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隋唐大猛士 > 第573章 长孙有女初长成
    罗成听到回来的三娘说事情已经谈好了,一开始还没明白是哪件事情,等她说就是长孙家姑娘的事情时,他才回过神来。

    “你还真去谈了?”

    “你不没反对吗,你不吭声我就当你是默许了。”在李三娘看来,当初二弟跟长孙家姑娘虽没有明订婚约,可也是有过口头上的商议的,现在李家不打算娶人家姑娘了,这个事情终究是理亏。

    所以若是让丈夫纳了长孙,这倒不失为一举两得的事情,既帮世民解除了一个小麻烦,也讨好了丈夫。再说,她跟长孙氏本来也相识,如今楚国公后院里,大妇单娘子现在把身边人红线和林氏姐妹都推到丈夫床上,算是拉拢她们三为助力。

    而崔氏也一直在谋划着什么。

    李秀宁虽不喜欢与她们争风吃醋,可如果长孙氏进来了,不说与她们争斗,起码院里也有个能说话之人。

    “可我听说长孙姑娘才十三岁啊?”

    “过完年已经十四了,而且已经来天葵了。”

    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女孩一旦来了月事,那便算是已经成为女人,也就意味着能嫁人了。

    这也是许多姑娘十二三岁就嫁人的原由,再晚点也是十四五岁就嫁人,如果过十六岁没嫁人,都算晚婚。要是过了二十没嫁人,那绝对是老姑娘。

    长孙无垢今年十四,这正是女人含苞待放,最美妙的年纪,再过几年,这花全盛开了虽美丽,可也即将凋零了。

    回神的罗成自嘲一笑,当初他听三娘说要为她纳长孙的时候,他只是觉得是个玩笑,不成想她还真去弄了,还弄成了。

    “长孙的母亲高氏已经同意了,长孙的舅母鲜于氏也同意了,对了,他兄长长孙无忌也同意了。还有,我已经跟他们家商议好了,明天他们就把人送过来。”

    “明天?”

    “对啊,只是纳妾,又不是娶妻,又无须三书六礼的,挑个不错的日子,然后用花轿抬着过来就是,长孙家这几年日子不好过,所以也不会有什么嫁妆,我已经说了,这个都无所谓的。不过纳妾之资我们还是会给的,说好了是给一百万钱,再加两间洛阳东市的铺子,以及城外的一块三百亩的田庄,这个不算薄了。”

    李三娘办事还是非常爽利的,三下五除二,事情已经妥当了。

    纳妾跟娶妻有极大的不同,总的一句话,纳妾又称买妾,所以礼节方面简单的多。

    甚至无须婚礼仪式,只要立个纳妾契约就行。

    说白了,妾是纳,是买,是花钱的。

    罗家也确实花了钱,一百万钱,两个铺面,三百亩地,这个钱没少花,甚至都能称的上出手阔绰了。

    对于现在家境困窘的长孙家来说,这确实是不错的。

    观音婢进楚国公府,这笔娉礼不但大大缓解了长孙家的经济困境,而且还让如今已经成年的长孙无忌有个依靠,能够借罗成之力入仕为官。

    “我一直以为你之前是开玩笑呢。”

    李秀宁盯着丈夫,“不管你这话是真的还是假的,都不重要了,现在长孙家已经应下这事,明天人就送进门来了,你总不会现在还让我再去一趟长孙家,就悔约吧?”

    “好吧,我只再问一句,长孙姑娘是真心自愿过来吗?我这人,不想做仗势欺人之事。”

    “我李秀宁也不是那种仗势欺人之人。”李秀宁有些不高兴的道。

    “好了,我信你。”

    ······

    第二日。

    没有隆重的排场,也没有喧哗的鼓乐,更没有豪门嫁女的十里送妆。

    长孙无垢坐着一顶花轿,在日落黄昏时由哥哥陪着悄悄进了楚国公府,走的是侧门。

    在楚国公府的西厢院房里,长孙无垢呼吸紧促,小心的打量着这个陌生的房间。

    房间一切都是新的,新家具新被子。

    被褥床单还有床帐全都是大红色的,上面还贴着红喜字。

    坐了许久,也没有半个人来。

    她起身,走到梳妆镜前。

    桌上摆着一面很大的铜镜,她知道,光这面镜子只怕能值上几十贯钱。镜子打磨的极为光滑,能把人照的十分清晰。

    她看着镜中那个梳妆的女子,有些陌生。

    还有些稚嫩的脸上,涂着胭脂腮红。

    一头青丝已经盘起,梳了个坠马髻,上面插着母亲送她的金钗,还有舅母送她的鲜花。

    门吱呀一声打开。

    罗成推门进来。

    一个婆妇在面道,“长孙娘子,是公爷来了。”说完,就把门又关上了。

    长孙无垢立时觉得呼吸紧促起来,心扑通扑通的跳的厉害。

    她小鹿般的打量着这个刚刚进来的公爷。

    大隋楚国公、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左屯卫大将军、忠武军节度使,这一连串的官职很响亮,她做为关陇将门之女,对这些自然是很清楚份量的。

    每一个都无比沉旬,当年他父亲为几朝辛苦,都不曾达到这样的位置。而罗成,不过是个比自己兄长大两岁的年轻人,却已经坐到了这些位置。

    她听过许多关于罗成的故事,比如她是如何起身于草根,是如何征战于辽东,如何扬威天下,成为如今最炽手可热的战神的,这些都是兄长告诉他的,兄长是他狂热的崇拜者。

    她曾经在听说罗成在辽东杀了不下十万高句丽人时,想象着他定是个高大而又凶狠的家伙,一定是铁青大脸,尖嘴猴腮,须如钢针,一双眼睛又大又圆的。

    可此时看着罗成,却现他一身长衫,却十分的儒雅,好像就只是一个读书的士子。

    难以想象,他居然是在辽东威名赫赫的忠武王。

    长孙无垢以前见过李世民,还见过多次,曾经她以为,自己长大后会嫁给李世民,因此想象过以后婚姻的样子。

    可是此时,才现,罗成居然比李世民还儒雅,甚至他那一笑,很温柔。

    而且,他样子也很好看,比李世民好看。

    特别是,在他身上,她能感受到他的成熟与温柔,比起李世民那跳脱飞扬,长孙突然觉得一阵无力。

    罗成看到长孙的时候,觉得这就是个小萝莉啊。

    眼睛大大的,脸还未长开,有点娃娃脸,十分可爱的样子。

    尤其是那双眼睛,大大的瞪着自己,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不过,这也太嫩了,哪能下的去手,摧残这还未绽放的花骨朵呢。

    “怎么,看到我的样子很失望吗,还是后悔了?”

    “如果你后悔了,我也不拦着你,你可以回去的。”

    长孙无垢轻轻一笑。

    “我以前听过你的许多传闻,说你杀人如麻,在辽东有杀神、人屠之称,还以为你一定是个凶神恶煞之人呢,想不到完全不是这样子。”

    “我确实杀过许多人,但我并不是嗜杀之人,我杀人,不过是为了更多人的安宁。”

    “我信你。”长孙道。

    “你真不后悔来楚国公府吗?”

    “来之前还不确定会不会后悔,但现在不后悔了,你觉得你人挺好,人会说谎,可眼睛不会,你的眼神,我相信你。”

    罗成摇摇头,真是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啊,居然仅凭面相就相信一个人。

    “既然不后悔,那你就留下,以后呢,在府里有什么事可以找三娘,她会照顾你的。”

    长孙无垢点头,“知道了,我来铺床。”

    罗成无奈道,“你都还没育完成呢,我晚上还是不在这住了。”

    长孙低头瞧了瞧自己,“你嫌弃我吗?”

    “不是,只是,等你再长大一些吧,女人年纪太小,身体还没育长成,万一怀孕,到时生产的时候,很可能会难产,甚至说不定会没命,我不想等到那个时候我得做保大还是保小的决定,更不愿意到时后悔,所以再过几年吧。”

    长孙没料到他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愣愣的说不出话来。

    “真不是嫌弃我吗?”

    “当然不是了。”

    罗成转身欲走,长孙叫住他。

    “你可以晚点再走吗,我想跟你多聊会。”她有些羞怯的道。罗成笑着转身,走到她身边坐下,结果她有些不安的扭着身子往旁边移了一点。

    罗成哈哈一笑,低头就亲了她一口。

    “骗子。”

    “什么?”

    “你不是说过几年吗?”

    “我是说过几年再生孩子,可亲嘴又不会怀孕。”罗成一脸无辜。

    “亲嘴真不会有小孩吗?”

    “当然不会了,你难道连这个也不知道?”罗成一脸惊讶。

    长孙扑哧一笑,“当然知道了,我逗你玩的。”

    罗成哈哈大笑,不料这个小萝莉居然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看我怎么收拾你,敢耍我。”

    罗成一把将她抱过来,反身按到自己腿上,对着她的屁股就是几巴掌。

    “哎呀,以后再也不敢了。”小萝莉一脸可怜巴巴的样子求饶道。

    “好了,放过你了,我先走了。”

    罗成转身出门,站在门口长吁了几口气,再呆下去,他真怕自己控制不住了。

    他刚才甚至在想,是不是要弄点羊肠套了,现在想想,实在是太可耻了,怎么能对那么可爱的小萝莉下手呢,怎么也得再养几年长成才行啊。来到这里转眼已经好些年,他觉得自己的思维方式似乎也越来越土著了,对于纳妾对于女人,似乎跟土著越来越没区别了,或许这就是潜移默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