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隋唐大猛士 > 第565章 罗艺镇岭南
    今日五更

    将宇文述踢到云南去,把宇文化及扔到敦煌去做戍卒,罗成心里总算舒坦了一点。

    虽然没能搞死宇文家,可皇帝一心护着,能有这结果已经不错了。

    不过罗成心里倒反而有点希望宇文述能在云南站住脚,甚至是能够稳定那里了。毕竟云南这个地方,自古以来,就因为距离中原的政治文化经济中心过于遥远,再加上地理地势的复杂,所以一直都游离在中原王朝的边上。

    当地人自给自足,男耕女织,虽说落后,可倒也逍遥自得。

    加之,一直以来他们也没出什么像样的人物,对于中原王朝也大多是建立较松散的那种依附臣属关系,所以倒也自在。

    直到汉武帝时,当时这位汉武帝一直想要打通往西域的通道,在河西受阻后,便想着向南打一条通道出来,经天竺去与月氏国联系,然后一起干匈奴人。

    为了这个战略计划的实现,汉武帝开始派人深入云南,并在云南的大理地区设置了叶瑜、云南、邪龙、比苏四个县,属益州郡管辖。

    从西汉到东汉,基本上中原都是如此,虽然当年汉武帝最后南下印度的计划失败,可中原王朝却从此也算是进入到了云南地区。

    东汉末年,群雄割据,对云南的控制便更加下降,云南之地,也开始有一些夷帅展起来,也有一些汉人豪强大姓也慢慢起来。

    所以到了北周之时,云南尽管一直都在当时的王朝版图之上,可实际上也就是地图上宣示下主权而已。

    到了隋朝之时,云南之地出现了一个比较强大的家族,爨(net)氏,地处南宁。

    这个爨氏,其实本身也是来自于汉族,算是汉族官员在当地展起来,经过几百年的时间,慢慢的就西南化,成为了当地的大豪强,反被称为南蛮。

    这种情况其实很普遍,尤其是在南方,不管是在岭南地区,还是在越南地区,或是在云南甚至是川西,太多太多。

    汉家豪强过去,借着中原王朝的背景,依靠着比较先进的技术,然后又善于与中原通商,于是慢慢的就强大起来。再加上与当地的那些土人头领等通婚联姻,慢慢的自己也就融入进去,甚至最后成了一方领袖。

    比如说此时岭南的冯盎家族,冯家本来是北燕皇族,后来北魏灭燕,北燕王族一支便逃奔南朝宋,宋将他们安置到岭南,授为刺史。冯家在北方时,已经算是跟汉通婚汉化过的,到了岭南后,又积极跟当地的俚人冼氏通婚,经过数代的通婚联姻之后,冯家便成了岭南东部第一豪强。

    当代冯家家主冯盎还跟杨广去东征过高句丽,并且做到了左武卫大将军之职。

    此外岭南的另两大家族宁氏和陈氏,也都是早年南下的汉人豪强。

    云南的爨氏其实也跟岭南的冯宁陈三大豪强一样,都是这么来的,只不过云南这个地方更偏一些。

    在隋开国之初,

    爨族领爨翫便接受了招抚,还被授为昆州刺史,可没多久,他就叛变了。

    叛变原因就是中原对云南根本是鞭长莫及,没有那个控制能力,却还总要指手划脚,甚至要求多多,爨氏自然就又叛乱了,自己当老大多爽,何必给你当小弟。

    后来文帝派出了大将史万岁前去平乱,破爨氏三十余部,俘两万余人,于是诸爨大惧。

    爨氏只得再请降,这家伙也聪明,直接以大量金银财宝行贿史万岁,然后就被史万岁放虎归山,于是他第二年又叛了。

    后来朝廷另派杨武通率兵前往平乱,再次俘获了爨翫及其子爨宏达等,并将他们押往长安。

    这两次叛乱以及平定后,爨氏的领袖被灭,爨氏遭受了致命打击,势力有所缩减。

    可没几年,文帝病逝,杨广继位,可刚继位的杨广忙着平兄弟杨谅的叛乱,后来又忙着对付吐谷浑等。

    倒是把这云南给忽视了,大业三年干脆撤掉了总管府,然后算是放弃了云南之地。

    在云南更南之地,则还有濮部,也称为缅国,他们是哀牢族一支,也是自云南走出去的,此时在澜沧江和怒江流域居住生活。

    其实早在魏晋之时,当地汉人豪强形成的大姓,和土人夷帅之间的争斗激烈,互相兼并,但到了后来,便只剩下一个爨氏大姓集团。

    他们盘踞南宁,只是在形式上对中原王朝奉正朔,实际是在地方闭关自守,巩固势力。

    再后来,爨氏也分成了两爨蛮,分为东爨和西爨。

    爨氏窃据一方,朝廷遥授他们刺史太守之位,世代相袭,延袤两千里。

    眼下被隋朝称为南中地区的云南,比以前更乱,没有了爨氏的一家独大,现在各地是部落支离,领星碎。

    滇东的西爨白蛮,和东爨的乌蛮各不统属,互相征战,内斗不停。

    而在洱海边,六诏部落也相继开始崛起。

    在南中地区,千百年来的传统,就是各部经常互相进行掠夺性战争,长年这样打来打去,使得根本难以展,全损耗于内斗之中了。

    罗成提出把宇文述调去南中,倒也符合皇帝的心思。

    在大业五年平灭吐谷浑,大业九年又平灭高句丽这一东一西两大威胁之后,皇帝现在正愁没敌手呢。

    当年被迫放弃了南中地区,现在正好可以再去收回来。

    趁着眼下南中各部混乱之际,正好出手,绝不让他们再斗出个老大来独霸一方。

    罗成的提议也其实是从罗艺那里早知道了皇帝最近的一些调查和商议内容,所以才顺势提出。

    他甚至为向皇帝提出。

    “要控制南中,那么关键还在于得有一条交通要道,这条路即是进军之道,也是维持统治的命脉。”

    “你有合适的路线参考吗?”皇帝问。

    “陛下,如果按传统的办法,从蜀中的沪川修路进南中,不但要翻越的路太遥远,而且山路难行,尤其本身中原到蜀中就已经路途遥远且难行,这条路太远太难行,并不合适。”

    “臣以为,不如自岭南的交趾郡修一条路到南中地区,从交趾经步头至昆州,然后向北修路到蜀中南部的戎州,在昆州向东北可修路到巴汉的牂柯郡宾化。”

    “将来还可以从昆州把路向西修到洱海边的云南县去。”

    罗成的这条路线,其实就是调整了顺序,传统上都是考虑从四川或是贵州进入云南,但罗成却提议从越南进入云南。

    主通道是在交趾这边,这样一来,既可以从6路走交趾、郁林、桂林这条路线,直接连通到湖南的湘江,也可以往东经交趾、郁林到南海郡,也就是后世的广州,往北也可进入江西的赣州,然后经赣江到中原。

    或者,直接从海上到达交趾。

    这样一来的话,以交趾为,则交趾到昆州的距离就大大缩短,这条路虽然依然达到千里之远,可比起从成都到昆州,或从重庆到昆州不但大大缩短了距离,尤其是路更好修。

    当然如果以交趾为修这条路,还有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能够大大提升朝廷对交趾这块南越之南疆土的控制力。

    “从交趾到南中,千里路上,每隔百里筑座城池,可以置县,每二三百里建一大城,可为军镇驻兵。二十里建一堡,既为驿站又为兵站,如此一带一路,可保证朝廷对南中地区的控制力不断增强。当这条千里之路的城堡真正稳固了,则整个南中地区也就稳定了。”

    从交趾开一条路到南中去,这还真是杨广没有想到的,之前他想的是从巴郡(重庆)到泸川(泸州)然后进入南中,然后从北边的协州、恭州往南到南宁州再到昆州然后往西到云南。

    这是条传统入南中道路,但更难走。

    “陛下,我建议这次重返南中,还可以带上爨翫之子爨宏达,朝廷可以任命其为郡守,利用爨氏在南中的影响,以诱诸部归附。”

    杨广越听越觉得兴奋。

    当初他废州改郡,甚至连南中地区的几个州都没改郡名,就是因为实际已经放弃了这一地区。

    “不错,把爨翫继续留在京,送他儿子爨宏达回南中。”杨广又道,“可以在南中设立东安、南宁、昆明、云南四郡,以宇文述为南宁太守,以爨宏达为昆明太守。”

    当然,君臣心里都知道,爨宏达这太守,也不过是隋军的一个傀儡而已,并不是真让他去当太守的,实际郡务还是会由郡丞执掌,但却可以利用爨氏在南中的巨大影响力,来收附各部。

    到时边拉边打,边修路边稳固。

    “据悉,如今南中地区最大的三个爨氏领分别是昆州的爨日进,和南宁的爨归王,以及云南的爨崇道。

    “可以按爨归王安东太守,爨崇道云南太守。”

    南中现在三个爨氏领,却只授两人为太守,而放爨宏达回去做昆明太守,偏偏不让昆明当地最强的爨日进为太守,这便是先拉拢弱的两家,打压最强的一家。

    各个击破。

    “朕想不到士诚你虽在辽东,却对南中也有如此妙策,好。”末了,皇帝望向罗艺,“之前爱卿说要请辞相,朕再三挽留你也不肯留,那朕便委你为交趾太守,兼岭南抚慰大使,负责交趾境内修路到昆明边界。”

    “朕知道你与宇文述不睦,但是这次希望你们两个能通力协作,一起把南中安定下来。”

    罗艺怔住,罗成也怔住了,本来是打算让罗艺去青海的,怎么现在绕来绕去,倒把罗艺给绕到交趾去了。

    这不对啊。

    可皇帝此时正在兴头上,一心在想象着要如何征服南中诸爨,根本没注意到罗成叔侄脸上的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