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隋唐大猛士 > 第586章 义军崛起
    猛虎下山,势不可挡。

    罗成在这里等了半天,以逸待劳,为的就是这千钧雷霆一击。

    张金称的几万人马,已经厮杀半天,此时更是追的步卒分离。做为一名贼匪,不是河北贼匪,能称为河北三雄之一,张金称还是有些家底的。三万贼军中,有马之贼足有五千之众,虽不敢说皆是精骑,但也确实都是马贼。

    可是这支已经为疲兵的马贼,却眼睁睁看着罗成率军猛虎下山般杀到。

    看着遥远,可转眼就已经冲杀到近前。

    张金称瞪大眼睛。

    他想停,可后面的马贼却还在不断前进。

    他想往两边跑,可两边已经有官军围了过来。

    他只能被后面的马贼推着往前,一直把他送到了那高高飘扬的罗字旗下。

    身披金甲的年轻大将手持着一杆马槊,似乎比一般的马槊要大一些。

    难道他就是罗成?

    罗成纵马而过,长槊借着战马的冲力,在他腋下如龙出水,狠狠的刺中了张金称的胸口。罗成松开手指,任马槊在他掌心里滑动。

    巨大的冲击力让长长的槊锋直接到底,然后被留情节挡住。

    而罗成再次握紧了马槊。

    巨力推动。

    张金称被马槊从马上挑飞起来,马槊杆微微弯曲,然后出一声爆响。

    猛的弹开,挺直。

    百多斤重的张金称连人带甲被猛的弹了出去,半空中带出一蓬鲜血。

    尸体坠落,被马踏如泥。

    一击刺杀贼张金称,罗成在马上喘了口粗气,巨大的冲击力也震的他不轻。

    “挡我者,死!”

    无数白马义从纷纷喊道,“挡我者,死!”

    罗成的白马义从是一支轻骑,但轻骑兵按作战的形式,也分为两种。一种是以弓射游骑为主的弓骑兵,比如草原上的部落骑兵,便都是这种轻骑兵为主。突厥号称四十万控弦之士,便多是弓箭轻骑,他们做战方式就是以骑射为主。

    而另一种轻骑兵,便是以长矛马槊等长兵器为主,实行冲击做战的冲击骑兵。

    这种骑兵,最早是在汉武帝时产生的,在此之前,汉人与草原部落骑兵交战,经常难以战胜。哪怕飞将军李广骑射无双,可他带的骑兵却总打不赢匈奴弓骑兵,自己还曾被俘虏。

    后来卫青和霍去病训练统领一支新式骑兵,他们舍弃短剑弓箭,而是披甲执矛,交战之时,直冲敌阵,突入敌中,近战博杀。

    用这一招,卫青和霍去病经常大败突厥骑兵。

    而正是这种突击轻骑的产生,所以到了魏晋南北朝时,便又兴起了重装骑兵,连人带马都披铁甲的甲骑具装便能抵抗这种突击骑兵,而且还拥有了对步兵无比的突击效果。

    而在甲骑具装兴起后,又产生了马槊这种极具破甲能力的马上兵器,并且骑兵们开始大量装备铁锤、铁鞭、铁锏这种钝器,专门破厚甲。

    罗成身边的这百骑义从,尽为突击轻骑,而张金称的那些马贼,连真正的轻骑都还算不上,不过是有马的马贼而已。

    当他们被罗成率突击轻骑突入阵中时,便只能被无情的穿透、切割、屠杀。

    三万贼匪之的张金称都被只一个照面就杀了,被轻骑马踏成泥。

    他麾下的那所谓五千骑兵,此时也不过是个笑话。

    窦建德带着一众兄弟停了下来。

    大家喘气吁吁,刚才狼狈奔逃的时候,不少人心里都在骂娘,一度怀疑罗成是要借刀杀人,让他们两败俱伤才出手。

    此时回头看罗成率部冲杀的气势,无不震惊。

    “天啊,这罗成真是天神下凡吗?他只带着几千人马就能一下子冲溃张金称。”

    “冲溃算什么,你没看到吗,张金称一个照面就被罗成斩于马下。”

    “斩了?没有吧,我没看到。”

    另一人道。“我看到了,真是一个照面就斩杀了,罗成的马槊把张金称都捅上了天,估计死的不能再死了。”

    窦建德跟一群兄弟们怔怔的看着那边战场。

    王伏宝、范愿、董康买、曹湛、高雅贤、王小胡、刘雅·······

    “想不到罗成如此之猛。”

    王伏宝撇嘴,“想当初我跟大哥在辽西投罗成,那时罗成麾下不过也就一团人马,可却能硬战数千高句丽军而不败,从那时起,罗成就已经勇悍名传三军了。如今的他,更不可同日而语,几乎一人灭掉高句丽的狠人,杀一个张金称,真跟杀鸡一样。”

    窦建德长叹一声。

    “张金称死了,高鸡泊也彻底完了。”

    这一刻,他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罗成率白马义从已经杀穿了高鸡泊马贼军阵,调转马头。

    被他们冲透的马贼一片混乱。

    尤其是张金称阵前被杀,更是引的他们惊惧万分。

    而杨善会率兵从两侧夹击,更是让这些人惶恐不安。

    “乌合之众!”罗成摇头。

    “是啊,乌合之众而已。”尉迟亮哈哈大笑。

    可罗成却没笑,也笑不出声来,张金称这样的贼匪固然不过乌合之众,可问题是,现在大隋的中原天下,这样造反的乌合之众太多了。

    多如牛毛,数不胜数。

    烽火遍地,反贼无数。

    官军再强又如何,剿之不尽的贼,杀之不完的匪,当贼匪如此之多的时候,这已经不是他们身为军人能够围剿的了的。

    天下大乱。

    国将不国。

    可惜皇帝杨广到此时都还没有注意到,或者说没有在意过,他还想的是夏天去河东临汾宫避暑,秋天去塞外跟始毕可汗炫耀武力。

    不知民生,不顾民苦。

    尉迟亮瞧了一眼那边观战的豆子岗军,窦建德的四千步骑,此时大约还有一半,也算是损失惨重了。

    “大帅,要不要把豆子岗贼军一举剿灭算了,这些该死的贼匪,没一个好东西。”

    罗成却是叹了一声气,“算了,他们是来助阵的,我若反手灭了他们,岂不让天下人耻笑无信无义?再说,既然窦建德还不曾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们反正只是过路,又何必多管闲事呢。”

    反正这天下已经大乱了,滥杀无辜残暴不仁者方为贼,而其它人,已经可以称之为义军了。

    义军已经崛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