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隋唐大猛士 > 第561章 第一家族
    罗成的眼神突然充满杀意。

    他目光如电,狠狠的盯着前方。

    宇文述带着三个儿子居然来了,而且身上还穿着紫袍玉带,这是已经恢复官爵复出了吗?还挑在了这个正旦大朝会的日子。

    罗成一笑。

    罗艺扭头也看到了宇文家父子几个。

    “草。”

    暴脾气的罗艺爆了句粗口。

    罗成直接走过去,拦住了宇文家父子四个。

    宇文化及脸色有些苍白,骑在马上,一身绯袍,衬的他十分的娘炮。看到罗成出现,他眼中闪过惊惧的神色。他永远无法忘记在辽东的那段日子,回京之后也是花了许久才算慢慢遗忘。

    今天算是他头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没想到又碰到了罗成。

    “你想干什么?”

    罗成冲他呵呵一笑。

    “化及兄,好久不见,看样子精神不错啊?”

    “罗成,你别乱来,这里是天津桥前,皇城根下,百官都在这里呢,还有外番使节,你若是敢乱来,不会有好下场的。”

    罗成摸着宇文化及那匹高头大马,“化及兄,跟我说说,你是怎么跟皇帝求的情,居然没死,还又他娘的活蹦乱跳出现在我跟前的?”

    宇文化及脸色变幻,“罗成,这里可不是辽东,你休想再迫害于我。”

    宇文述一只左眼蒙着眼罩,他冲罗成道,“罗成,莫欺人太甚!”

    罗成转头瞧了这老头一眼,想不到皇帝第一心腹,现在也对他说这样的话,这种话不应当是别人对宇文述说的吗?

    “许国公,听说你很记仇,就算是十年二十年都不会忘记,恰好,我也是这样的人,我这人记性尤其好,别说一二十年,就算到死,我都会记得。”

    “你想怎么样?”宇文述问。

    这两月,宇文述算是人生最惨淡的日子,简直比东征兵败后那次除籍为民还惨,皇帝是真的冷了他两个月,哪怕儿媳妇南阳公主入宫为他求情,皇帝都不理会。

    今天终于得到旨意可以恢复官爵,参与大朝会,宇文述就低调老实了许多。

    哪怕罗成这般嚣张的拦着他们,他也没敢大怒。

    “放心,不想怎么样,就是过来打个招呼,告诉你们,我罗成想死你们了。”

    这话罗成说的面带笑容,可宇文述父子几个却听的心里直寒。

    “楚国公,之前的事情,虽有误会,但我儿确实冲撞得罪了楚国公,我今日就让他下马给楚国公陪礼道歉,这件事情就算了结了如何?”

    “若是楚国公觉得不够,那么老夫也下马给楚国公陪礼。

    宇文述摆出了低姿态。

    堂堂大业朝第一宠臣,居然在天津前无数官员的面前,说出这般委屈求全的话来。

    这话一出,倒是让不少官员觉得宇文述挺可怜,罗成有些过了。

    罗成呵呵乐了。

    他岂会看不出宇文述这阴险的一招,今天的事情若是传进宫,到时估计皇帝也会跟大家想的一样,觉得罗成得理不饶人,咄咄逼人。

    尤其是现在宇文述恢复官爵,毕竟还是宰相,罗成一个地方留守,却要逼一个宰相,这就过了。

    “陪礼?我可不敢当,我怕我今天受了你这礼,明天你又安排人刺杀于我呢。毕竟可是有前车之鉴,而且你们父子派人暗杀于我,那般证据如铁,都能无事,这般无后果的事情,估计你也很乐意再来一二回吧,反正就算没杀得了我,也不会有什么后果,不是吗,就算闭门思过停职一二月,那也是无关痛痒啊。”

    罗成一番话,却又让众人对宇文述父子的印象大减。

    刺罗一案,确实是铁证如山,罗成把各方面的证据都稳固了,虽宇文述反驳不承认,但大家都认定了这是事实。

    现在罗成一说,大家才想到,妈-的,宇文述父子才是最坏的人,玩不过人家,就下黑手要刺杀,这根本就是不按规矩来。

    如果大家按规则玩,那输了是没本事,可你堂堂宰相,进谗言陷害不成,却又派人直接行刺,这就太过份了。

    以后谁敢跟你宇文述玩,一言不合就派人暗杀,最关键的是暗杀不成就算事败,都还能无事,这简直是引起公怒的事情。

    罗艺这时也已经过来。

    “宇文老狗,你的左眼好了是吗,那咱们再打一回。”

    宇文述一见罗艺气势汹汹上来,也不由的怕了。

    这年头,玩阴的怕玩横的。

    “罗匹夫,你安敢如此!”宇文述又惊又怒,被生生打爆一只眼睛,这可不光是痛,还是耻辱。

    “你敢暗算我儿,我便敢打死你个龟孙!来吧,有本事就单挑,若是我被你打死了,我自己承担后果。”

    宇文述看到罗艺真的开始撸起袖子来,不由的慌了。

    罗艺这个莽夫,上次在皇帝的面前,都敢打爆他的眼睛,现在他要揍他,谁能拦着?

    “侍卫,侍卫!”

    宇文述的儿子宇文士及高呼,他一个学文的,又是驸马,真要跟罗家叔侄打起来,肯定不是对手。

    天津桥前,本就有不少的禁军士兵,一听到呼叫,立即就赶了过来。

    卫兵一到,这架自然就是打不起来了。

    看着宇文述带着三个儿子慌慌张张的躲到另一角去,罗艺呵呵一笑,周边的百官,也都暗暗的震惊于罗家人的野蛮。

    天津桥前,差点就上演一出宰相之间的决斗。

    有些人大感可惜没能看到这么好的热闹。

    当然,也有人马上向宫里的皇帝奏报去了。

    不过经过刚才这一番,在场的百官却是都已经明白,昔日御前第一宠臣宇文述已经风光不在了,在强势崛起的新贵罗家面前,宇文述就跟只鸡似的,只能求助于卫兵。

    不少人感叹,谁能想象啊,罗家居然窜起的这么快。罗艺父亲当年不过是太祖皇帝马前一小兵,虽然在先帝立国后,担任了监门将军,可也不过个郡公爵位,在开国之初的那些贵族豪门中,实属不显眼。

    可是如今,罗家一门两国公两侯爵,而且一个宰相一个留守,一个驸马还是禁军大将,还有一个也是太守之职。

    皇帝跟前第一得宠家族,如今已非罗家莫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