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隋唐大猛士 > 第569章 封疆大吏
    大业十年正月。

    皇帝下诏,在郡之上增设道一级,将天下划分为两京三府十三道,每道设安抚使统行政财税,设观察使掌监察司法。又在边疆五道设立节度使位于安抚之上,统兵镇边,同时派出府兵常驻轮戍。而在其它边道,还设立了八个都督兼太守以统边兵。

    “恭喜楚公!”

    王世充一大早就跑来楚国公府,胖熊般的身子扭动着。

    “也要恭喜王安抚使。”

    王世充一脸殷切,“那都是楚国公提携,否则我也未必有机会,不论如何,世充定不会忘记这个恩情。”

    罗成看着这个家伙,其实他并不是真心愿意推荐他为江南安抚使的,只不过他清楚皇帝也已经有此意,他不过顺水推舟罢了。他举荐不举荐都一样。

    江南道可是一个大道啊,若只论地盘大小,估计能称第一。这次朝廷划分的道,都是以山川形势为主要依据,比如这江南道,便是把整个长江以南都几乎纳入其中。

    从遥远的东海之滨的吴郡、丹阳,再到西南夜郎郡,其地盘之广,堪称此时天下第一。整个江南郡把江西、湖南、浙江、福建四省全包括进去,另外安徽、江苏、湖北三省的长江以南部分,还有贵州的北部,都在其中。

    与岭南道合起来,便是半壁江山。

    不过此时天下重心在北方,南方之地,也就是沿江一线算是开化一些,如福建、贵州此时都还十分偏远落后,浙江江西湖南的南部山区,也多是土蛮居住。对朝廷来说,地方广算不得什么,得人口、土地、经济展,才行,因此巨大的江南之地,就整合为一道。

    此时江南展最好的地方,也就是长江中下游南岸的那几个郡而已,不过王世充这次也确实算是火箭升迁。

    他原本只是江都郡丞,上次升任通守,这次直接飞升安抚使,从这可以看出这个家伙拍马屁的本事,另外他带兵也确实有一手,尤其是够狠,杀起民军来,那毫不手软,甚至还采用诱降的办法,诱降再杀。

    无比的言而无信,这种人,罗成不敢深交,但也不打算去阻拦他,几句话打了王世充。

    罗成自己如愿以偿的坐上了节度使之位,辽东和朝鲜两道合二为一,他掌十一郡之地,统五万之兵,虽然朝鲜那五郡暂时还未拿下,但未来肯定是要拿下的。

    唯一不足之处,就是兵马还太少了一点。

    不过可以展郡兵弥补一下,只是现在大问题是人口不足。

    刚才王世充过来,罗成也只跟他谈了一件事情,就是希望王世充能够把江南那些参与叛乱谋反的,那些为贼作匪的,那些饥民流民,都给他送到辽东去。

    王世充一开始也不太愿意答应,后来见罗成强烈要求,便勉强同意了。这家伙,以前是江都郡丞之时,对江南的人口当然无所谓。可现在他成江南安抚使了,立马就不太愿意把人口送出去了。

    毕竟对一个安抚使最大的考核,便是人口。

    不过罗成说服他的理由倒也简单,那就是现在江南叛乱此起彼伏,江南地盘这么大,王世充也是顾此不彼,所以把那些不稳定份子送去辽东,对他也有好处。比较,比起地方人口增长来,地方的安稳更重要啊。

    如果人口增长不够,顶多是考核评价扣分,可如果地方闹的太厉害,他这个安抚使可未必能做久。

    当然,罗成也没让王世充白帮忙。

    他答应安东道与江南道合作,王世充把这些不稳定的百姓交给安东道,而罗成呢则借着安东道这边的畜牧业达,向江南道出售牛马,以助江南道的农业展。

    双方算是互惠互利。

    罗成拿着支笔在一张纸上描绘着关外的地图,山与海之间的临渝关外,那片海东之地。

    一条条大河,一片片高山,还有那起伏蜿蜒的海岸线。

    其实关外的安东道也很大,尤其是安东道还有无限的向外扩张的可能,辽河之北还有嫩江。鸭绿江之北,也还有松花江,就算不深入到黑龙江,可就是松嫩平原,也足够广阔和肥沃了。

    现在节度使位置也到手了,下一步就是想办法建立一个新的驻军防御体系。在关外要把重兵主要驻扎在与高句丽人交界之处,其实原来高句丽人的山城防御体系就不错,大山城设军镇,小山城设军堡,再小的堡垒则设为戍堡,分驻兵马。

    同时大力开展军屯,另一方面也展开民屯,把那些迁来的百姓聚居点,建立为一个个的屯堡,编练青壮为乡勇,若敌人来袭,可以据屯堡而守,待驻军来援。

    只要能站的住,用不了多少年,他罗成就能把整个辽东拿下,甚至向北移民拓荒。

    “喝点汤吧,看你在这写写划划大半天了,不累吗?”

    李秀宁为丈夫煮好一锅鸡汤送来。

    汤香浓郁。

    “谢谢。”

    “谢什么,应该的。”李秀宁把汤碗递到丈夫手里,然后帮着丈夫揉捏肩膀。

    “想不到你手艺不错,汤炖的香,这肩膀也揉捏的舒服。”

    “谢谢夫君帮我父亲。”

    李秀宁已经听父亲说过,这次设道置使,本来他是要被从江南调回京的,结果有罗成和萧瑀帮忙,让他做上了江淮安抚使的位置。

    “你父亲在南边呆的还习惯吗?”罗成问。

    “不太习惯,父亲说江南天气太潮湿闷热,尤其到了夏季酷暑难耐,上半年又潮湿。冬天还特别的冷,而且那边人多说吴语,他一点也不习惯,他其实更喜欢关中或洛阳的气候。”

    罗成笑笑,“怎么,你父亲不太满意江淮安抚使的位置,难道他想当关中安抚使或河东安抚使?”

    李秀宁摇头,她昨天去见父亲,跟父亲聊了很久。其实李渊到现在还在忧惧,旧关陇贵族如今日子越来越艰难,尤其是李家还顶着八柱国家的名头,更难过。在江南时,李渊几乎什么政务都不理,每天就是跟江南的那些士族名流一起喝茶清谈,江南平乱都交给了王世充等人,地方政务,更是几乎由地方自治了。

    李渊想回关中,可也记得罗成跟他说过的话,莫让皇帝猜忌,因此提都不敢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