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隋唐大猛士 > 第582章 长乐王
    王伏宝虽然穿的跟个乡绅地主似的,可罗成却很清楚,这位曾经的老部下,如今可是河北三雄之一的长乐王窦建德的麾下大将。

    窦建德如今可是称雄河北,雄霸豆子岗,据说麾下精锐步骑八千,拥众十余万。

    而他罗成却是朝廷大将。

    一个草寇反贼,却来给他送三千石粮草,确实耐人寻味了。

    罗成看向杨善会,毕竟窦建德如今所据地盘,横贯平原和渤海二郡,杨善会是平原郡太守。

    杨善会有些无奈的对罗成悄声道,“既然他肯送,楚公不如收下。”

    “你们这倒是和谐一家人了?”

    不算和谐一家人,但事实确实有些复杂。

    王伏宝敢公然出现在杨善会的面前,来给罗成送粮,确实是他们跟杨善会达成了一些暗里的协议。

    表现上,当初窦建德在诸反王围攻平原郡时便已经反正归降朝廷,所以上次罗成用他为向导先锋灭豆子岗诸贼后,不但没把他顺手灭了,事后还分了些粮食给他。

    窦建德在那一次后,也看到了这样的好处。

    于是杨善会接任郡丞之后,他便主动与杨善会接触,表达了自己愿意协助剿匪的意愿。当然,明面上是接受招安,可事实上他依然还是盘踞在豆子岗。

    杨善会一开始也不答应,可打了两仗后,打不赢窦建德,最后只好达成暗里协议。平原郡官兵与窦建德互不相犯,甚至两人还暗里合作,一起联手打击平原郡以及周边的其它各种贼匪。

    互通消息,联合做战。

    在他们这种神操作下,一黑一白,可谓战果丰盛。

    剿灭的贼匪一伙又一伙,然后杨善会的政绩自然非常漂亮,也保了平原郡的地方安稳。至于窦建德,当然也有许多好处,高士达败亡后,他手里本来就几百人马了,可靠着这一手,他短短时间里,已经迅的扫清了周边各路,很快就成了黄河北岸最强的一家。

    反正到现在,窦建德约束手下,确实没攻过平原郡的一座城池,他主要就是打其它的反军,靠黑吃黑展壮大,一面则又垄断豆子岗的制盐贩盐,大其财。

    甚至他还通过杨善会,把豆子岗的盐贩卖出去,让杨善会也在其中赚了一笔。

    所以说,虽然如今窦建德自号长乐王,可杨善会却始终不曾出兵打过他,两边保持着极微妙的这种合作关系。

    罗成听杨善会解释完,也不得不惊叹,居然还有这种骚操作,这窦建德还真是聪明。

    也不能说杨善会就通贼,毕竟如今地方局势太乱,到处是贼,现在他跟窦建德合作,把那些小股的乱匪平定了,也是功绩不小。

    毕竟窦建德现在不扰民不攻城,而那些小股的贼匪却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至于窦建德这样的枭雄,时间一久,肯定是大患,但杨善会也没办法。

    他手里就那么点兵马,顾此难顾彼,能保住现在平原郡的安稳,都已经非常不易了。而且他也比较同情那些流民百姓,既然窦建德网罗了十余万百姓,都安置在了豆子岗里,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罗成招手。

    王伏宝大步上前。

    “老王啊,你们兄弟几个以前跟我在辽西的时候也是表现很勇猛的,也与我并肩战斗,一起流过血受过伤。如今你们在豆子岗,虽然看着不错,可终究不是长久之事。我也念你们没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念以往旧情,不如你们就接受我的招安,带着豆子岗里的这些百姓,一起随我去关外辽东如何?”

    “别的不管说,但只要你们肯去辽东,到了那边,我保你们一个鹰扬郎将的正五品之官!”

    王伏宝对罗成拱手一拜,“多谢大帅还肯记得我们这些旧部,也愿意给我们出身。只是我等破家之人,早就已经对天明过誓言,此生都不再为隋兵,不再为隋官。多谢大帅抬爱,还请恕我们不识抬举之罪。”

    罗成见他模样坚定,也明白劝不了,也就一笑而过。

    对于窦建德和王伏宝这样的人来说,当初落草造反,那是无奈之举,但凡有半点余地,他们都不愿意走上这条路,就如当年孙安祖高士达他们跑去豆子岗高鸡泊为贼,可窦建德却始终没离开漳南,一直做着他的县郡兵校尉,直到最后被官军杀了他全家,他才无奈落草。

    而如今,经过这么久的奋斗,窦建德已不是当初的那个他了,他手下有八千兄弟,有十万人口,当上了长乐王,再不受别人指使,逍遥自在,又如何还愿意再回到罗成麾下呢。

    别说罗成只肯给一个鹰扬郎将,就算给他虎牙郎将他们都未必愿意。

    “本来窦大哥也要来的,只是家里事多繁忙,一时不得空。”说完,王伏宝一挥手,自有手下又推上来一车东西。

    “这里面是点金银,就送给大帅为路上盘缠,另外粮车那边,我们还准备了三千斤盐。”

    罗成笑笑,伸手拍了拍王伏宝,“你们有心了,虽然你们走到今天这一步,也是无可奈何,可是我还是得劝你们一句,你们今天这路还是歪的,十分危险。希望你们以后能够莫扰民,莫做伤天害理之事。”

    “还有,若真有一日混不下去了,记得来辽东找我,我始终还记得你们这些老兄弟的。”

    王伏宝大为感动,“谢大帅。”

    三千石粮食和三千斤的盐,以及三百两的黄金,罗成都收下了。

    王伏宝带着复杂的心情,最后还是离去了。

    杨善会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对罗成道,“罗帅,他们终究是贼,早晚有一天,我们还是得兵锋相见的。”

    罗成拍拍他的肩膀,“你心里明白就好,另外,做为地方郡守,你最大的职责还是守土安民,对那些烧杀掳掠的害民之贼,得坚决打击,优先剿灭。”

    白马义众的副统领尉迟亮对罗成道,“要我说,何必跟这种反贼念什么香火之情,咱们直接杀进豆子岗,彻底荡平他们算了,也免得被有手之人拿着当话柄来攻击大帅。”

    罗成却只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