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隋唐大猛士 > 第591章 末世(第三更)
    除了罗成,没有人相信大隋帝国快完蛋了。

    毕竟,在他们看来,大隋是汉末几百年来最强大的王朝,他们相信,隋朝能够如汉朝一样国祚绵长,就算要亡,那也起码是二三百年之后。

    没人相信,隋朝会连西晋都不如。

    西晋结束三国之乱,传四帝,国祚五十一年,虽昙花一现,可毕竟公认是司马炎的分封制度不行,导致西晋很快败亡。

    西晋的大分封,使得中央朝廷无力。

    但隋朝无分封,中央朝廷可是极为强大的,尤其是文皇帝二十二年打下的开皇盛世,国家富强,府兵强悍。

    就算当今,虽有不少人诟病皇帝急功近利好大喜功,可皇帝也是实打实的灭了吐谷浑灭了高句丽的,不少人都觉得,之前确实十分危急,可现在高句丽也平灭了,那么隋帝国已经度过了最凶险的一劫,接下来就会再次恢复,甚至是更加强大。

    但罗成从洛阳出来,一路看到的不是百姓安居乐业,而是流民遍地。在宽阔笔直的官道上,出现的最多的就是流民。

    无数百姓衣衫破烂,面带饥色,形如乞丐。

    就连那些曾经的看家犬,也要么骨瘦如柴,要么已经吃尸体吃的眼睛绿,充满凶相。

    荒野里,随处可见易子而食的人,更别说在城池里,每天都有母亲在出售自己的孩子。有人卖田卖地,卖屋卖房,甚至卖妻妾孩子。

    粮价已经再次节节攀升。

    可另一面,却是大量的田地抛荒,无人耕种,曾经肥沃的地里长满了野草,没过膝盖。

    田地的主人大多逃荒去了,要么就是躲避贼匪去了。

    一群群由饥民、逃役者、盗贼组成的乱军,在平原上流窜,他们不断的攻击沿途的村庄,抢夺百姓手里仅有的一点粮食,放火烧掉他们的房屋,毁掉村庄,然后逼迫一无所有了的百姓跟随他们一起。

    一个安稳的天下,应当是各安其位。

    士人管理天下,百姓耕种田,商贾通货四方,工匠打造器物,这样的天下才会安稳,才能富庶。

    可现在百姓不种地,士兵不守土,商路阻绝,城市困窘,这天下如何不乱?

    罗成很讨厌种种末世的景象,可他知道自己也无能为力,他唯一能种的,就是想办法多带些人去辽东,在那里为汉家,为中原多保留一点元气,为末世之时,守住汉家的东北疆土。

    路过一处渡口,一群虚弱的流民聚在那里,他们在烤着什么。

    义子棱阚道,“他们在吃人。”

    “我知道。”罗成表现的有些平静。

    “好像烤的是孩童。”

    “去问下,烤的是谁的孩子。”

    阚棱去而复返,“那些人易子而食,他们说已经好几天没有吃过东西了,还说孩子是已经饿死了的,因为不忍吃自己的孩子,所以跟别人交换而食。”

    “哎,易子而食,末世之象,给他们些干粮,让他们把些可怜的孩子入土为安吧,再告诉他们,若愿意随我们去辽东的,会有活路。”

    一袋蒸饼扔到那些人面前。

    “每人一个,敢多抢者,死!”

    王雄诞手提着长挝指着那群人喝道,这群人看着白色的蒸饼,眼里暴出光。可看到那些军将身上的铠甲和利器,又不安的舔着嘴唇。

    最后,有人大着胆子上前抓了个蒸饼回去,他没敢多拿。

    那个明光甲的小将军没有动他。

    于是更多人冲上前去捡蒸饼,有个家伙一时忘记了规矩,胆大多拿了两个,然后被王雄诞一记挝尾打翻。

    “警告一次,再有第二次,死!”

    一群人狼吞虎咽,一个蒸饼很快吃完,还盯着罗成他们。

    “还想吃?也行,把孩子埋了,跟着我们走。”

    一个干瘦的家伙道,“军爷,孩子们都是饿死的,已经烤熟了,埋了可惜了,不如带上吧。”

    只有饿极饿怕了的人才会这样说。

    可王雄诞却是长挝一指,“这是朝廷辽东节度使楚国公罗帅,跟着我们走,到了辽东有地种,有饭吃,有屋住,但得听我们的,把孩子埋掉。”

    一听那边的将军居然是罗成,这群人暗暗心惊。

    最后嘀咕了一会,还是决定跟着罗成走,毕竟,在这平原上游荡,根本找不到吃的,而城池里都有府兵和郡兵把守,他们流民是进不去的,也不会有人给他们施粮。

    几个妇人开始挖坑,她们的丈夫还在旁边说太可惜了,埋在这,估计也是便宜了野狗。

    “那是我们身上的肉,是我们的孩子啊。”一个妇人痛哭道。

    “我知道是我的孩子,可只能怪他投错了胎,选错了时间,其实这孩子命还算好的,他大姐十个蒸饼卖给了运河船上的人牙子,他二姐,三斤粮卖给了前面赵庄的地主,还有他爷爷,直接饿死了·······”

    “别说了。”

    妇人心痛的道。

    汉子说着也忍不住落泪,“孩他娘,等过了这一劫,咱们再生过,只愿这娃早点去投胎,再投一个富贵人家吧。”

    “跟着这位大帅,真的能有蒸饼吃吗?”

    王雄诞看的心里十分不是滋味,他想起自己曾经流浪做乞丐的日子,若不是碰到义父收留他们,他现在说不定也跟那个孩子一样,早成了哪个乞丐饥民的腹中餐了。

    “走吧,我们大帅的话,向来言出必行。”

    罗成在河间郡追上了大队伍。

    此时,这支庞大的移民队伍又壮大了几分。

    原本三万多人,再加上剿灭高鸡泊俘获带来的十万多人,然后还有一路上听闻罗成承诺辽东未来的许多流民,也纷纷赶来。

    河间城下,移民队伍扩大到了惊人的二十万众。

    段达忧心忡忡的对赶来的罗成道,“不能再接收流民了,这么多人,无法安置。”

    “现在每天喂这些人就得两千石粮,他们还总喊吃不饱,人太多,走的又慢,等我们走到辽东,估计还得一个月,一天两千石,到达辽东城下,就得六万石粮,天啊,我们根本没有这么多粮。”

    罗成讨厌这个段姥,自从他被张金称击败,并被送了个外号段姥之后,现在罗成的手下也暗里喊他段姥。

    “我们从高鸡泊不是弄来很多粮食,另外还有沿途各地郡县官府以及地方豪强大户也给我们送了不少,难道也不够?”

    段达不舍的道,“那些粮食凭什么喂这些烂民。”

    “烂民也是民,他们是大隋的子民,辽东更需要他们,从今天起,青壮男女口粮增加到一升半,少年和老人等依然为一升。”

    “还要增加?天啊,有粮食也不是这样浪费的。”

    罗成却不理会他的跳脚,而是转身对魏征道,“我们得加快度了,让青壮每天行路八十里,少年和妇人们随后,一天行军六十里,至于老人孩子们一天行军四十里。”

    “要拉开来走吗?”

    “嗯,让这些青壮先赶到辽东去,既能节省点路上口粮,同时还能赶紧过去准备春耕,不能错过了这个春播,能种多少种多少。另外,还可以提前赶建屯堡房屋,以免后面的老人孩子妇人们到了后无处居住。”

    “还是大帅想的周到,我这就去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