷之余,不由的起身点灯,挥笔写下一笔五言诗。

    “金凤荡初节,玉露凋晚林;此夕穷途士,空轸郁陶心。

    眺听良多感,慷慨独沾襟;沾襟何所为?怅然怀古意。

    秦俗犹未平,汉道将何冀;樊哙市井徒,萧何刀笔吏。

    一朝时运合,万古传名器;寄言世上雄,虚生真可愧。”

    写完诗,他难得的将柜子里的一坛子米酒打开,一人独饮到天亮,借酒浇愁愁更愁,最后在苦痛和酒醉中睡去。

    天亮后,学生们生今天先生没来上课。

    另一位私塾先生过来,看到他在呼呼大睡,房间一角的桌上还留着一诗。

    那位老先生是个年过半百之人,一眼就看明白了这诗。这诗平心而论,算不得什么好诗,十分通俗易懂,一个年轻的私塾先生做出这样水平的诗倒是正常。

    可让人惊讶的是这诗所要表达的内容,前四句写的是对现状的不满,表达了想要建功立业的强烈愿望。

    而后四句,则表达了自己一定能够成功的雄心壮志。

    简单通俗,却极具气势。

    尤其是那句寄言世上雄,虚生真可愧。

    这什么意思?

    这位老先生一下子明白,这是反诗。

    处处表达对当今朝廷的不满,这是想要造反啊。

    这位先生在这私塾多年,这两年这年轻先生到来,总是孤傲的很,尤其是没把他这个老先生放眼里,甚至因他的到来,还使的他的地位笈笈可危。

    老先生看着还在床上呼呼大睡的那黑脸先生,把诗折起,往袖里一塞,然后出门就去告密了。

    好在那官府里有人跟这东家是亲戚,听闻亲戚家里出了个反贼,连忙提前通知了他。

    那东家还算不错,也不希望官府从家里抓到一个反贼连累自己,于是派人通知了这位学识不错的先生,暗示他离开。

    年轻的先生狼狈的溜走。

    虽然没被抓到,可逃离后,却更加的失落。

    站在十字路口,他更加迷茫,我要去哪?

    出来时匆忙,什么都没有带。

    身无分文,举目无亲,要怎么办?

    思来想去,最后他决定去投奔附近的一个亲戚。

    虽然他知道这样很危险,可他实在无路可走了。

    好不容易找到亲戚家,等到天黑之后才去敲门,结果对方看到他后,惊的眼睛巨大。

    “法主?不是说你已经死了吗?”

    李密无奈的道,“这两年一直东躲西藏,如今无处落脚,想在你这里暂时呆几天,不知道可否?”

    这个亲戚说来很亲,是李密堂叔的女婿,说来也是自己的堂妹夫,当年寒门出身,因比较有才,被李家相中嫁女,依靠李家的资源步入仕途。

    可此时,这位亲戚却连门也不让李密进。

    他十分为难的道,“你如今是被通缉的逃犯,还是犯叛乱大罪,我不能收留你。”

    门被关上。

    李密站在那里愣神许久,当年这个堂妹夫,每次来他家拜访时,可都是态度谦卑。

    他无奈的转身离开。

    走了会,堂妹追了上来。

    “哥,你也不能怪他,你犯有如此大罪,他也因你才被免官除籍为民,现在只能呆在家里,十分郁郁不得志,哥,你也休怪我们无情,现在我们一家子人,上有老下有小的,万一被官府现收留了你,到时追究下来,我们全家就都没命了。”

    堂妹一边说,一边递给他一个包袱,里面有两身衣服,还有几件饰一点钱。

    “这点东西你带着,本地有一个叫王秀才的,此人侠肝义胆,但是爱结交朋友,你不如去投他,只要不暴露身份,应当无事,而且那王秀才最近正在招女婿,你说不定可以做他的女婿。”

    堂妹觉得收留李密在家,太容易暴露,但去投王秀才,风险则要小的多。

    听了这话,李密也知道堂妹一家也是仁至义尽。

    毕竟当年他虽帮过这堂妹夫,可自己造反,也连累了整个李氏家族,人家没有去告密领赏就不错了,于是只能苦笑着点头离开。

    带着堂妹送的衣服和盘缠,他一路辗转来到了王秀才家。

    王秀才姓王名秀才,不是个读书人,但曾经是个游侠,现在是当地一个比较有名的地主善人,他好结交朋友,侠肝义胆,好善乐施,只是一把年纪了,两个儿子先后战死,幼子又病亡,家里便只余下一个独女。

    王秀才年纪大了,也想开了,便想着招个上门女婿来继承家业。

    李密来时,其实也没抱什么希望,毕竟堂妹都不收留。

    可他也实在走投无路了。

    来后,他才现,原来这王秀才真是个奇人。

    他年轻时是一个游侠,最好助人为乐。

    还曾经当过府兵,后来因伤退出军府,回家继承了家业,当了一个地主豪强。

    李密跟他一见如故,两人很谈的来。

    王秀才豪爽大方,李密则又学识丰富,两人谈天论地,谈古论今,一聊就聊了一整天。

    李密最后做了个决定,他告诉了王秀才自己的身份,他是李密,曾经助杨玄感起兵,他说出这些,只是因为不想辜负王秀才对他的信任。

    本打算说完后就离开,谁料到,王秀才听后居然做了一个决定。

    要把自己的女儿嫁给李密。

    “你信任我,我也赏识你。不管从前如何,只要你愿意留下,那么可以在这里安心的过日子。”王秀才道。

    李密感动万分,本来那颗再次骚动的心,不由的又沉寂了下来。

    他决定留下来,改名刘玄,然后就跟王秀才的女儿过平淡的生活。

    只是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新婚的第二天,李密去城里采买东西回来,结果家里却生惊天变故。

    王秀才和妻子都被抓了。

    他堂妹夫的邻居暗中向官府告密,于是王秀才和女儿被抓,李密因刚好外生逃过一劫,可王秀才和女儿被抓后,马上就因包庇叛贼而被处死。

    李密隐藏在人群之中,亲眼看到王秀才和妻子被当众斩。一同被斩的还有他的堂妹夫和堂妹一家。

    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一个个杀死,李密心如刀割,他那本来沉寂的心,再次跳动起来,而且狂暴无比。

    擦去眼泪,李密向北而行,他已经不打算再东躲西藏了,他要奋起反抗,他要将这万恶的隋朝亲手葬送!

    他要去寻找反军,要去加入他们,他要为王秀才为妻子报仇血恨,不论代价有多大,他都决心血拼到底。

    “天不生我李密,中原万古如长夜!就让我李密来搅你个天翻地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