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小说网 > 隋唐大猛士 > 第560章 辞相
    罗艺平淡的说道,“我打算辞相,朝中不适合我。”

    罗成倒没反对,只是道,“叔父可是考虑清楚了,出将入相,那是多么武人梦寐以求而不可得的,你这个年轻便已经做到了,以你这年纪和身体,就算在朝中干个十年八年都没问题,将来说不定也能得个司徒或太师致仕呢。”

    抚了抚胡须,罗艺却是摇头,朝中这种局势,当宰相,其实不过是皇帝的点头虫,皇帝并不是真的需要宰相为他处理国事,他不过是需要个受他指使的提笔宰相而已。这对罗艺来说,这样的宰相有什么意义呢,要知道,在以往,宰相可是手握重权,号称宰相与皇帝共治天下。

    而现在,皇帝连三高官官这样的宰相真衔都不肯给,只肯让他们挂个参知政事衔,这宰相本就名不正言不顺,更别说皇帝还处处剥夺宰相之权。

    别说开幕府置属吏,就算在皇城办公,其实也没多大自由。

    与其留在朝中跟苏威一样只是打瞌睡点头,或者变成跟虞世基裴蕴一样处处只知奉承,那他还不如不当这个宰相。

    “我入朝为相也大半年了,也想过振奋下朝纲,改变下如今的风气,可是实在无力。”他就差骂昏君了。

    皇帝的理想是伟大的,皇帝也是勤政的,可这个勤政又伟大的皇帝,却已经成了偏执狂,他罗艺既然不想成为一个只知奉承的奸相,那还不如离开。

    “叔父,听说宇文述要复出?”

    罗艺苦笑了几声,“要不是因这事,我还不会这么坚定要离开。我实在想不明白陛下是怎么想的,居然还要让宇文述复出。”说到这,他直摇头。“我现在就恨我当初那拳没砸中点,要是直接把他砸死就好了。”

    罗艺到现在也还认为,罗成遇刺,是真的由宇文述指使的。

    罗成没解释。

    “不过你放心,就算我离开,但是离开前,我也会先把宇文述弄的翻不了身再走。”罗艺狠狠道。

    “若离开,叔父打算去哪?”

    罗艺平淡的道,“其实我还是喜欢幽州,在那里呆了十几年,不过你现在是辽东留守,我不可能再去幽州的。河东本来也是个好地方,但同样道理,也不可能让我去河东。”

    罗成现在是辽东留守,掌握关外十一郡,手里的兵马虽然裁撤了一半,可也还有五万,尤其是这留守的权柄也大,而罗艺这样的宰相若放外,就算不给个留守,起码也得给个抚慰大使再兼个要地太守。

    若是两人离的近,只怕皇帝也未必会放心。

    “现在摆在我面前的大约是三个选择,一是去青海。大业五年灭吐谷浑,设西海、河源、鄯善、且末四郡,可此后数年,青海并未安稳,相反吐谷浑各部叛乱不断,关陇河西连年征讨用兵,耗费无数兵力民力,现在已经是个无底洞了。”

    罗艺在朝当了半年宰相,又兼着兵部尚书之职,所以对于青海那边的情况有个比较深刻的认识。

    吐谷浑虽在几年前被大隋灭了,但这个拥地几千里的地方,并不比高句丽弱,这些年打个不停,已经完全打成了一锅粥,朝廷当年灭吐谷浑设四郡,是想要安稳西北,特别是让朝廷可以安心的进入西域,复汉朝西域之盛。

    可谁能料到,吐谷浑国灭掉了没错,可吐谷浑人并没有臣服,比起以前吐谷浑称臣之时,边疆更为动荡不安,关陇常年出兵,已经是百姓困苦。

    罗艺认为自己请求去青海的话,皇帝应当会愿意的,只不过那边的情况不太好,他也没有什么信心。

    “另外两个地方,一个是交趾,那里是岭南之南,几年前朝廷派军南下灭了林邑,但现在林邑已经复国,再次开始袭扰边境,这块南疆离中原太遥远了,若是不加强,只怕随时可能有被侵夺之风险。”

    “最后一处则是南宁。”

    这个南宁不是后世的广西南宁,而是云南昆明一带。隋初,朝廷在后世云南的曲靖设立了南宁总管府,管辖着后世云南大部地区。

    不过这边还是以羁糜为主,朝廷虽设了官府衙门,可还是以当地部族头人管理自治为主,大隋立国这三十多年来,南宁、西宁的僚人不知道叛乱了多少次,史万岁、杨素等名将都曾经去征讨过。

    几乎是一年一小乱,三年一大乱。

    青海、交趾、南宁。

    都不是什么好地方,其中尤以交趾最遥远,而以南宁最混乱。

    “叔父,如果你真打算离开朝中外任,我建议你选青海。青海虽说这几年叛乱的厉害,但青海毕竟靠近河陇,朝廷在河西和陇西都屯驻了重兵,又靠近关中京师,叔父若亲往青海坐镇,只要有三五万兵马,边打边稳,有三五年之功,定能彻底稳定青海局势。”

    而且罗成还有句没说出来的话,则是青海紧靠着关陇,大隋朝廷还在的时候,可以背倚京师要地,有充足的人力物力支持,万一大隋崩溃,罗艺也可以迅挥兵东进入关中,可以抢占要地。

    正可以进可攻退可守。

    不过前提就是得能摆平青海吐谷浑的叛乱,毕竟打了好几年,朝廷都始终没能摆平他们,也充分说明这些吐谷浑人和羌人还是很彪悍的。

    “青海吗?我也选的是青海,看来我们的想法倒是一致的。”罗艺哈哈大笑。

    “可万一如果皇帝让叔父去南宁或交趾呢?”罗成问。

    罗艺怔了一下,想了想。

    “管他交趾还是西宁,随便去哪也不怕,去南宁平獠人,去交趾镇俚越,都是一样的。只要能继续带兵,也好过现在这种憋屈日子。”

    罗成笑笑,没多说什么。

    如果按他想,罗艺留在京为宰相,对他自然是更有利的。毕竟他远在辽东,朝中还需要一个比较坚实的后援,朝中有人好做官嘛。

    可叔父不想呆在朝中,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罗艺再次向罗成强调,就算要走,可他走之前也还是要把宇文述按在地上狠狠摩擦一番的。

    “如果我去青海,我就让宇文述去南宁,如果我去南宁,就让他去交趾。”